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 和平却压抑的社会

作品:《光明行者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第315 和平却压抑的社会

    贺路千没有阻拦五名女生的自以为是,呵呵笑着任由她们热火朝天地开始帮小林凛打扫卫生。

    贺路千仅仅运用心理学知识和善叫停了小林凛,命令她坐下来休息:“剩下的,就让她们打扫吧。”

    小林凛怯怯地坐到贺路千手指的木椅,却又像属下觐见上官时的“落座只坐一半”拘谨,一瓣屁股轻飘飘斜搭在木椅一角。这样的胆怯拘谨坐姿,让贺路千觉得,小林凛坐着比站着更累十倍。

    小林凛又特别在乎同班同学们的态度,斜着屁股落座之后,下意识偷偷斜瞟五名女生。

    五名女生也在打扫卫生间隙偷偷狐疑打量小林凛与贺路千,彼此以眼神交流,或正常想法,或阴暗想法,推测贺路千为何敢帮小林凛。目光与五名女生稍有接触,小林凛便条件反射扭回头,下巴狠狠垂到锁骨间。小林凛不敢直视五名女生,也不敢直视贺路千,勉强以蚊子嗡嗡般声音询问贺路千:“你是我们学校的教师吗?”

    贺路千没有欺瞒小林凛,实话实说:“不是。”

    小林凛惊讶地咦了一声。

    小林凛想问贺路千,你不是我们清川女子高校的教师,怎么跑到教学楼了。但是,怯弱让小林凛不敢有话就说,她犹豫一次又一次,最终选择把疑惑深深藏在心底。贺路千则对小林凛的疑惑视而不见,专心致志运用心理学知识安抚小林凛,努力降低她的恐惧不安和自我警戒心。

    贺路千与小林凛和善交流十余分钟后,五名女生的怀疑越来越多。当怀疑压过对教师的畏惧,一名女生甲鼓起勇气走向贺路千、小林凛,准备冒险质问贺路千的真实身份。贺路千不欲五名女生打断他与小林凛的交流,目光提前扫视女生甲等人,警告她们不要靠近。

    贺路千没有运用超自然力量。但是,贺路千在民愿世界里爬到涳国之主,在新玩家世界里爬到新世界国际联盟掌控者,他熟悉一切所谓的大人物气质、高官气质。再辅以一些心理学伎俩,五名女生被贺路千一道眼神吓得不知所措,好像遇到了教导主任的叱责,又好像突然被刑事搜查课警员拦住去路。

    当贺路千第二次挥手让她们回家时,五名女生顾不得书包,争先恐后地仓惶逃出令人窒息的教室。

    空寂教室里,顿时只剩下贺路千与小林凛两人。

    贺路千及时结束安抚,开始涉及敏感话题:“我没有亲自体验过校园霸凌,却听说过很多、见过很多,知道校园霸凌的复杂性。仅仅帮你赶走不良女生一次,绝难彻底解决校园霸凌问题。我今儿来你们学校回访,就是为了确认你有没有遇到性质更严重的报复。果不其然,你的状况并没有好转。”

    小林凛脸颊泛起浓郁的羞愧和自卑,她拼命地低头、低头,仿佛准备用下巴戳断锁骨,把头塞到胸腔之中。

    贺路千没有缓解小林凛的羞愧自卑情绪,趁热打铁提起新话题:“被所有同学欺凌、排斥的滋味很不好受,我想你肯定也不愿意一直这样默默忍受下去。嗯,我换一种说法吧。你觉得,当你有了怎样的实力,才敢与她们抗争呢?”

    小林凛猛地抬起头,诧异望向贺路千。

    贺路千笑着点头,一字一句重复刚才的提议:“你也可以这样理解:我帮你帮到什么程度,你才敢正面反抗那些不良女生?”

    小林凛怔愣数秒,旋即剧烈摇头说:“不可能的。秦岛慧子是神眷者,而且,同为神眷者的石川真二都打不赢她。”

    贺路千无视小林凛的自馁,继续说:“那么,你害怕秦岛慧子的神眷者身份呢,还是害怕她的拳头武力呢?”

    小林凛茫然一会儿,又深深低下头:“我都害怕。”

    但就在贺路千以为小林凛陷入消沉泥潭时候,小林凛突然出乎意料抬起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懦弱?”

