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要叫爷爷

作品:《别歌帝后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bsp;&bsp;&bsp;&bsp;轰隆隆!

    &bsp;&bsp;&bsp;&bsp;别歌此次便是完成了老树的考验,一转眼便是回到了树洞之中,此时的天清老人得意的很,便是之前跟老树打过的赌约现在便是要实现了,之前看到无双救下了赵真的时候天清心里面便是乐开了花,好小子现在那老树便是没有办法必须要叫天清一声爷爷了。

    &bsp;&bsp;&bsp;&bsp;天清心里面别提心里面是有多高兴了一想到这颗万年老树要叫自己一生爷爷,天清的眉毛都要跳起舞来了便是要迫不及待的样子,看着老树黑了脸天清就是笑嘻嘻的。

    &bsp;&bsp;&bsp;&bsp;本来老树就黑现在老树的脸便是拉扯着,一天不高兴的样子便是张开了,心中便是也不爽的很虽然知道最后的结局。但是自己怎么说也是圣灵吧活了上万年现在要叫一声比自己还小上上万岁的老人叫爷爷后者便是一脸的不爽。

    &bsp;&bsp;&bsp;&bsp;别歌便是有些浑浊的醒了过来,这老树的考验果然是十分的愁肠,便是自己在当中亲身体会了一番这赵真的艰辛一路之上便是遭受到了不少人的暗杀,还有身受重伤,那些个斗来斗去的人便是这般的死在了赵真的手上。

    &bsp;&bsp;&bsp;&bsp;也不知道多少次赵真都是在危险的边缘都是无双救下了赵真,从刚开始的误以为就是赵真杀了自己的全家到后来的明白真像,别歌就像是做个梦一样。还好当时的无双救下了赵真若不然这后面的事情真是说不清楚,若是无双没有那番的大度杀了赵真。

    &bsp;&bsp;&bsp;&bsp;想必那大周的天下便是成了另外一番模样,赵构如果真的当上了皇帝天下的百姓肯定也是哀苦连连,毕竟赵构野心便是在哪里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便是用尽了手段,最后的帝王赵天便是在赵构的阴霾之下活着的走一步都是步步艰辛。

    &bsp;&bsp;&bsp;&bsp;便是为了赵真也要撑住一口气,帮自己的这个儿子铲除危险的存在,那些个人都是在看不见的道路上便是被赵天给铲除了若是没有这位帝王的最后一击,这些人还在的话便是对赵真有着极大的危险。虽然说帝王之路艰辛,但是如果没有人将这些事情做完的话恐怕就不是艰辛这点事情了。

    &bsp;&bsp;&bsp;&bsp;李公公最后的离去便是证明了许多事情要在这历史中化为一粒尘埃,若是没有人找到李公公的话很多的事情也没有人知道毕竟这些事情都是不能够公开于世的,若是世人知道了便是会引起不小的波澜,李公公最后便是在帝王赵天的帮助下离开了。

    &bsp;&bsp;&bsp;&bsp;过上了他承诺的生活,便是在一处廖无人烟的地方供上了帝王赵天御赐的金牌,便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也是做到了自己的承诺,自己一日不死便是供奉赵天的金牌一日。这等的忠诚也是天下少有的,之所以之前做了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也是为了大事考虑。

    &bsp;&bsp;&bsp;&bsp;若是李公公不在暗地里帮赵天做这些事情,那些个群臣泛滥的话做了不少有为朝纲的事情,时间久了日子长了,这大周的天下怕也是要更换了,人便是这样过惯了安详的生活就喜欢找一些刺激的感觉,总是想着能够更上一层楼。

    &bsp;&bsp;&bsp;&bsp;若是能够将自己的权力更加一步,自己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时间长了便是能够威慑朝廷了。这样的地位谁不想做,谁都是想能够称霸天下,但是能够称霸天下的人自古以来便是寥寥无几,这些人无一人不是从鲜血之中拼杀上来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活的简单。

    &bsp;&bsp;&bsp;&bsp;那些背地里受过的伤,还有遭受到的暗算都是被人一步步精心策划的,便是你身边相信的人也有可能背叛你,就像王学士跟成大人,他们便是这般的聪明能够看清楚朝堂上的局势,做出最为正确的选择,要是走错了一步路便是有些说不开了。

    &bsp;&bsp;&bsp;&bsp;好在帝王赵天能够看清楚王学士到底在想什么便是在临死之前召见了两人,便是将两道遗诏给了二人,毕竟两位大人在朝堂上也是多年为官,便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能够将这朝廷上下安排好,不会出现什么动乱。这种人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一旦局势稳定便是朝廷上的栋梁。

    &bsp;&bsp;&bsp;&bsp;若是真的有什么变动的话。之前赵天便是会叫李公公暗地里面将两人处置了,那柳鲁便是最好的结局,若不是柳鲁的自己做聪明也不会死&bsp;了。便是看不清自己的形势,不知道后面的事情该如何发展的时候就这么张狂认定了后继之君就是赵构。

    &bsp;&bsp;&bsp;&bsp;所以才会这么张狂,便是在自己的张狂之下也是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他没有无悔首辅那般的心境,也没有寻欢那般的正直,就算是知道人头落地也丝毫不担心,便是公然的同众位大人要证实赵构手中的遗诏是假的,若是换做了另外一个人肯定不敢这么做。

    &bsp;&bsp;&bsp;&bsp;王学士跟成大人便是最好的证明,这两个人就是知道了赵天真正的遗诏是什么也不会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之下站出来说话,若是没有看见赵真的话想必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便是看到了赵真就要来到了金銮殿,两人便是马上站了出来说出了陛下真正的遗诏。

