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倚傍神物私念生

作品:《大道争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在万真人招呼张衍之时,龚真人与百真人二人则是立在山门之中一处隐亭内,借着阵势向外观望,对两人言语更是分外留神。W wくW★.く8 1√z√W★.くC o M

    在听得张衍言及自己出身时,百真人想了想,道:“溟沧派?这宗门龚真人可曾听闻过么?”

    龚真人寻思片刻,摇头道:“我知晓余寰诸天之内所有旁脉别支,但溟沧派却从未有过听闻,看来确如其所言,当是来自诸天之外了。”

    百真人语声沉重,道:“这人功法深晦莫测,幽远难辨,不似我辈路数。”

    龚真人颇为认同,道:“不错,上回之事,已然说明玄石有灵,会自行择主,可此人入界后却无半分动静,这里面分明有古怪,看来何师弟所言不差,此事不可大意,需得慎重一些,以免祖师所传落入外人之手。”

    百真人道:“确该如此,否则我辈如何对得起祖师交托?”

    其实玄石虽不愿被他人得去,可却也未必会主动寻主,否则太冥祖师又何必叫人看守?干脆由得它自去便好,甚至也不用得了机缘之人到此来找寻了。只是他们二人因某些缘故,并不甘愿把这么神物白白交了出去,故千方百计从中找寻理由。

    百真人这时道:“或许要提醒一声万真人,令设法打听此人所修是何功法,若其有意遮掩,那来历便大有问题了。”

    龚真人笃定道:“放心,在这等大事上,万真人是极有分寸的,当是知晓该如何做。”

    而另一边,万真人心中明白许多同门并不想看到张衍与那神物接触,故是并未把他迎到山门中来,而是准备将其安排到派外别馆之内。

    行途路上,张衍一直在观望四周景物,这玄洪天类似山海界,地6无边无际,天中亦有诸星日月,然而与万真人言谈下来,方知如此大的地界,竟只洛山观这一家势力,便有一些小宗派,也是与其渊源极深的下廷别院,他颌道:“以一派御一天,气雄势盛,威布外宇,贵派掌教确实当得起‘天主’之称。”

    万真人听了,却是苦笑道:“只我玄洪天也不是一片太平,如那积赢天天主观寂上人,便因早年一桩事,与我结下了仇怨,这位天主乃是过得三劫之人,功行犹在掌教之上,好在我玄洪天外有阵禁迷障,还有玉鲲卫护,其人也进不来,只道友若将来若去往天外,万一遇得自此处界天出来的修士,那千万要小心了。”

    其实玄洪天外有玉鲲迷障,洛山一脉根本无惧外敌,且还不说他们在此是奉太冥祖师之命看守玄石的,任谁也不敢冒着得罪这位祖师的风险来与他们为难,也正是仗着这一点,门中修士对外行事向来都很是强硬。

    不过话说回来,这玄石一旦要被人取了去,那么等若是宣告他们看守之责已然结束,两者之间从此再无任何瓜葛了。

    可这百万年来,这神物早便是他们护身符了,要是忽然没了,不知道会有多少敌对之人冒出来,此极可能引一场劫难,要想避过,除非也出得一位大能,或是利用此物结好到一位实力足够强横的外援。

    对此他们早有谋划,持妄天天主涵素乃是渡去三劫,几近四劫之人,两家若是结好,那就再不必顾忌这些事了,并且借助玄石,何仙隐更可能踏出那前所未有的一步,可是张衍到来,却是完全打乱了他们的部署。

    张衍本来想试着一问两家结怨的缘由,却万真人左言他顾,知其不愿详谈,他目光微闪了一下,虽无明证,但他却是能感觉到,此事定与那太冥祖师所留机缘有所关联,也便不再追问,笑了一笑,道:不知余寰诸天之中功行最高之人是哪一位?”

    万真人回道:“论及功行道行,那当属青碧宫宫主为最高,这一位前辈大能,早在我诸天未分之时便已得了道果,成就真阳之境了。”

    张衍听了,暗暗点头,这诸天之内,果有此等人物。

    万真人这时又言:“这为青碧宫主每隔万载便会开坛说法,只要修行到了一定境地之人,都可前去听道,届时不但我辈,便连诸天天主也皆是齐至,乃是我余寰诸天内三大盛会之一。”

    张衍听到这里,来了些兴趣,问道:“却不知还有两大盛会为何?”