    贺路千实话实说:“有点儿。”

    据贺路千约小半日时间的初步观察,小林凛并非昨晚遇到秦岛慧子,才骤然陷入校园霸凌噩梦。

    事实上,从数年前的初中开始,小林凛就开始了她漫长而又无助的校园种姓倒数第一层绝望生活。一般而言,最迟下午五点半,清川女子高校的学生们就会断断续续离校。小林凛昨晚之所以悲催熬到接近20时,之所以不幸遇到秦岛慧子的泄愤羞辱,恰是因为她被同校学生蓄意安排了一堆需要忙碌很久的琐碎任务。

    清川女子高校的初中部和高中部总共有3000名女生,其中以秦岛慧子为代表的不良女生、以小林凛为代表的校园底层,都是人数较少的少数派。小林凛混到不如普通学生,混到被所有学生霸凌,除了神灵世界的社会风俗有问题,也肯定有一些她自身的原因。

    听到贺路千无情的客观评价,小林凛突然间有些情绪失控,眼珠儿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小林凛旋即以哽咽嗓音,情绪激动地反驳贺路千:“不,我一点儿都不懦弱!如果懦弱,我早就自杀了!”

    ===

    12岁之前,小林凛有着相对幸福的童年。

    小林凛父亲,十七大名校毕业,毕业后在一家世界百强企业任职,有着非常光明的前途;小林凛的母亲,同样十七大名校毕业,婚后为了专心致志把女儿培养成材,辞职转业为家庭主妇。小林凛十一岁时候,或许小林凛父亲得罪了上司,或许公司业务繁忙,公司无论如何都不允许小林凛父亲请假休息:“尿血之前,你有脸请假?”

    不久,小林凛父亲加班加到尿血了。

    公司却再一次否决了小林凛父亲的请假申请:“再撑一段时间,先搞定这个业务。”

    小林凛父亲实在熬不住了,态度决然地拒绝上司:“我不能再加班了,死都不加班了。”

    公司的态度却更加决然,直接以小林凛父亲无故旷工理由将他开除,并报给由世界政府主持的失信者名单。

    世界政府相关法律规定,劳动者无故辞职、无故旷工,都属于性质恶劣的失信行为。列入失信名单之后,公共部门有权拒绝向失信者提供公共权利;银行部门禁止失信者贷款,并要求失信者第一时间结清房贷、车贷等债务;其它公司不得擅自雇佣失信者,否则整个公司都会列入失信名单。

    小林凛父亲列入失信名单霎那,小林凛一家三口就被整个社会抛弃了。

    校园霸凌有时间限制,努力熬到毕业,噩梦或许就结束了;社会霸凌却绵绵无绝期,它顽强持续到事主死亡之前的最后一秒。小林凛父亲被很快社会霸凌击垮了,某日跪地恳请原上司给他一条活路未果之后,他回家路上直接跳地铁轨道自杀。

    小林凛母亲为了清偿房贷、车贷,为了维持小林凛的学费、生活费,不得不放弃仅有的尊严,改行去做五名女生嘴中的婊子。可即使做婊子,小林凛母亲也没有能力维持她们原有的社会阶层,很快不得不领着女儿转校到面向中低社会阶层的清川女子高校初中部。

    小林凛背负着父亲失信、母亲婊子、转校生等恶劣标签来到清川女子高校,不久便成为其她女生蓄意针对的霸凌对象。

    现在,小林凛饱受同学们或轻或重的霸凌歧视;未来,小林凛看不到半点儿希望——小林凛好几次都想像父亲那样,跳地铁轨道自杀,一死百了。但母亲抱着小林凛哭泣,努力开解劝导女儿:“小林凛,不要学你父亲,死亡才是世间最大的懦弱。无论如何,和妈妈一起努力活下去吧。”

    所有人都鄙弃小林凛懦弱时候,母亲却让女儿相信她是世间最勇敢的。

    只有最坚强最勇敢的人,才能倔强忍受着来自学校的校园霸凌和来自社会的社会霸凌,在看不到丁点儿光亮的黑暗世界里继续努力向前走。

    小林凛晓得她没有能力反抗校园霸凌,贸然与同学们打架或口角争执,压根没有办法解决问题。这种层次的反抗,不仅会惹来同学们烈度更强的报复,还会连累母亲屈辱恳求校方不要开除小林凛。没有能力反抗的时候,小林凛索性蹲地抱头默默忍受,一直忍受到高中毕业或忍受到大学毕业。

