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拉兹维公国的覆灭

作品:《带着全战到异界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城门已被我军拿下,胜利女神正在向我们微笑!”

    经过近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卢伽率领的罗马军团一路从排污渠打到守备力量薄弱的南城门,这里只驻扎了一个小队的长矛民兵,他们的长官和几个士兵被罗马士兵轻而易举的格杀之后,剩余的人就吓得弃械投降。

    “点起信号,让南门外的军团入城。”卢伽命令道,他擦去短剑上的血渍,随后将西班牙短剑收入剑鞘。只要他拿下了城门,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轰!

    随着卢伽的一声令下,南城门上点起狼烟,哪怕是在黑夜,那狼烟依旧清晰可见,城门外遥遥对峙的罗马军团步兵随即列阵出击,在卢伽的接应下进入城市。

    西城门沦陷以后,汉诺塔城的街道上就出现了大量的罗马士兵,他们和从城外撤回来的劳伦斯率领的老兵相遇,又是一场厮杀,受伤的劳伦斯根本没有意料到会在城内与罗马人撞上,在那片刻的迟疑后,致命的帕拉重标枪就迎面而来。

    “撤退!撤退!退回军营!”

    老兵队瞬间倒下数十人,劳伦斯不顾手上的疼痛,厉声尖叫,从未有过的疼痛让他对罗马人产生了些许恐惧,连正面肛一波的勇气都没有。

    看见狭路相逢的汉诺塔士兵撤退,这队罗马士兵也没有穷追不舍,他们的目标是拿下军团主力围攻的西城门,放主力入城,至于那些零星的守军,就交给其他百人队处理。

    这队罗马百人队的百夫长绝对想不到,他放走了一个可以升职的机会。

    ……

    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汉诺塔守军在罗马军团的攻势下节节败退,被迫退守军营到总督府和仓库所在的几个街区。内战后没有拆除的路障在这时却是派上了用场,守军用工具简单的加固之后,就能凭借路障抵挡罗马人的进攻。

    攻入汉诺塔城的第五军团并没有记着继续进攻,而是动员有些瑟瑟发抖的平民去扑灭愈演愈烈的火势,经过一整夜的行动,终于在天亮之前扑灭了蔓延两个街区的大火。

    值得一提的是,并不知道罗马人是从排污渠入城的汉诺塔守军,很快就夺回了排污渠所在的街区,将其纳入防线范围内,也就是说,罗马人还可以利用下水道再来一次内部开花。

    就在军团休整后准备再次进攻之时,将劳伦斯软禁成为临时征服唯一主事者的亨利派出了使者向马略请和。这次派出的使者还是之前那个,他看见马略那似笑非笑的面容时,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尊敬的罗马将军,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使者有些苦涩的说道。

    “是的,使者阁下,我们又见面了,你这次来是又要提什么条件?”

    “尊敬的罗马将军,我们认输,愿意交出汉诺塔城,但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希望罗马能够支持我的主人亨利殿下成为新的拉兹维公国大公。”

    “这不行,你们的筹码还得再多一点。”马略摇着头,提议道:“在亨利殿下成为新任大公后,拉兹维公国必须成为罗马的附庸国,每年的税收上交百分之四十,军队不得保留超过五百人的规模,战时也必须出兵协助罗马。”

    “这……”

    使者脸色霎时间变得很是难看,他深吸一口气,仿佛是下定决心一样,一字一顿的说:“尊敬的罗马将军,我们答应你的条件,并会在一个小时后走出路障,交出武器,向你们投降。”

    “怎么,不需要回去和你家主子交换一下意见?”马略没有在乎他的神色,笑着问道。

    “不用了,亨利殿下委任我全权负责此事。我先回去通报了。”使者说完,强忍着屈辱,行礼后在罗马士兵的监视下一步一步回到路障。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在罗士兵的眼中,使者的形象瞬间老了数十岁。

    一个小时后,面容憔悴的亨利带着麾下士兵走出了路障,向马略缴械投降,马略也没有为难他们,把俘虏关进战俘营后,让亨利跟随自己走向空无一人的总督府。

    艾斯豪森的尸首仍然躺在总督府内,这位拉兹维公国的创建者,死后静静的躺在特制的石棺里,他的尸体被柔软的来自文德帝国的丝绸包裹,棺内也摆满了各种财富珠宝。

    然而,这并不能延缓艾斯豪森尸体的腐烂,由于他死后两个儿子马上就开始内战,就使得他的尸体无法及时下葬,放在总督府内两个月后,他的尸体开始腐臭,难闻的味道几乎弥漫整个总督府。

    看着这位前拉兹维大公的石棺,马略感慨万千,他轻轻抚摸着上面刻画的精美的纹案,一边对身后的亨利说道:“艾斯豪森大公一定在哭泣,如果死人能哭泣的话。他一定不愿意看见自己创立的公国出现今天这个局面。”

    “……”亨利无言。

    不管亨利现在会不会感到后悔,在军团接管汉诺塔城以后,那些势力根深蒂固的地方贵族被罗马人以各种理由抓捕,抄家,他们的财富都进入了马略和军团步兵的腰包里面。

    地方贵族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罗马人如同强盗般夺走自己的财富,他们组织起仅剩的私兵想要反抗,但却被全副武装的军团如蝼蚁般碾压,粉碎。

    几家贵族的尸体被钉死在总督府前的十字架上后,就没有人敢反抗罗马的统治了。

    半个月后,新任大公亨利的加冕仪式在总督府举行,马略作为罗马的使者亲自见证了这场说得上是寒酸的仪式——拉兹维公国的财富早在战火中就消耗殆尽,已经没有多余的钱能支撑起一场合格的加冕典礼了。

    在加冕仪式结束后的第三天,罗马第五军团开离汉诺塔,留下几百个老弱病残组成的拉兹维公国陆军,以及一座战后残缺的城市。可以说,这场战争让本就不太富裕的拉兹维公国更加的衰落,无力反抗罗马。

    而几个月后,拉兹维大公亨利莫名其妙死在书房里,他没有留下任何子嗣,罗马便借机彻底吞并了这座城市。

    拉兹维公国从此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