    万真人回道:“另两个盛会,其一为洒珠宴,另一个则为盂珍会,洒珠宴是为臧否人物,提拔后辈俊才而立,此宴东主乃是页海天天主熬勺,此位天主乃是一条真龙成道,传闻其本来是某大德坐骑,就连青碧宫宫主对其也十分客气;”

    “至于那盂珍会,却又不同,这是为方便诸天修士互换宝材外药而立,任你什么珍奇至宝都可在此寻得,道友来得也是巧,今次之会时日将近,至多不过等上个数百载,道友到时不妨前去一看,许能有所收获。”

    张衍微笑点道:“既是诸界盛会,若是有暇,当要去见识一番。”

    两人言谈许久,万真人自觉与张衍也是熟络了许多,沉吟一下,便试着问了一句,道:“不知道友所修之法,是祖师所传哪一门?”说完他又赶紧加了一句,“若不方便,权当万某不曾问过。”

    张衍笑了笑,道:“这却无什么不可说的,祖师所传法门不少,俱是精深玄妙,不过贫道资质平平,难以领悟更多,只修得其中一门,名唤《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不知道友这里可有传法?”

    “哦,竟是九数真经么?”

    万真人听闻之后,眼目不觉睁大,看向张衍的目光之中,竟是流露出了一丝叹服,感慨道:“难怪是道友到我玄洪天来,此经可非是常人所能修习。”

    需知有些功法虽是极为上乘,但未必就与修习之人十分相契,初入道途时或许觉察不到什么,可一旦修到高深境界,那便进境甚缓,难以再往前走,这是因为从开始走岔了,以至后来越偏越远,到了这时,再想转头重修都是无法了。而若能一早便把“九数真经”悟通,那么自家就可推演出修持法门,如此与自身更为合契,便不用再有这般忧虑。

    可这门功法却不是那么好修持的,似玄洪天中以往也不是无人尝试,可大多数人成就都是极其有限,而洛山观中,太冥祖师当年除了传下《九数真经》之外,更还留下了十多门玄功,既更好选择在面前,又何必去走这条崎岖之路?故是久而久之,此法便就无人问津了。

    万真人心下惊叹不已,这位能修得这门功法,这哪里是什么资质平平?分明是天纵之才!想想也是,能得祖师所留机缘之人,又怎么简单的了?说不定也正是这一点才得祖师看重。

    张衍见说及这个话题,也是同样借此机会详细问了问洛山观所修功法,却现这里并无三经之说,其等所知晓的,也只一本“九数真经”,而其余功法虽多,但大半皆为水属,全然不似溟沧派五功俱全,他心中隐有所悟,此派恐怕并未获得祖师真传。

    两人一路言谈,不久之后,就到得一两面环山,面朝大海的秀丽岛屿之上,岛外有许多蛟龙腾云驾雾,飞空游走,底下海潮高鼓,如丘陵一般浮出水面,波涛涌来,激得玉浪飞溅,时时映现出七彩环虹。

    万真人道:“此为星虹屿,乃我玄洪天招呼贵客之地,不知道友可是满意?”

    张衍望去一眼,见这里灵机丰沛,是个上好修持之地,但他却知其言语之中所谓贵客,也只是说笑罢了,要洛山观真是对自己到来十分看重,那至少也应当迎至山门之内,挡在门外非是正经礼数。不过却他无意去计较这些,笑了笑,道:“此地甚好,有劳道友了。”

    万真人心下一松,道:“那便请道友暂且在此安歇,我需将道友到来之事告禀门中。待过得几日,再来探访道友。”

    张衍笑道:“道友自便就是。”

    万真人打个稽,便就转身遁空离去。

    张衍身形降下,落至位于峰头之上馆阁之内,忽有亮光闪过,有一阵灵显现出来,望去是一个中年文士,他恭敬道:“小人乃是此地管事,贵客可有什么吩咐么?”

    张衍看他一眼,道:“你闻万道友曾言,你这里有一本诸天方志,可能拿来我看否?”

    中年文士犹豫一下,却是不敢拒绝,道:“是,小人这便去取来。”

    张衍待此人去后,望了一眼天中,从入界开始,他便感觉到有人在窥望自己,淡笑一下,一挥袖,顿有一团玄气涌起,将身影遮了去。

    同一时刻,龚、百两位真人只觉面前一阵模糊,再也看不到什么动静,不觉都是皱眉。

    龚真人沉声道:“这人气机幽晦,着实难以看透。”

    百真人道:“不管其有何等本事,只需按着何真人之法,设布几个考验,自会露出底细来。”

    龚真人望过来,道:“哦,百真人可有主意了么?”

    百真人呵呵一笑,道:“不妨先是这般……”他传音过去,龚真人听得频频点头,道:“好,便先按百真人之言行事!”

    …………

    …………(未完待续。)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