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飞虹鱼

作品:《凡人修仙传

    韩立虽然一时无看出躺麟兽的改变外却知道能让如今地他都感到威胁地东西,自然绝对不同一般了

    可惜现在可没有工夫细加研究也只能等到离开广寒界后,再好好检查此兽地异变了

    韩立心中思量着,用神念沟通豹麟兽,吩咐一声警戒后就盘膝坐下双目微闭地开始打坐起来

    上次恢复的力原本就不太多再加上又遇到角黄人一番大战体内灵力更是所剩无几了

    于是,韩立在这树洞中一待就是七日光景才将体内力恢复了将近九成

    按照他本意,自然是打算将办全部恢后复,再离开地路地

    但是第八日的中午时分,突然起耳中传来了从豹麟兽的一声低吼

    韩立一个激灵一下从修炼中清醒了过来并蓦然睁开了双目

    一阵紊乱地灵气波动在附近若隐若现并从极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爆裂之声

    仿佛有什么人在上空正在争斗的样子

    韩立心中一动二话不说的神念悄然放出,往树洞外一扫

    结果,神色不禁有些怪异了

    只见密林上空赫然上演着一场凶兽间的追逐大战

    一大一下两只体形悬殊极大地异兽正在数千丈上空一边争斗一边互相追逐不停

    前边那只体形不过丈许,但是浑身皮毛金光灿灿,双目漆黑入目竟是韩立在暗兽森林见过的那只被同类追逐地暗兽之王

    只是此时的这只王级暗兽,更加的狼狈,不但身上皮毛不少地方一片焦糊,后面地细长尾巴,更是莫名的少了大半截去

    但纵然如此,此兽仍然凶焰不减分毫一边化为一道金影向前激丵射而逃一边不停回首喷出一道道金色风刃

    金色风刃一离开金色暗兽大口就化为数尺巨大,一闪即逝下,就到了数十丈后的虚空处狠狠斩下

    后面地另一头异兽,对这金色风刃却视若无睹体表灵光一闪就将这些攻击反弹而开

    防御神通之强实在让人骇然!

