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五章 痛殴老年人

作品:《牧神记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昊天尊此时也变得苍老无比,似乎连站也难能站得稳,却依旧精神抖擞,嘴巴里的牙齿也比其他天尊多一些。

    虚天尊此刻也变成了一个老太婆,头顶的两只角也似乎干枯了,没有多少火力在长角中流转。

    至于火天尊,因为有面具遮面,看不出他有多苍老,但从他的手掌和脖颈露出的肌肤来看,他也老态龙钟。

    “嫱天妃,你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火天尊声音中带着沧桑,但依旧给人正气凛然的感觉“你跟着秦牧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们同船这么久,秦牧保住了自己的青春,但是他可曾帮助你抵御破灭劫气息的侵袭?并没有!”

    虚天尊接口道“他是在等你虚弱,取你性命!但我们不同。我们只要你带路而已,并不会取你性命。相反,你觉得牧天尊会容你活下来吗?”ii

    嫱天妃的目光落在昊天尊身上。

    昊天尊老态龙钟,却声音洪亮,气色比其他人好一些,显然修为在众人之中还是最高的那个。

    “嫱天妃,我们是十天尊。”

    昊天尊微微一笑,悠然道“十天尊,利益相同,同气连枝,百万年来天才辈出,如天上繁星数不胜数,但只有我们十人志趣相投,结为联盟,相互扶持至今。你应该能做出决断。”

    嫱天妃犹豫不决。

    船头,秦牧悠悠道“太帝,你别忘记自己的身份。而今十天尊已经分裂,分为两大阵营,你觉得他们两大阵营哪个能容得下你?作为太古时代纵横驰骋叱咤数十亿年的存在,镇压一切的太帝,难道你又甘心在昊天尊或者太初麾下做个打手?”ii

    嫱天妃满是皱纹的脸阴晴不定。

    秦牧继续道“再说,昊天尊他们自身难保,他们已经老成这个样子,自身的大道崩裂,道纹瓦解,就是一群可怜的老头老太太。这样的老家伙,能是我的对手?”

    他的目光越过嫱天妃,落在宫天尊、祖神王和虚天尊身上,淡淡道“你们依附于昊天尊,无非是他得到太素娘娘的支持。你们相互利用而已。但是现在,连太素娘娘也老了,太素别说护持你们,连自身都难保!我若是你们……”

    他轻笑一声,悠然道“几位,只要你们立刻动手,除掉昊天尊、火天尊和太素,我可以让你们恢复青春,恢复活力。”

    道树上,昊天尊心中凛然,火天尊悄悄后退两步,与祖神王、宫天尊等人拉开距离。ii

    秦牧继续道“你们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倘若你们往回走,无法走到尽头便会老死在混沌长河上。现在你们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投靠我!只有投靠我,才能保住你们的性命!而投靠我只有一个条件!”

    他目光森然,从火天尊、昊天尊的脸上扫过。

    祖神王微微皱眉,看向宫天尊和虚天尊。

    他们的确心动了。

    突然,太素的声音响起,笑道“都说我会操纵人心,看来牧天尊也是操纵人心的大行家。牧天尊,打消你的心思吧,他们已经无法背叛昊天尊了。无论是火天尊还是宫天尊或是祖神王,都曾经有求于我,是我为他们治愈了伤势。他们倘若背叛,只要我心念一动,他们伤势便会爆发,死于非命!”ii

    她这话明着是说给秦牧听,实则是说给其他天尊听,让他们不敢有所异动。

    秦牧哈哈笑道“嫱天妃落在你们手中,岂不是同样的下场?”

    “牧天尊说的极是!”