    &bsp;&bsp;&bsp;&bsp;便是彻底给了赵构当头一击,赵构虽然之前人多势众,但是他输在了手下的忠诚,若是每个人都能够像最后几位大人一样赵构死了,他们便是陪着赵构赴死,上下一心的话那皇宫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被人攻打上来,那木副统领便是心急了想要自己能够快速的当上大统领便是压不住自己的心。

    &bsp;&bsp;&bsp;&bsp;便是看着铁统领就想要置他于死地,只是不成想冠军侯救下了铁统领,便是在真、火两位统领还有些不敢相信的时候就将两个人都杀了,这才是真正的愚蠢,本来是一手王炸的好牌硬生生的打成了输的局势,有时候利益真的会将人的心都给蒙蔽了这两个人最后的结局便是最好的证明。

    &bsp;&bsp;&bsp;&bsp;别歌醒来了之后便是来到了老树的面前,后者点了点头非常的满意,这别歌最后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能够体现出别歌的与众不同,便是能够大度的放过所有人,为了大局着想放弃了小我。便是能够造福天下百姓,这般的心境世间少有。

    &bsp;&bsp;&bsp;&bsp;“别歌,你最后的决定真是让我们没有想到本来我以为你最后是要杀了那些祸害过无双全家的人但是你没有,而是站在了天下苍生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若是真的杀了他们那皇帝赵真最后便是孤家寡人了。怕是没有十几年的时间也不能够将朝堂稳定下来,百姓的生活必然也是苦苦无声的。

    &bsp;&bsp;&bsp;&bsp;果然是大智慧的人。老树便是非常的称赞了一番别歌,一旁的天清听了那也是高傲的很,便是一副瞧不上老树的样子,也不想想别歌是谁带来的。

    &bsp;&bsp;&bsp;&bsp;老树黑着脸不想搭理这个天清老人,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心性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怪不得一直不能够踏上更高的一步,便是只能够保持现在这个样子,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并不是眼前看到这个样子就是如此的。

    &bsp;&bsp;&bsp;&bsp;“前辈秒赞了,这只是别歌心中所想的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做了多大了不起的事情,但是若是能够放下过去的恩怨看到真正能够造福百姓的存在,不管是考验当中的无双还是现在的别歌都是愿意付出所有,也愿意大度的原谅所有的人。”别歌便是很谦虚的回答着。

    &bsp;&bsp;&bsp;&bsp;老树便是更加的满意了,不时便是看到了一团绿色的光亮,咣的一下子就飞到了别歌的手中,便是那闪耀着绿色光芒的木之灵,现在别歌都是做到了考验便是将这木之灵给别歌了便是履复之前老树的诺言了。

    &bsp;&bsp;&bsp;&bsp;别歌看到木之灵在自己手中的时候,想了想便是道:“前辈日后用完了必当送还过来。”

    &bsp;&bsp;&bsp;&bsp;老树这个时候便是没有之前那般模样了之前的确是在想之后要让别歌送回来,但是现在的老树就不这么想了,别歌的心胸宽阔,这等宝物在她的手中一定是能够救济扶人作用。况且自己身上还有一块儿木之灵只不过在需要上千年的时间自己便是能够再度孕养出一块儿木之灵,便是舍弃了上千年的时间赠送给别歌。

    &bsp;&bsp;&bsp;&bsp;“不用,你且放在身上吧,说不定日后一定能够帮上你什么,我这里还有就着急了日后你能力差不多的时候便是将那暗宗的人给清楚了,在这世间上少了一道祸害便好。”

    &bsp;&bsp;&bsp;&bsp;闻言别歌又是有一些担心道:“那现在外面的这些毒障怎么办?”

    &bsp;&bsp;&bsp;&bsp;老树笑了笑道:“孩子你不必担心这些事情,虽然他现在是比较厉害的但是靠近不了我这里,我便是随着时间能够将外面的毒障一一净化,不久的将来这里便是能够再度恢复以前那般模样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你就放心吧。”

    &bsp;&bsp;&bsp;&bsp;本来是听煽情的,但是天清听了就不耐烦的站了出来看着两人焦急道:“你们磨磨唧唧半天到底说没说完,说完了我们就马上走了,我那宝贝徒孙还在外面等着在,你们要是说个不停那这件事情真是没得搞了。”

    &bsp;&bsp;&bsp;&bsp;事情总是这样的总是有人在最煽情的时候跳出来破话,老树一脸不爽的看着天清便是不再说话了,想起来这天清应该是忘记了之前的打赌也好,便是让他们走了就是免得自己还要叫他一声爷爷。

    &bsp;&bsp;&bsp;&bsp;别歌噗嗤一笑,便是被天清老人这个活宝给逗笑了,于是只好拱手作揖拜别了老树。

    &bsp;&bsp;&bsp;&bsp;天清大大咧咧的走在了前面便是准备出去,突然一个转身看着老树,张牙舞爪道:“好你个老树,尼莫不是忘记了你要叫我一声爷爷,你还想这般的跟我混淆过去。”

    &bsp;&bsp;&bsp;&bsp;别歌听了便是一脸茫然,什么就要叫爷爷了,脑子里面便是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不过老树的老脸一沉,便是不想理会天清便是随手一挥,一条树藤便是直接将两个人全部送了出去,天清老人直接被推送了出来,气的脖子都要歪了,但是没办法打不过老树,

    &bsp;&bsp;&bsp;&bsp;最后天清老人便是直接在洞口大声道:“老树,你还欠我一声爷爷,你千万别忘记了,日后我还是要让你叫回来的。”

    &bsp;&bsp;&bsp;&bsp;随后便是不了了之的带着别歌两人离开了,洞中的老树的脸都是黑了下了,这天清老人果然跟孩子一般,真是难搞啊……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