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有凤来仪(第一更!)

作品:《牧神记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秦牧取出太帝印和太帝祭坛,眉心竖眼张开,凝聚精神,元气与神识涌出,一道光芒从他的竖眼中射出,打在太帝祭坛上!

    太帝祭坛只有巴掌大小,被他的神识和元气照耀,顿时发出嗡的一声轻响,一股股若有若无的波动散发开来。

    祭坛上渐渐浮现出一些符文,那是秦牧的精神烙印,随即这些符文越来越明亮,嗡的一声一道道光束照耀在太帝印上。

    秦牧围绕小小的祭坛和太帝印不断走动,双手翻飞,将更多的符文烙印在这两件宝物上。

    渐渐地,他的手臂越来越多,每一只手的印法不断变化,烙印的符文印记也越来越多!

    过了良久,秦牧停下歇息。

    公孙嬿打算询问,不过想起秦牧的话,便忍耐下来。ii

    秦牧来到元木下,将太帝祭坛埋在元木的根须中,接着腾空而起,来到上京城,把太帝印放在树冠里。

    公孙嬿跟着他,却见秦牧做好这一切,双手十指飞速变化,一道道印法打出,太帝印与太帝祭坛突然震动一下!

    公孙嬿娇呼一声,只觉身体又酥又痒,像是有无数个小虫子在她身上钻来钻去。

    不过这种异状很快消失。

    秦牧松了口气,道“这两天,不要与任何人说话,也不要喝水吃饭,不要张嘴。”

    公孙嬿乖巧的点了点头。

    “烟儿,龙胖,你们看着她,千万不要让她开口。”

    龙麒麟和烟儿连忙称是。

    秦牧离开京城,来到涂江对岸,选了一处无人之地,眉心竖眼张开,观想出一座祭坛,随即便忙碌开来,在祭坛上布下一道道大道符文。ii

    他布好符文之后,又割破自己的手腕,用自己体内的神血将这些符文描摹一遍。

    他忙碌之时,公孙嬿则忙来忙去,帮烟儿布置鸟巢,烟儿一向喜欢伺候他人,但每次遇到公孙嬿,总会被这女孩伺候得舒舒服服,说不出的舒坦。

    “嬿儿,我与龙胖很快便成亲了,到时候生一窝小鸟儿让他们住在你这里。”烟儿笑道。

    公孙嬿眉开眼笑,正要说话,烟儿连忙捂住她的嘴,道“可不能说话。”

    公孙嬿愁眉不展。

    龙麒麟道“教主是为你好,他的神通可以让你不被外敌所侵。不过这神通需要你封闭感官,一开口,气就泄了,他的神通便守不住你的肉身。倘若地母来袭,便可以夺舍你。”ii

    公孙嬿眨眨眼睛,心中纳闷“地母要夺舍我?”

    突然,天空中彩霞道道,有凤飞来,围绕元木翩翩起舞,那对凤凰围绕着元木飞来飞去,舞蹈优美,凤凰口中传来歌谣,歌曰“凤兮尔何来?翽翽鸣高岗。山风度玉箫,竹实丰餱粮——”

    上京城中,人们闻言,欢喜雀跃,都道有凤来仪,大吉之兆。

    公孙嬿也是欢欣鼓舞,她早就想养一对凤凰儿,而今看到凤凰果然来了,禁不住便想飞过去,把凤凰引到自己的鸟巢中。

    突然,一头龙雀从树冠的鸟巢中飞出,不由分说便把那对凤凰抓住吃掉,惹得京城中的人们惊诧莫名。

    烟儿吞掉那对凤凰,返回鸟巢,恶狠狠道“嬿儿,这是地母派来的,要诱你开口说话,切不可中计!”ii

    公孙嬿委屈万分,正在此时,又有凤凰飞来,高声歌道“元界有凤凰,栖我梧桐枝。开怀待归风……”

    那头龙雀再度腾空而起,当着上京城所有人的面把那对凤凰吃了,随即凶神恶煞的雄踞在元木树冠之上,恶狠狠的盯着四面八方。

    延康上京城的人们见状,瑟瑟发抖,不敢多话。

    下京城,突然香风阵阵,地涌金泉,只见京城中的一口口水井中飘香四溢,井中各色莲花盛开,花中生出一个个妙龄女子,纷纷笑道“真是快活也哉,快去寻姐姐来!”

    说罢,这些妙龄少女们纷纷向元木而去,京城中的人们惊诧不已。

    那些女孩儿花枝招展,寻到公孙嬿,七手八脚的拉着她载歌载舞,笑道“嬿子不认得我们了?我们是你在后院里种的果木呢!”ii

    公孙嬿又惊又喜,正要开口说话,突然龙麒麟怒吼一声,周身大火熊熊,将那些女子烧成灰烬!

    “千万不要开口!”龙麒麟郑重其事道。

    公孙嬿小鸡啄米般点头不止。

    龙麒麟警觉地东张西望,道“地母肯定会再生出什么招,不会就这样放弃。你只要不开口,地母便无法破开太帝印和太帝祭坛进入你的身躯夺舍你。”

    而在此时,秦牧与地母的约定时间已到,秦牧开坛作法,为地母元君聚魂。

    但见那片无人区中阴风阵阵,黑沙滚滚,蜂拥而来。

    秦牧打开天地玄门,承接天公之力土伯之力,道语轰鸣,道音震动,以无上妙法,为地母元君重塑三魂。ii

    大地中不断传来剧烈的震动,地母元君的根须在地底穿行,也来到此地,等待自己的魂魄复苏。

    过了良久,秦牧浑身大汗淋漓,总算将地母元君的天地神三魂重塑。

    地母三魂站在祭坛上,秦牧沉声道“地母,你我约定已经达成,从此两不相欠。”

    地母元君魂魄缓缓沉入地下,笑道“好说!好说!大法师不愧是大法师,本宫复生之后,会在其他古神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秦牧哼了一声,拂袖道“既然你已经魂魄完整,那就速速离去!”

    地母元君咯咯笑道“仅仅是魂魄复生而已,我还没有肉身,大法师,你的延康缺少了强大的古神的庇佑,还是让我来成全你罢!”说罢,三魂隐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京城元木下,公孙嬿依旧一言不发,突然,地母元君的魂魄出现在她面前,面带温柔笑容,轻轻抚摸她的脸蛋,柔声道“可怜的孩子,我的女儿,娘亲来看你了。”

    公孙嬿一颗心融化,哽咽道“娘……”

    地母元君哈哈大笑,龙麒麟怒吼一声向她冲去,随即无边的重力压下,将他压得趴在地上,大地不断沉降!

    烟儿化作龙雀从天空振翅扑来,地母元君伸手一指,无数根须从地底钻出,将烟儿捆得结结实实!

    元木的树冠中,太帝印大放光芒,与埋在元木根须中的太帝祭坛形成无形的屏障,然而下一刻,太帝印与太帝祭坛被震得从元木中飞出!

    地母元君身躯猛然散去,钻入公孙嬿体内。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