    晓天尊的声音传来,声音洪亮,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株干巴巴的道树上,几个老头老太婆联袂而来。

    妍天妃是个又矮又老的老妪,扶着道树两腿战战,石奇罗是个满脸白色络腮胡须的秃顶老头,双目深深凹陷下来,手里提着破破烂烂的百宝箱。

    琅轩神皇与晓天尊都变得老了,晓天尊虽是老年,却有天帝不凡气度,琅轩神皇则继承了太初和宫天尊的样貌,尽管老了,但也威武不凡。

    而两尊太极古神也老了许多,蛇尾盘绕在树上,免得自己掉落下去。ii

    ——这两位古神的蛇皮上有许多鳞片已经老化蜕去,鳞片斑驳,不复从前的神圣庄严。

    秦牧露出笑容,目光从这些天尊和神圣的脸上扫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这一众天尊和神圣笑得直不起来腰身。

    众人都是面色一沉,冷冷的看着他,过了良久,晓天尊等他笑不下去了,方才问道“牧天尊笑什么?”

    “我笑十天尊。”

    秦牧直起腰身,抹去笑出来的眼泪,喘了几口粗气,笑道“我笑你们原来都是一家人。晓天尊是太初天帝,这边聚集了自己的私生子,还有大房二房。”

    白发苍苍的石奇罗白了他一眼,嗔怒道“牧天尊休要瞎说,那是人家姐夫,人家才不是姐夫的二房。人家是姐夫的小姨子,姐夫喜欢小姨子。”ii

    妍天妃哼了一声,默默无语。

    秦牧扶着船头,笑道“这太极古神,又与太初同样都是卵生古神,算是兄妹了。而这边的昊天尊,又是太初天帝的私生子,自立门户,聚集了四位天尊。而四位天尊中又有宫天尊是太初的姘头,而且又是琅轩神皇的娘。”

    他又笑了起来,笑得打跌,站不稳身形“太素又是太初的妹妹!除了弑父贱男祖神王,嫉恶如仇火天尊,以及试图弑父的虚天尊之外,这十天尊竟然都是你们一家子!从龙汉至今这权力流转,竟然始终未能逃出你们一家人的掌控!”

    众人面色阴沉。

    嫱天妃不咸不淡道“我还是太初的干爹。太初的权力是从我手中夺走的。”

    “如此说来,从太古至今,权力始终都是在你们一家人的手中打转。”ii

    秦牧直起腰身,敛去笑容,淡淡道“在我看来,这种日子该结束了。”

    他缓缓拔出劫剑,从刚才的放浪形骸,到而今的神态肃穆,表情变化从容,悠然道“诸君,天帝一家子统治这个宇宙乾坤的日子,该结束了。你们老了。”

    他的目光从一位位天尊的脸上扫过,脸上露出讥讽之色“你们真的老了,腐朽了。不仅仅因为你们被破灭大劫侵袭而老,而腐朽,而是你们在权力之中变得老了,变得腐朽了。”

    他屈指轻轻弹剑,凝视着镇鸣的剑刃“而我却还很年轻,此消彼长,你们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放肆!”

    两株道树突然一动,向小舟飞速赶来!ii

    九位天尊的实力强大,哪怕他们被一路上的破灭大劫气息侵袭,哪怕他们已经老到这种程度,他们依旧是天尊,依旧拥有着无边战力!

    秦牧目光冷静无比,脚下的小舟突然加速,疾驰而去,没有与两株道树上的天尊正面抗衡。

    混沌长河的河面上,绝非是战斗之地。

    在这里战斗太危险,稍有不慎便会跌入水中,被破灭大劫化作劫灰。

    他虽然有信心与这些天尊一战,但也不会让自己这样陷入险境之中。

    混沌长河上,两株道树与一艘小舟破浪疾驰,穿过重重混沌之气,速度越来越快。

    船尾处,嫱天妃老态龙钟的抓住两口斩神玄刀,猛地咬牙,牙齿又崩掉一颗,随即被她咽回肚子里,心道“这一战,我该如何自处?是与姓秦的拼命,夺取他的怪树,还是与他联手对抗九大天尊?”ii

    她没了主意,站在昊天尊那一边,宫天尊不能容他,而且昊天尊必然会让她臣服,堂堂太帝,驰骋天下,只能做人上人,没有做人下人的道理!