    然后,小林凛将会带着母亲离开川京,在一座新城市开启新的人生。

    不反抗秦岛慧子等不良女生的暴力羞辱,不反抗女生甲等普通同学的语言羞辱,其实是小林凛以自己的方式反抗绝望的命运。

    小林凛和母亲的秘密约定,无论校园霸凌残酷到何种地步,无论家庭环境恶劣到什么程度,小林凛都要拼尽全力参加两年后高考,争取考上偏差值靠前的高校。只要熬过时间有限的校园霸凌,胜利的就是小林凛!

    这些忍受,这些坚持,小林凛一直默默记在心里。

    除了深夜里母女交流,小林凛不曾向第二人倾诉心声——也没有机会。

    直至贺路千今日运用心理学技巧,让小林凛觉得贺路千值得信赖、并且真心实意愿意帮助她,小林凛才突然间情绪崩溃,留着眼泪喊出她内心的精神支柱:“我是最勇敢的。”

    听罢小林凛倾诉,贺路千尽管并不十分认同小林凛母女的坚持,却也第一时间向小林凛道歉:“是我错了,小林凛一点儿都不懦弱。”

    小林凛维持多年的自我保护外壳愈加支离破碎,突然间扑入贺路千怀中,呜哇呜哇大声哭起来。四年校园霸凌和四年社会霸凌积累的泪水,刹那间肆无忌惮倾泻而出,很快打湿了贺路千的外衣,令贺路千觉得扑入他怀中的其实是一只水娃娃。

    ===

    安抚小林凛间隙,贺路千习惯性分析神灵世界的社会矛盾。

    以普通市民视角审视,貌似和平秩序的神灵世界,很难让人泛起发自内心的幸福。

    就像小林凛提及的失信名单。

    在21世纪地球,失信名单是一项非常有必要的措施。但神灵世界的失信名单,它已经被统治阶层彻底扭曲成压迫普通百姓的工具:公司可以随意裁撤员工,但没有公司允许,劳动者无权自行辞职;极道组织的九出十三归贷款,市民也必须按期归还;等等。

    员工在网络上吐槽公司哪里哪里不好,也被神灵世界统治阶层视为大逆不道的行为。但凡涉及攻讦公司哪里不好的言论,论坛运营方或社交网站必须无条件配合该公司查出究竟是谁在匿名发言,而后,该裁撤的即时裁撤,该列入失信名单的列入失信名单。

    亦是因为失信名单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于所有劳动者头上,居住在平和公园附近的市民或非市民才不得不集体忍受着对都市邪魔传说的恐惧,每日冒着生命危险准时上下班。都市邪魔传说只是有可能死,一旦被公司列入失信名单,则是生不如死。

    小林凛经历的校园霸凌,只是神灵世界的冰山一角。

    事实上,整个社会都充满了无法想象的压抑。

    想到这里,贺路千决定换一种思路干涉小林凛、秦岛慧子等人的命运。

    ==

    恣意哭泣一阵,小林凛渐渐回归理智,羞涩退出贺路千的怀抱。

    贺路千趁热打铁与小林凛交流:“小林凛,我已经感受到你的勇气和坚强,你现在欠缺的仅仅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和实力。咱们相遇就是有缘,我帮你补上这块短板。”

    小林凛却有些犹豫。

    只有饱经命运摧残的人儿,才会清醒明白:改变命运说起来容易,实践起来则千难万难。如果母亲稍稍有能力改变一丝命运,她绝不会为了些许金钱而出卖有且仅有的自尊;如果小林凛稍稍有能力改变一丝命运,她绝不会选择忍受、忍耐、苦熬这条艰辛之路。

    小林凛感受到了贺路千的好意,却怀疑贺路千的能力:“他有能力把我救出苦海吗?如果他像石川真二那样被我拖下水,我岂非成了大灾星、大罪人。算了吧,我一个人默默忍受就够了,绝不能连累其他无辜的好人。”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