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遗书

作品:《民国萌探:好奇害死猫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莫言非走出张四爷的办公室,跟冯强摆手说道:“我走啦。”

    “我送你。”冯强说道。

    “几步路,你别送我了。”莫言非说着,走下楼梯。

    冯强不放心,还是跟着走下楼。

    两个人默默地走在街上,莫言非想找话题,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见路边有卖糖炒栗子的,便说道:“强哥,我想吃炒栗子了。”

    冯强一笑,走过去给莫言非买了二斤。

    “怎么买这么多?”莫言非问道。

    冯强把糖炒栗子递给莫言非,“回办公室分给大家吃吧。”

    莫言非乐呵呵的,“你想得还真是周到,可我现在是独霸办公室,我对面桌的吕艳已经辞职了。”

    冯强一皱眉,“为什么?”

    “她要去上学。”莫言非说道,“我现在还没想好,要不要再弄一个人来我办公室。”

    冯强想了想,“你还是自己呆着吧。”

    莫言非一挑眉,“为什么?”

    冯强看了一眼莫言非,“找个理由让你爹给你办公室安一个电话,你自己用着也方便。”

    莫言非嘿嘿笑道,“你说得很有道理,可安电话我不够级别啊。”

    冯强一笑,“那就让四爷给你安电话。”

    两个人走到警察局大院门口,冯强说道:“你进去吧。”

    莫言非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嗯,我昨天不应该跟你凶,你都是为我好。”

    冯强笑道:“别傻了,快进去吧。”

    莫言非傻笑着跑进办公楼。

    冯强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身后传来摩托车的声音,他回头看了一眼,见周峰骑着摩托车驶进警察局大院。

    莫言非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周峰就走了进来。

    莫言非乐呵呵地说道:“你来的正好,我刚买的糖炒栗子,咱俩一起吃。”

    周峰拉过椅子,坐到莫言非对面,“你跟赵世辉的关系怎么样?”

    “我这人最不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针和吃药。”莫言非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周峰长吁一口气:“苗护士写了一封遗书,我和小武赶到的时候,那封遗书已经被苗护士丈夫和他们邻居看到。”

    莫言非的眼睛亮晶晶的,“遗书上写了什么?”

    周峰看着一脸兴奋的莫言非,“写她是被赵世辉强迫的,还写了赵世辉都与什么人有染。”

    莫言非一挑眉,“哦,遗书你带回来了吗?”

    周峰皱了皱眉,“这么烫手的东西,我能拿么。”

    莫言非点头,“也是,这事儿有点大。”

    她转动着食指上的指环,“苗护士的丈夫准备拿这遗书去找赵世辉吗?”

    周峰冷笑:“如果内容没泄露出来,他还能找赵世辉要一笔钱,现在左右邻居都知道了,这事儿已经瞒不住了,他只能是去法院告赵世辉,找回些面子了。”

    莫言非想了想,“你跟我说这个,几个意思?”

    周峰看着莫言非,“奉城医院可是张家的产业,如果院长出了事,奉城医院也会受到牵连。”

    莫言非一笑,“你不说,我都忘了这里头还有张家的事儿呐。”

    周峰见莫言非根本没把奉城医院放在心上,讪笑道:“张家家大业大,一个奉城医院倒是不算什么,是我想多了。不过那遗书上的人名之中,还有张家大太太的名字。”

    莫言非的脸沉了下来,“你说还有谁?”

    “张家现在的大太太,叫赵巧儿吧。”

    莫言非长舒一口气:“哦,你吓死我了,赵巧儿不是大太太,张家人都管他叫夫人。”

    “这样啊。”周峰一副了然的神情。

    莫言非正色说道:“你从头跟我说说那遗书的内容吧。”

    “那遗书写了三页纸。”周峰想了想,“开头写她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孩子,然后是赵世辉威胁强迫她的经过,最后是控诉赵世辉以出诊为名,与很多人有染的时间和地点。”

    “名单上都有谁?”莫言非的脸色越来越差。

    周峰慢慢说道:“隋文静、赵巧儿、白局长家二儿媳妇凤宁,韩家二姨太齐晓玉,宋许龙的太太颜晴雪。”

    莫言非转动指环的速度越来越快,“苗护士够狠,她这是想鱼死网破,谁都别好啊。”

    “她连命都不要了,当然不能让别人好过了。”周峰说道。

    莫言非双眉紧锁,“赵巧儿与赵世辉交往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四年前赵巧儿搬到奉城开始。”

    莫言非审视着周峰,“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周峰颇有深意地看着莫言非,“我听说张雅菁去世之前,曾经去奉城医院,看过住院的张雅宣。”

    “那又如何?”莫言非一脸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也许是我想多了。”周峰一笑说道,“幸亏今天你没有去苗护士家,不然遗书的事情传扬开,张家人容易怪罪到你的头上。”

    莫言非似笑非笑,“赵巧儿可以说因为给雅宣打针的事情,她跟苗护士发生过不愉快,所以苗护士为了报复她,才污蔑她与赵世辉有染。”

    “她怎么解释是她的事情。”周峰站起身,“我还有事。”周峰说完,走出莫言非的办公室。

    莫言非怔怔的坐在那里,开始思索。

    “小非。”莫志远站在办公室门口喊了一声。

    莫言非抬头看向父亲,“爹!”

    莫志远走进办公室,“怎么了?”

    莫言非摇了摇头,“没事儿。”

    莫志远见莫言非不想说,并没有继续问,而是淡淡地说道:“该去吃中饭了。”

    莫言非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档案登记表,自己一上午竟然一份都没登记完。

    “去吃饭吧。”莫言非说着站起身,挽着父亲的胳膊走出办公室。

    父女俩来到食堂,孙宏文站起身招呼道:“小非,今天怎么来晚了。”

    莫言非一笑,看了一眼孙宏文身边的宋佳,转身去打饭。

    当莫言非端着餐盘回来的时候,见父亲已经坐到了孙宏文的旁边,她只好走过去。

    孙宏文看了一眼莫言非的餐盘,“你怎么就盛这么点?”

    莫言非低着头说道,“刚才糖炒栗子吃多了,不饿。”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