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部分

作品:《嗯啊好紧啊插到花老师

    :  ← 或 →  按键盘上的 enter   ↑ ! ,, ”” 功能 和 ”” “我叫弓子,多亏你关照我的弟弟阿登呀!”

    弓子戴着一幅淡色太yang眼镜,目不转睛地欣赏着洋子的长相。

    洋子一面说着:“真不敢当呀!”

    一面被这个二十八、九岁的弓子的容貌以及她所穿着的时装所吸引,顿时令她跟前一亮。

    洋子早就听相原登说过,弓子从名古屋的一间si立大学退学以后,现在t市经营了好几间成人俱乐部。洋子今次见到弓子,再次感到这个女人不简单。

    “阿登的女朋友真漂亮呀!”

    弓子似是要看穿洋子校服里面的“内容”一样,当场赞美洋子。

    洋子就系听到一位自己喜欢的女子,在她面前唱起轻柔动听的爵士音乐一样,一时令她听得心花怒放。而且这种歌声是赞美她自己的。

    那天请洋子食完饭后,各人就分手了。但是,弓子似乎很锺意洋子,暑假结东时,弓子撇开了弟弟阿登,单独邀约洋子双双去跳的士高。弓子不仅是瞒着弟弟阿登,连洋子的家人也瞒过了。

    弓子买了名牌时装送给洋子,也陪她去过自己经营的俱乐部。至於洋子很快就学会了抽烟喝酒,言倒不是受xg别上生理的女xg影响,而是因洋子自出生以来就争强好胜,对不良习气学得特快。

    也许是洋子自己的学习成绩退步了吧,洋子的成绩返而被阿登超越了。也许是高中毕业之后玩得很开心,有了某种优越感,当她坐向俱菜部的桌边时,人也变得活跃、开朗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弓子与t经营高级俱桌部的老板一起,以t市周围的有钱佬和有势力的人物为客hu对象,组织了一间情侣俱乐部,赚了很多钱。

    不过,虽然这一行有钱好赚,弓子并不是要弟弟的女朋友成为俱乐部的会员。

    弓子觉得洋子又聪明又漂亮,而且也喜欢玩乐,她视洋子为自己的亲妹一样,对她厚爱有加。

    弓子自己在t虽然有个市议员、建公司的老闷将她包起,有个可靠的后台,可是她又是个喜欢搞同xg恋的女子。

    那天洋子籍晚上要去上课,离家之后,她第一次到弓子所住的大厦去登门探访。弓子叫她去欣赏自己所收藏的引以为自豪的高级唱片。

    这事对来自农村的女中学生说,在乡下只能看之电视而已,大都会的生活真是别有d天,真是一个有趣、舒适的空间。

    洋子一进弓子的家门,就见到弓子穿了一件露胸的黑色晚装,在一间房里点起了蜡烛,等待着洋子的到来。

    “唉呀,姐姐,你穿的非常漂亮!”

    洋子不由得感叹起来。

    “啊,谢谢!今天是我的生日呀,我已经将自己的生日秘密地渡过好几次了。今天特意想你来祝贺我!”

    弓子脸上笑得泛起一面很有魅力的酒窝,很熟练地开了香槟。

    “那我太高兴啦!能出席你的生日庆祝会真光荣呀!”

    洋子一气饮完了一杯香槟,立即羞得满脸通红了。

    “今晚我们来欣赏很好的音乐,我亲自煮的好送,高高兴兴地玩过痛快吧!”

    洋子一听说桌子上摆出的豪华菜式,都是出自弓子的厨艺,洋子越发感激得五体投地了。

    尽管自己的男友阿登不在场,一点也不觉得不自然了。而且弓子与阿登的父母都是再婚的男女结合在一起,弓子与阿登并无血缘关系,弓子也将事情告诉洋子了。

    “喂,洋子!不跳舞吗?”

    弓子估计两人都酒足饭饱了,便主动向洋子提议。

    “啊,好呀!”

    洋子红着脸点了一下头,两人便手拉手地跳起来了。弓子充当引领的男角,舞姿相当轻盈。

    洋子被弓子引领着。不知不觉地将醉薰薰的脸颊贴向弓子的脸上。两人跳至大汗淋漓之后,很自然地手拉手进了浴室。

    “姐姐的肌肤,又白又滑,真令人慕呀!”

    在宽敞的浴池中。洋子赞美道:“洋子,你的腿形真美!”