    她也不能投靠晓天尊,晓天尊第一个容不下她!

    她对秦牧极为了解,现在她对秦牧的用处越来越小,倘若秦牧登岸,未必不会先把她也给除掉了!

    秦牧要救凌天尊和云天尊,必先除她!

    就在她犹豫不决之际,突然小舟轻轻一顿,来到了对岸,这艘小舟冲上地面,随即将嫱天妃掀起,化作一根拐杖被秦牧背在身后。

    嫱天妃脸色阴晴不定,看着两株向岸边冲来的道树和树上的天尊与神圣,突然两口斩神玄刀呼啸而起,向距离最近的道树上的晓天尊斩去,厉声道“牧天尊,我挡下晓天尊,你除掉他们!”ii

    她话音刚落,双臂发力,向晓天尊杀去的两道煞气倒卷而回,一左一右,斩向秦牧的头颅!

    秦牧却仿佛早已料到她会向自己出手,两道剑光闪过,铮铮两声脆响传来,两口斩神玄刀被剑光切断!

    嫱天妃心中一惊,斩神玄刀也被破灭大劫侵袭,不再像从前那般强横。

    她手中的断刀如龙扭动身躯,正要断刀重连,突然秦牧已经欺身近前,手中剑光闪烁,一出手便是破劫剑,剑光如长虹般向前激射而出!

    嫱天妃叱咤,身后一座座腐朽的天宫飞跃而出,组成天庭,强横的神识爆发,冲击秦牧,同时她手中两道煞气神刀重连,组合在一起,如同长鞭飞舞,向秦牧绞去!

    当当当当!ii

    密集无比的声音传来,两口斩神玄刀在剑光中寸寸断去,随即长虹般的剑光破开嫱天妃的神识,剑光激荡之下,嫱天妃的天庭中一座座大殿被扫平!

    剑光从天庭的这一端,冲击到另一端,所过之处,摧枯拉朽,荡平一切!

    嗤——

    剑光长虹从嫱天妃的天庭另一端冲出,冲向晓天尊,晓天尊冷哼一声,身边的琅轩神皇立刻上前,神元一指迎着秦牧的剑光刺出。

    在他的视线中,他看到自己的指头被这道剑光平平切开,自己的食指第一指节分成两半,向两旁飞出,随即是第二指节,第三指节!

    与此同时,秦牧已经来到嫱天妃身前,竖起劫剑,剑柄向前重重推出,砸在嫱天妃的老脸上。

    嫱天妃的面孔扭曲,口中的牙齿一个接着一个飞出,身躯旋转着砸向混沌长河。

    眼看她便要落入河中,突然手掌一翻,手底下出现一块道树树桩,嫱天妃站在树桩上咯咯笑道“牧天尊,多谢你送我一程!下面三条河,我自己过去便可!”

    她口中没有了牙齿,嘴巴漏风,说话也口齿不清。

    秦牧收剑,淡漠道“太帝,你方向走反了。”

    嫱天妃心中一惊,回头看去,便见自己被夹在两株道树中央,道树裹挟着她来到岸边,九位天尊和三尊古神从树上走下,脚踏实地。

    嫱天妃也只得上岸,心中大怒“不是我走反了,而是你那一击把我送到相反的方向!这小子,是逼我与他为敌啊!”

    “诸位,我自幼师承残老村九老,家教甚严,九老教导我尊老爱幼。”

    秦牧右手腕轻轻一抖,挽了个剑花,劫剑背在身后,抬起左手,微笑道“但今日也不得不痛殴老年人了。十天尊,三位古神,请吧。”

    他抬脚重重一跺,一声雷霆般轰鸣,神藏领域呼啸膨胀,将十三尊天尊、神圣悉数纳入自己的神藏领域之中!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