    而这头异兽体长超过十丈竟是一只猪首蛟身地神秘怪兽

    头颅雪白身躯蓝光灿灿气息比金色暗兽还要强上几分的样子

    怪不得王级暗兽根本不敢正面争斗只是一面飞遁一面游斗的模样

    韩立将豹麟兽一收,身上青光一闪屏住了呼吸

    二兽大半心神都放在眼前强敌身上倒也没有注意到下方中地韩立

    片刻工夫,二者一前一后从密林上空一掠而过没入远处天边不见了踪影

    鼻立眉头微皱下,身上青光一敛的恢复如常

    “这只王级暗兽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他心里自然有些诧异起来

    不过如今地他面对二兽例也并没有太多地畏惧,当然也不会平白无故给自己找上一场大麻烦的,这才在刚才藏匿不出

    王级暗兽的出现虽然有些突然,但因为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韩立并没再多想什么

    经过此番骚扰后,他也不打算继续留在此地了

    韩应虽然一时无看出躺麟兽的改变外却知道能让如今地他都感到威胁地东西,自然绝对不同一般了

    可惜现在可没有工夫细加研究也只能等到离开广寒界后,再好好检查此兽地异变了

    韩立心中思量着用神念沟通豹麟兽,吩咐一声警戒后就盘膝坐下双目微闭地开始打坐起来

    上次恢复的力原本就不太多再加上又遇到角黄人一番大战体内灵力更是所剩无几了

    于是,韩立在这树洞中一待就是七日光景才将体内力恢复了将近九成

    按照他本意,自然是打算将办全部恢后复,再离开地路地

    但是第八日的中午时分,突然起耳中传来了从豹麟兽的一声低吼

    韩立一个激灵一下从修炼中清醒了过来并蓦然睁开了双目

    一阵紊乱地灵气波动在附近若隐若现并从极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爆裂之声

    仿佛有什么人在上空正在争斗的样子

    韩立心中一动二话不说的神念悄然放出,往树洞外一扫

    结果,神色不禁有些怪异了

    只见密林上空赫然上演着一场凶兽间的追逐大战

    一大一下两只体形悬殊极大地异兽正在数千丈上空一边争斗一边互相追逐不停

    前边那只体形不过丈许,但是浑身皮毛金光灿灿,双目漆黑入目竟是韩立在暗兽森林见过的那只被同类追逐地暗兽之王

    只是此时的这只王级暗兽,更加的狼狈,不但身上皮毛不少地方一片焦糊,后面地细长尾巴,更是莫名的少了大半截去

    但纵然如此,此兽仍然凶焰不减分毫一边化为一道金影向前激丵射而逃一边不停回首喷出一道道金色风刃

    金色风刃一离开金色暗兽大口就化为数尺巨大,一闪即逝下,就到了数十丈后的虚空处狠狠斩下

    后面地另一头异兽,对这金色风刃却视若无睹体表灵光一闪就将这些攻击反弹而开

    防御神通之强实在让人骇然!

    而这头异兽体长超过十丈竟是一只猪首蛟身地神秘怪兽

    头颅雪白身躯蓝光灿灿气息比金色暗兽还要强上几分的样子

    怪不得王级暗兽根本不敢正面争斗只是一面飞遁一面游斗的模样

    韩立将豹麟兽一收,身上青光一闪屏住了呼吸

    二兽大半心神都放在眼前强敌身上倒也没有注意到下方中地韩立

    片刻工夫,二者一前一后从密林上空一掠而过没入远处天边不见了踪影

    鼻立眉头微皱下,身上青光一敛的恢复如常

    “这只王级暗兽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他心里自然有些诧异起来

    不过如今地他面对二兽例也并没有太多地畏惧,当然也不会平白无故给自己找上一场大丵丶麻烦的,这才在刚才藏匿不出

    王级暗兽的出现虽然有些突然,但因为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韩立并没再多想什么

    毕竟二兽经过密林时留下地气息分外强烈,很容易引来附近区域地其他凶兽到此

    好在二兽追逐方向,和他要去的地方并不一致,倒无需有太多地顾虑

    他将门口禁制一收后,就化为一道青虹飞出树洞,继续上路了

    在遁光中,艳手中各自握着一块顶阶灵石,源源不断的吸取着其中地精纯灵气

    相信他即使不用专门地调息打坐,不用多久后也可将体内力补充完全了

    韩立一路日夜赶路,这一走,就足足一个月地光景

    路上除了碰到一些不长眼地低阶凶兽外,倒也并未惹到什么麻烦和碰到其他地异族队伍

    他自然大为欣喜

    这一日韩立在遁光中,远远看到前方出现一个一眼无望到尽头地巨大湖泊

    湖面碧蓝似海,空中万里乌云,一副风和日丽地迷人画面

    韩立看见此湖泊,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来同时小心地将神念一放而出往附近湖面一扫而去

    地目上没有标注错的话,此行的目地地可马上就到了

    片刻,他神念一收

    破空声大响所化青虹一下遁入了湖面上空,并向更深处激丵射而去

    数个时辰后韩立神色微变了

    此湖的巨大绝对远超原先想象,以他恐怖遁速外加如此长时间四周还是同样一番无边无际的景象

    要不是一路行来所持地目丝毫未见有错他都以为误闯入了某个无名海中了

    更让韩立不安地是从进入此湖岛现在除了湖底的一些普通鱼类外,竟罕见一些通灵地其他兽类

    偶尔有几只,也都是非常低阶的并擅长隐匿的湖兽,全都隐藏在湖底隐蔽之地,一动不动

    要不是他神念超乎寻常的强大还真无轻易发现它们地踪影

    韩立目光闪动下,心中警惕心大起同时心念飞快转动起来了

    这种情形他可并不陌生十有是湖中盘踞着极其厉害的凶兽才会将其他低阶兽类惊走地

    虽然当初石茧族交代的滑楚,说此区域很安全地并没有什么强大凶兽存在的

    但这话说的可是上一次广寒界开启时的事情了如此多年过去了此地另被什么强大凶兽占据了,似乎毫不出奇的

    他这般想着,不禁有几分迟疑起来

    为了石蛮族的一些炼器材料,是否还值得冒此风险似乎需要重新合计一二了

    毕竟即使他不跑着一趟段天刃也说过会帮为超级传送阵之事说情地

    以此位在石茧族的地位,应该不会虚言才是的但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而且他风尘仆仆地如此长时间赶到此地,就这般马上掉头就走,自然也打不甘心的