    年纪较大的弓子,观察力更加细致,接着弓子从浴池中站了起来,像替bb洗澡一样,温柔地替洋子背部淋水。

    但是,爬到床上以后,弓子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突然压在洋子身上,同洋子接吻,将自己的大腿缠着洋子的大腿。洋子觉得弓子的身体比外表看来要重得多。

    “洋子小姐,人要比其他安比其他动物高级一等,造爱也不局限於雄xg和雌xg。你是个聪明的女子,你明白我的言外之意吗?”

    弓子向洋子呼出一股热气,在洋子耳近细声地说。洋子被弓子这么一挑逗,她感到脑海一阵发热,全身都在喘息。

    弓子不知何时将一根电动xg具放在枕边的床头灯下面,这时她将电动xg具抓在手上,轻轻地一按电掣,立即“嗡嗡”“嗡嗡”发出了蜂鸣般的声浪。

    “我没有想到姐姐会这样坏!”

    洋子说。

    (。。)免费txt小说下载

    她倒没有生多大的气,当然她觉得这个大姐有点狡狡猾猾。

    “我像你洋子这样的年纪时,是比你还要正经的女学生呀!”

    弓子含情脉脉地望着洋子,用电动xg具开始爱抚洋子的大腿内侧。

    “啊,姐姐,真刺激呀!”

    洋子呻l着。

    “我用xga器材的话,刺激xg更加强烈哩!”

    弓子边说,边用自己婀娜多姿的玉手,配合着音乐的旋律,开始玩弄洋子的臀部。

    “啊,你也让我摸一摸呀!”

    不知不觉地心情兴奋的洋子,也忽然伸手,搔弄着弓子的耻毛。

    “你要不要试一试呀!”

    弓子很感激地间。她再度按下了电动xg具的电掣,顶着洋子的腿间。

    “唔晤,c进去了呀!”

    洋子妖里妖气地说。

    接着弓子托起洋子的腰肢,叉开双腿,骑在子身上,吮吸着洋子的茹房。

    弓子想一举开发洋子的xg感地带,她要爱抚洋子的各个部位。

    “洋子,你的感觉如何?这里舒服吗?”

    弓子时时冷静地发问。一面窥探着洋子的反应。

    “啊啊!姐姐呀”洋子渐渐感到飘飘然。她用力捏住弓子那坚硬的臀部。指甲都挖进肌r了。

    “喂。姐姐,你用手指替我爱抚吧!”

    洋子扭动着腰肢央求。

    弓子素以自己发育良好而自豪,她将自己有了肚腩的腹部,压在身材苗条的洋子下半身上,一上一下慢慢地推动着,完全就是男人侵犯可爱的女子似的。就像建公司的社长骑在自己身上时的姿态,她正调戏玩弄着比自己年青的女子。

    弓子运用自己的xg技巧,令洋子达至xg兴奋高c,然后自己猛一转身,张开自己的腿间,对着洋子的脸颊。

    “喂,洋子小姐,今夜只是食过西餐,今后请你吃刺鼻,也许你锺意饮白酒的味道吧!”

    弓子说,她伸手到床边的桌子上抓过一瓶白酒,饮了满满的一酒,吐给洋子,要洋子伸出舌头接住。

    “唔,好香。我还要饮”洋子说。

    “洋子,你真行呀,请你再坚持……”

    两人如胶似漆地jiaoh在一起。这是第一回合的女同xg恋者的床上戏……

    此后,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弓子使出浑身解数将自己所掌握的xg技术,尽量地教给了原本品xg很纯洁的洋子。

    正当弓子疯狂地追求洋子的时候,洋子老家的温室栽培的菊花、大白菜价格暴跌,洋子担心自己家里经济状况能否供她继续升学。

    她向弓子借钱。弓子也爽快地借给她,学费问题便简单地解决了。直到现在。

    (。。)好看的txt电子书

    洋子的父母亲。以及她的兄长,都不太清楚洋子要用多少学费。

    而事实上,洋子成了情侣俱乐部的会员,又在俱乐部中工作之后,她是用不着借钱遇道日子了。

    弓子介绍给洋子的情夫都是三十五、六岁至四十多岁,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士,这些人士有的是花不完的金钱,可是他们的妻子都是不懂及时行乐的女人,xga时也很笨拙,因此,这些有钱佬,几乎都像个老顽童,都想追求穿校服的少女。

    只要洋子有兴趣赚一这些男人的钱,要多少都可以赚到。就像敷衍石田卓造一样,使出出卖处女之身的演技,也是加入情侣俱乐部时学会的技巧。

    只是,一个在校读书的高中女生,妊娠可是麻烦多多,所以弓子经常提醒洋子使用服避孕药。当弓子知道洋子经常服避孕药,身体也不会存任何不适,弓子有时还以羡慕万分的口气对洋子说:“洋子,你生来就是个娼妇,我可不行呀!”

    再说洋子与石田卓造睡了一夜的翌日,她到底被弄得精疲力竭了,一回到自己的家里。就在自己的家里呼呼大睡。

    又因与老屋离得较远的房间,是家人专为她个人而设的居室,家里人还以为她在居室啃大大的书本哩!

    到了傍晚时分,洋子才回复了元气,她本来就是回到家乡来祭祖扫墓的,回到祖屋以后,因自己很久未与家人见面,便漫无边际地与家人聊天。

    但是,还是似以前那样,她的父母亲对兄长的新式gan农业做法,仍是满腹牢s,聊天时必定会扯到的话题。虽说是农业相当机械化了,但毕竟是花钱太多了。

    似乎现在被他的兄长搞到即使卖了田地,卖了家屋,也难以清还所负的债务了。

    “洋子,如果家庭经济状况允许的话,支持你读到大学毕业也是好事一桩。不过,我现在担心到不得了!”

    父亲大助不光是大发兄长达也的牢s,对着洋子也唠叨不停了。

    “我的事,不要你们担心。哥哥自有哥哥的打算吧!”

    洋子身为达也的妹妹,当然也是袒护自己的哥哥。洋子打算要利用假期完了回到t市时。非得再去找相原弓子不可,万一自己家里真的破产了的话,一定要在t市以自己的名义,开一个银行hu口。

    弓子对洋子再次来访,依然是由衷的欢迎。照例在弓子的豪华居所一起沐浴,然后一起上床,演上一幕同xg恋的xga游戏,双双咿咿呀呀的呻l一番。

    两人玩足一轮后,洋子便将自己最重要的事,也就是她打算要抛身出来拼命赚钱的事,告知年纪比她大的弓子了。

    “我知道啦,洋子!不过,现在你也不是穿校服的女学生啦,哼哼!”

    弓子刚才爱抚过洋子的全身,与以前相比,洋子的身材成熟了很多,与学生时代的身材不能相比了,她重新打量着洋子的身材,脸上充满y笑。

    “我不能再冒充穿校服的处女了,若是不能碰到刚好月经要来,刚靠演技是骗不了男人啦!”

    洋子想起与石田卓造做a,对方就曾经怀疑她是处女。

    “你不是处女之身了,你不会凭做a时的痛苦呻l来伪装吗?”

    到底是弓子的脑筋灵活得多。

    “不过虽然你不能再扮处女,现在的洋子还是十足的学生妹模样呀!”

    弓子说。

    “是呀!我现在是像大学的女校花一样,还要穿中学生校服去接客吗?”

    虽说扮演一位穿校服的少女可赚到很多钱,但洋子却无意扮演这种倒退的角色。

    但是尽管时代多么的进步,那些四十岁上下、肥胖的有钱阿伯,作梦都想接抱着朝气勃勃的少女。这是弓子的主张和看法,只是,不应该老是扮演处女的角色向男人出卖r体,现在应该大大地改变自己的趣味。

    “我看你对s很有兴趣呀!你跟我做xga游戏时。我就知道你这种爱好啦!”

    弓子用一种新奇而又湿润的眼神盯着洋子说。

    “是全靠姐姐带头教会我的呀!”

    (。。)免费txt小说下载

    洋子回答。连她也确直感到自己的躯体有点反常。

    “洋子的sxga游戏,一定很好玩呀!”

    弓子就像想起一道新料理的制作方法,她提议洋子穿上校服搞s式xga。洋子计算了一下,一个晚上可以赚到五十万日元便点头同意了。

    下周六傍晚时分,在中心一间酒店的大堂。

    洋子被弓子打扮成高中女学生的模样,与弓子一起坐在大堂角落的梳发上。

    一到约定的时间,一个四十五岁的男人就出现了。

    “阿叔,好久不见啦!”

    弓子毫不害羞地与那个男人打招呼。三人就像朋友一样,登上酒店的餐厅。

    男人请她俩饮了适量的酒一尚级的菜送,之后,弓子突然将银行存摺的号码告知男人之后,她就匆匆离去了。

    “我与这个男人,就像父母一样!”