    韩立面色阴晴不定地这般思量着,遁速不觉开始放慢了许多

    就在这时远处湖面尽头处,却出现了一个黑点,随之越来越大,竟让化为了一座巨型的湖中之岛

    韩立见此,目光一眯,干脆直接停下了遁光,远远的眺望而去

    看上去此岛足有千余里之广并且上面有一高一矮两座山峰并排连绵一起

    高些地那座山峰,足有万丈有余,表面灰扑扑地,大半截山峰竟煞寸草不生,低矮些的山峰也有三四千丈但通体翠绿,树木茂密异常

    “看来就是这里了!”韩立喃喃两声目光飞快落到了那座灰色止1峰上,目不转睛地凝望着

    此岛地外形和地图上记载的几乎完全一样而石茧族所提的珍稀材料正是高大山峰上地一种特有矿石

    此矿石也只有广寒界产有并且对此族颇为重要的样子

    韩立正看着出神地时候忽然神色为之一变,蓦然一只袖跑朝下方一抖

    一口青色小剑一闪地喷出

    几乎同一时间下方看似平静如镜的湖面,突然“轰,地一声,一根水柱一喷而出直奔韩立激丵射而来

    青光一闪水柱就被小剑所化剑光一分为二

    “呱舟一声怪叫传出一只藏身在水柱中的怪鱼同样被剑光一斩两截,洒落出许多绿血地往湖面掉落而去”

    韩立一低首目中蓝芒一闪下,也就将怪鱼模样看了个清清楚楚

    此鱼只有尺许来长但通体碧绿背生双翅,并且细看之下竞然头颅酷似毒蛇,腹部似乎还有一对纤细到几乎无看到的爪子

    韩立眼角跳动一下,竟隐隐觉得这种怪鱼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似地不过一时之间却也无马上想起相关地详情来

    但是下一刻,让他吓了一大跳的一幕出现了

    那只怪鱼残尸方一调入瑕中,方圆数里内突然万鸣齐响

    一根根水柱从湖面齐喷而出,一眼望去密密麻麻,也不知有多少根的模样

    水柱一散而去后,一只只体形大小不一的怪鱼全悬浮在了低空中,并都用丝毫感情不带地眼神盯向了韩立

    这些怪鱼和死去的那只怪鱼形状一般无二但是体表却是五颜六色并且隐隐散发着异样的艳丽灵光显得神秘异常

    “飞虹鱼”

    韩立目睹此景却一下失声出口,终于一下想起了这些怪鱼的来历了

    当年他在天棚族圣城时候从一本非常古老地典籍中,偶尔看到过有关此鱼的记载地

    别看此种怪鱼的名字似乎非常好听,但是上古时候生活在海中的异族人一提到此鱼名字,却是爱恨交加

    爱地是,此种怪鱼内丹是一种极其稀有的上古丹药“七彩丹地主原料

    而七彩丹一种用来专门饲养上古灵虫地特殊丹药

    据说灵虫经常服用之下不但可以提前催熟即使成熟体服下后也能有一定几率变异和再次进阶的在上古时候就是稀有异常的

    恨地是,这种怪鱼不但自身奇毒无比,所喷毒液几乎无物可当,而且一向是群居活动只要一碰见,少则数千,动则数万

    落单之人碰到此鱼群,除非一些身怀特殊神通之辈,十有只有陨落而亡的份儿

    不过此种怪鱼在上古时候就已经灭绝了,也就只在一些族群的上古典籍中还留下一些记载罢了

    韩立没想到,如今在广寒界地此地竟然还能见到这种怪鱼来

    他这时也有些恍然大悟为何湖中有灵性地中高阶兽类均不见了踪影多半是不是被这些飞虹鱼毒杀吞噬掉了,就是吓得早逃之夭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