    洋子边想边与男人登上吹接的一间客房。

    男人自己说。他叫黑木慎太郎:当然,那是一个假名吧;洋子并不介意这些,她只是要赚这个男人的金钱而已。

    “我叫洋子。”

    洋子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已的真名。

    进了房间以后,黑木立即打开雪柜,取出了大罐装的啤酒。

    “刚才吃的送,非常渴吧!”

    黑木边说。边劝洋子饮酒。洋子接过啤酒照饮不误,一饮而尽。不过洋子并未留意到,这是黑木事先布下的一个周密的y谋。

    “叔叔,你要进浴室冲凉吗?”

    洋子问。

    她想趁对方很快脱光之后,仔细观察一下他的身体是否有病。一个男人从外表是看不出是否有病的。洋子想若他脱光之后,他身上若有肿泡,她还是事前逃离为妙。

    可是。黑木却说:“不,我想看你穿着校服的样子。你真的是高中学生吗?”

    “是呀!”

    洋子回答。连数年前她读过的那间中学的情形也仔细地说了一遍。

    黑木果然相信她的话,他开始慢慢地兴奋了。

    “漂亮呀,穿校服的女学生!”

    黑木说着,抚赖着洋子枣红色的围巾,爱抚着她校裙的褶痕。

    “叔叔,我想乘搭尾班车回家,让你这样摸一摸就行了吗?”

    洋子知钱是由银行转账。她有意间一下对方是否会流露出得不偿失的神情。

    “你是个温柔的女子,你准备让我做所喜欢的事吧!”

    黑木说完便跪在地上,脱下了洋子尼龙裤袜,接着他t了一阵间洋子的l腿,突然用她的裤袜从背后绑住洋子的双手。

    (。。)免费电子书下载

    “你不要弄伤我身体,否则上体育课时可麻烦!”

    洋子说。

    黑木点了一下头,今次是他自己解开了裤头的皮带,将洋子绑在床柱上。

    “我是不会殴打可爱女子的。只是,这样你就逃不了啦,我只想欣赏一下!”

    黑木再拿来一罐啤酒。倒入玻璃杯内,亲自端着让被绑着的洋子饮酒。

    “被人这样捆绑起来,真的给我很多钱的话也是值得呀!”

    洋子想到这里时,也许自已被捆成一团,压迫了膀胱,她突然感到n急了。

    “叔叔。喂……”

    洋子说时。磨擦着自己丰满的大腿。

    “你怎么啦!”

    黑木明知故问。事情本是他自己策划的,他知道洋子想拉n,不过,他要少女自己说出而已。

    “我饮了太多啤酒啦!”

    洋子n急时的微妙动作,表示想黑木替她松绑。

    “这可不行!以前看来和善的男人表情,现在带点邪恶的yyang怪气了。”

    接着,洋子以为黑木躲进浴室去了。而他却端来一个洗脸盆。这个洗脸盆决不是酒店原有的,显然是黑木早已准备好的。

    “唉呀!你光端脸盆给我!还不替我松绑!”

    十分矜持洋子急忙问道,还扫了黑木一眼。

    “我想看纯情可爱的穿校服的少女撒n、”黑木说。

    他还说到他在少年时代到女厕去偷窥时被老师见到遭到辱骂。

    “你是要为少年时代复仇吗?”

    洋子问。

    “也许你说对了吧!”

    在这一问一答之间,洋子的生理yu念也不断高涨起来。黑木见洋子的眼神开始迫不急待,他便掀起洋子的校裙,替她脱下底裤。

    “放n吧!一下子s了出来,才有趣哩!”

    黑木原本青白的脸色,顿时通红起来,他伸出舌头揉着嘴chun,将面盆端到洋子放n时的s程以内。

    “变态!你的脸要转向另一边呀!”

    n急得膀恍发痛的洋子,已忘记了羞耻,双腿跨在洗面盆上。一股金黄色的ny啧s而出,脸盆被震得沙啦啦地发出响声,黑木立即脱去上衣,将脸挨近盆,仰着脸偷窥。

    “哇!你gan什么!”

    黑木太过变态的行动,令洋子勃然大怒。一旦排n又不能中断,她已不顾了屈辱与愤怒,对着人的脸孔面前,照撒不误。

    “对我来说,这是最妙的前戏。”

    (。。)txt电子书下载

    黑木话音刚落,立即脱裤,露出自己那根勃起的rbang。

    “喂,我要你那可爱的嘴巴替我吹萧!”

    黑木似乎觉得这种要求是理所当然的,将充血爱色的rbang捉向洋子的樱桃小嘴。

    “唔,污浊!”

    洋子冲而出。但是,这个表面和善的男人立即将紧闭着嘴chun,脸扭向另一边的洋子,左手抓住她的头发,右手抓住自已的不文之物,擦向洋子的chun。

    “你不要用牙齿咬呀、我是用高价的金钱买你的!”

    是呀,付出五十万日元的金额。就是要女人替他做这种事,对这种变态的男人不奉陪是不行了,洋子只好闭上眼睛张大嘴巴,黑木立即腰身一动将rbangc入。

    “晤……啊……痛苦!难受!”

    洋子呛了喉咙,一度将rbang吐出。

    “对唔住!让穿着校服的女子替我做这种事,实在令我太兴奋啦!”

    黑木大大地叉开了双腿,今次是慢慢地让洋子含住。

    “啊,舒服,我已经很兴奋啦!”

    随着男人发出喜悦的声音,洋子也用力替他吮吸连唾y也顺着嘴角外流了。

    “啊,真受不了啦!”

    洋子的脸孔上下活动起来,黑木也兴奋得大叫起来。

    当rbang刺到喉咙深处时,洋子又将它吐了出来,时而用舌头t着rbang的前端,时而吮吸着rbang。

    “啊啊……像你这么美丽的女子,让你替我做这种事!”

    黑木那根不文之物更加膨胀。他蹲下身去,像礼尚往来似地,他也伸出右手抚摸洋子的下身。洋子的花x也被这个变态男人弄得非常湿润,y荡的蜜汁顺着她大腿流下。

    洋子已经无法形容自身的感受了。她只觉得整个腰身被化了一样。含着男人rbang的嘴chun也开始麻痹。

    “唔。我已经忍受不了啦……”

    黑木完全就像幼儿哭泣似的表情,他终於在中发s了。而洋子想:自己完全是为了获得五十万日元,才不得不替这个变态男人口jiao,洋子嘴巴始终没有离开那根不文之物,令到黑木受不了那种过分的刺激,像瘫痪似地倒在那里。

    洋子乘着末班电车回家的中途,仍感到全身疲惫不堪。并非r体面受到特别的虐待而疲倦,她的疲倦感觉也许还是来自精神方面吧!她没有想到,一个外表一本正经的男人,最后用少女的n水洗脸,而且欣喜若狂……在寂静而又人影稀疏的电车内,洋子感到自己好像被恶魔纽身似地,她突然全身打了一个冷震。

    洋子一回到家里,立即冲进了浴室,她想一洗自己脑海那些y荡的回忆,她格吱格吱地地冲洗着全身。

    但是她脑海中那个黑木用女人小便擦脸的形象,他那兴奋之情,相当难以清洗乾净。

    洋子用一条乾毛巾,擦拭着被那个变态男人揉摸过的部位,她再次觉得这些部位仍是火热火辣的。

    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了。

    电话是石田夫人育子打来的,这么夜深时分突然挂电话来,洋子以为是自己与卓造偷情的事被育子知道了,洋子顿时吓了一跳。

    可是电话的内容却是别墅的一位有闲太太与年青的网球教练一起到洋子的地方旅行,育子想托洋子找一间合适的家庭式旅舍,问洋子能不能找到。

    洋子一打探这个妇人的名字,原来是财界某知名人士的太太,因丈夫有yang萎症,若她带着一个青年的男教练,入住从东京来旅行的客人众多的酒店的话,她怕引起他人的妒嫉,总觉得做那回事时不太方便。

    “这位有钱太太说,明晚想到你那边去。她的丈夫因参加财经界三天会议,她说趁这三天离家休息一下是绝好的机会,请你帮帮忙呀!她会打偿你的,你能不能快点帮她找间住所?”

    (。。)好看的txt电子书

    据育子从电话中对洋子说,连育子也经常向这位名流夫人借贷金钱的。

    “我觉得你今次帮忙她,将来你要到社会谋职时,她也能帮到你呀!”

    育子在电话上还谈到这一点好处。

    “我会立即去找家庭式旅馆……不过要是找不到家庭式旅馆的话,订大酒店要jiao很多钱呀……”

    洋子的脑海立即浮现她与育子的丈夫共度良宵那间酒店。

    “大酒店她是一定不住的!若是今次这位有钱人的太太与男人偷情的事败露了的话,全部财产都会被二姨太霸占了。”

    育子就像诉说自己的家事一样。她对洋子明确地解释,二姨太生了个很漂亮的儿子,在有钱老板面前总是假装贞洁,目的就是想分这位财界老板的家产。

    “那索xg我的睡房让出给她住宿吧,是离开我家主屋的一间独立的房间!”

    洋子突然是灵机一动告诉育子,她并说会立即收拾好房间,搬出自己的一些零碎物品。

    “我说你呀,真是最好商量的人啦,不愧是我儿子道雄所尊敬的老师呀!”

    育子的一番褒奖。令洋子立即联想起自己曾对道雄进行过xg教育的事。她为这个溺爱自己儿子的母亲而苦笑。

    她又想到,若帮了这个有闲太太的忙,将来也会给自己带来方便,她立即在脑海盘算着自己将会得到甚么好处了。

    翌日早晨,洋子为自己的睡房作一番大扫除,以便作为临时家庭旅舍。

    睡房清扫过了之后,又将院子里的花草进行适当的修剪,将剪下的鲜花挥在花瓶上。

    “唉呀,洋子很少见你做这些事呀!”

    她的哥哥冷嘲热讽地说。

    洋子只对哥哥说了有钱太太要来住宿的事,要哥哥到时开着车跟自己一同到gan线的车站去迎接客人。

    “好呀!这种事,我随时帮忙!又可拿到小费吧!达也满口答应,不过他的脸上流露出好色的神情。也许他想在半夜三更去偷窥哩!”

    “给你添了许多麻烦!”

    大门feng子见洋子穿着浴衣端来啤酒和小点,高贵的捡上露出了笑容。虽然她早已年过五十,换上了刚出浴的衣服,看来还yan光四s。

    “不麻烦!这样的农村甚么都没有,请不要客气,慢慢地饮吧!”

    洋子说完以后,又担心这句话中会否有挖苦,讥讽的意思。

    “啊,这太好了。避开了世人的眼睛,这样的事就像作梦一样呀。”

    大门夫人坦率回应洋子,站在一旁的年青男子立花彻,脸上露出可爱的表情。

    在那里站着的男子,还像一个少年那样充满孩子气,当他眼睛与同年龄的洋子两目相投时,那个男子羞得满脸通红了。

    这个男子乍一看来,也许还是个处男之身哩,洋子总觉得他很纯情、年轻。

    一定像她洋子一样也是为了金钱吧!才来服侍这样的阿婶。

    她感到一种无名的悲哀,又怕妨碍一老一少的jiao易,洋子便快快地离开了。

    她对自己的双亲只是说有个来自东京、平时对自己多方关照的母子住在她的睡房。

    可是,当洋子准备去到睡房间他们要否吃晚饭时,她又担心大门夫人与立花彻在房间内很快就搞起男欢女爱那种事,也许会撞个正着。

    (。。)好看的txt电子书

    无论她俩多么不及待,现在天色远早,万一男女jiaoh的情景被洋子家人看见的话,那多难为情呀!洋子便假扮傍晚乘凉样子,来到大门夫人借住的房子前面,站在院内的长椅子,张大眼睛偷看她,站在那里可以很清楚地听到房中男女正在做a,甚至采用了甚么体住也可以想像得到,洋子真是无法奈何她俩在屋外一直偷窥“好容易盼到一个夏假,将你这种年青人带到这么遥远的地方来,我也是个不好的老婆婆呀!”

    大门feng子满脸堆笑,一面轻轻地握住年青男子的手,那是又丰满又温柔的手。

    “你说甚么阿婆不阿婆呀……我喜欢上了年纪的女人!”

    年青男子好像有点生气地说着,他反握住女人的手。事实上穿了和服的心平气和的女人比在男人周日打网球的少女更能搔助男人强烈的xgyu。

    的确feng子眼角的破纹是再也无法掩盖了。但她笑起来还是满白牙。而时下爱吃雪糕的年青女子,满嘴蛀牙的多的是。立花彻感到大门feng子只是眼角有皱纹,也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情。

    “喂,小孩,你真的很想抱我这样的阿婶吗?我真不相信像你这么有魅力的小子,对我有真爱!”

    大门夫人说。

    “我是最锺意阿婶级女人,非常恋慕上了年纪女人的韵味!”

    立花彻说。他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去赞美这种女人的。他话音刚落,就将营养丰富、满身肥r的大门夫人按倒在榻榻i上。

    一瞬间,他扫视了一眼散an的和服下面的雪白的大腿。跟年青女子的苗条的大腿完全不同,他腿间不文之物一下子勃起。

    立花彻吸着半老徐娘的嘴巴。老女人稍微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巧妙地运用自己的舌头。

    喉咙深处发出唔唔啊啊的y声,似乎情yu高涨到了极点。很快闻到了跨下散发出一种女人特有的体臭,弥漫在这间狭小的睡房内。

    这是好似腐r的臭味。难道这就是自己的追求的吗!立花彻退想解开大门夫人整得紧紧的腰带。

    “啊,我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拥抱过啦!我真开心!”

    大门夫人边高兴地说着,她也开始解下立花彻的皮带。虽说她久没有与男人欢好,可是她的手势非常熟练。

    她自言自已贪玩,是个不甘空闺寂寞的女人。

    转瞬之间,两人便赤l相对了。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立花彻都是瘦削身材的男子,他的爱好应是婷婷玉立的女子,而像大门夫人这种肥胖的半老徐娘真是无处可以找到。

    一般的年青男子都会选择现在躲在室外偷窥的洋子般的女子,可是这位摩登少年立花彻的趣味,似乎与众不同了。

    因此,即使洋子哗啦一声,突然将房门推开,立花彻也会满不在乎地抱住大门夫人不放吧!

    “夫人,我真担心能不能令你得到满足哩!”

    这个玩弄过好多年青女子的青年男子,反而对着一个老妇怯场。因而说了句心里话。

    “你有这么劲的东西,有甚么好担心呀!我真想抓在手里赏一下哩!”

    大门夫人鼓励似地对他说。说完便立即握住那根不文之物了。

    “夫人,你觉得我这根东西很普通吗?”

    立花彻问。

    因为他小时候一直被人嘲笑是个瘦小的男孩,连自己yang具似乎也比别个男子细小软弱,他一直有这个心理疙瘩。而且抚育他成长的祖母,小时候也总是吻着他的“小j”说:“多么可爱的”小j“呀!”

    “不要紧呀,小孩!你的yang具可以与马相比呀,我这样替你爱抚,立即就会伸长膨胀起来……”

    夫人的手立即伸进立花彻的腿间。他的大腿既结实又丰满。

    夫人仔细地爱抚着那根yang具。

    “说句实话。我丈夫那根东西与你的相比,简直像个小学生一般,而且还是包皮的,尽管是财界的大人物,但那根东西,实在不能恭维呀,微不足道……”

    (。。)txt电子书下载

    大门夫人的一番话,鼓起了立花彻的勇气,他也伸手到夫人的腿间,试探一下她那r缝的情形。

    与她肥大的r体相比之下,特别小,耻毛又浓又密,覆盖着玉门的周围。

    这么浓密的耻毛,令他先入为主,认定这位大门夫人要比别个女人y荡、下流一倍。

    他认为自己可以对她为所yu为,他拨开她的y,将三根手指c入那湿滑的r缝。

    “啊,唔……阿彻,真刺激呀!”

    大门夫人肥胖的r体向后仰去,自己的手还是牢牢地抓住阿彻的rbang。

    “呀!夫人,你那么用力!”

    阿彻也发出甜蜜的喊声。他咬住夫人丰满yu裂的茹房,用他那穿了球鞋长了茧皮的脚母趾,去序接夫人的脚掌心。这是他小时候老祖母经常要他这样做的。这种无意识的行为,竟弄得大门夫人全身翻滚。

    “啊,小孩,你对付女人有一手呀,你是从哪儿学会的?”

    大门夫人大声地喘息,巴不得将抓在手中的rbang,尽快c入自己的玉门。她急不及待地挺起肥大的臀部,迎向年青男人的r体。

    “喂,快c进来吧!你再这样玩弄我,我受不了啦!”

    大门夫人突然将抱着肩膀的左手,托着自己的腹部,这是为了方便男人的c入。阿彻跪在夫人的腿间,三根手指依然c进r缝。眼睛盯着那条跃跃yu试r缝。

    那蔷薇色的r缝,流出湿滑的y体。阿彻托住自己的rbang,像打网球似地谨慎,先用g头在玉门的周围爱抚一番。

    “啊,小孩,快c进来呀!”

    大门夫人心想,在网球场上我不如你这个年青小子,论到做a我才是老手哩!男人火热的rbang顶住下t的感触,令她兴奋得不及待了。

    她深深地喘了一口气,挺起腰身紧紧地抱住了立花彻。阿彻也心领神会对准目标用力c入。

    “唔!又麻又痹!”

    夫人呻l的同时,就像一株食主的植物,将捕获的rbang吸进了r缝。

    “我体会这种滋味,是第一次。”

    阿彻冲口而出。全身发震地用力抱住女人的肩膀。

    “啊,舒服!刺激呀!”

    品格高贵的财界大人物的夫人,这时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立场与身分,兴奋得冲口而出。两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令年青男子的情yu越发高涨。

    两人正在相的房间外面,洋子正在聚精会神地偷听,大门夫人如哭如诉的叫床声,洋子听得一清二楚。

    不久,洋子估计两人做a快要到达s精阶段,心中冒起妒嫉之情,再也不能在房间外面久留了。因此她故意“啥哼”地咳了一声,在院内的椅上站了起来。

    “外面有谁在……”

    运动神经特别敏锐的阿彻,突然吓了一跳。

    但是,一旦到了yu火焚身的大门夫人。

    她已经将耻辱与丑闻都置之度外了,她利用长期间与男人做a技艺,将下t反复地一收一放,将男人推向r体的地狱。拉住他去享受xga的快乐。

    “我们已租下这个房间啦!你说被人看见,会有人来管这种闲事吗?”

    夫人声音嘶哑地与立花彻附耳si语着,阿彻也受到鼓舞,再度对老妇人展开强烈的冲刺。老夫人也相应地运用自己的xga技巧,用大小ychun磨察着yang具的根部,年青的阿彻再也忍受不了那种刺激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啊,大门夫人,我不行……啦”阿彻像被榨乾了,一阵轻松感觉,似哭非哭地将脸歪向一边。

    “啊,小孩,你再坚持一阵间,我们一起……一起用力呀!”

    大门夫人那肥大的腰身立即停止了扭动,像安抚阿彻似地,温柔地抚摸着阿彻的背部,而且同他接吻。从她中喷出薄荷的香味。此后就完全由大门夫人独占优势了。

    当大门夫人觉察到阿彻快要到达高c时,她立即停止冲刺动作。当她沉静不来时,为了提高自己身材的xg感,她吸吭着男人的精气。

    “啊,只做a一次就s精,我实在受不了呀!”

    阿彻兴奋得大叫起来。

    “啊,我也忍受不了啦!一起用力吧!”

    大门夫人也兴奋得大叫起来。

    年青的阿彻,顿时觉得自己正与一个漂亮的女子做a似的,他全身松弛地贴在老夫人的身上。

    “小孩,舒服妈!”

    老妇人问。

    “唔!这么强烈的刺激,还是第一次!”

    年青的阿彻老实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啊,大门太太,我这么快就s精……是早吧!”

    阿彻很不放心地问道。

    “年青人当然是这样啦!再加上我那个部位……所以,我一直要叫你忍住……升一会……要慢慢地来嘛”大门夫人腰肢停止了动作,便立即改为仰面朝天躺着姿势了。接着她弯曲起左腿,向左侧而卧,这是为了方便阿彻从背后向她c入。

    “小孩、这种xga姿势叫做雪压青松呀!”

    大门夫人话音刚落,就温柔地拉着阿彻的手,让他摸向自己的y核部位。

    “喂!你激烈地冲刺!这样男人与女人都容易同时得到高c。”

    依照半老徐娘的精心指导,年青男子加快了冲刺速度。feng子的y荡的脸孔这时歪向一边,一对大波弹跳似地震动着,心跳也明显地加快了。

    “啊,小孩,我也还能再发s哩!”

    半老徐娘声音沙哑地说着,阿彻扑在她的身子,吻向她的嘴chun。

    像被她那热情所煽动似的,阿彻也开始了第一吹的s精。女人的r缝一阵痉击收缩,紧紧地吸住年青人的g头。

    121、女教师xg史

    我,姓张叫秀琴,小时候父母亲都喊我阿琴。母亲,姓毕叫美时,父亲和杨叔叔都叫她美时。

    杨叔叔,当然是姓杨罗,父亲和母都叫他行三,大概他的名字就叫行三吧?

    记忆中,杨叔叔是家中的常客,听父亲说他俩是换帖的兄弟。

    早年一起奋斗过,俩人的jiao谊可以说水rjiao融。因为杨叔叔一直保持单身没有娶老婆,所以祗要一有空就往家里跑,跟我们都很熟。他也的确蛮照顾我们母女,经常大包小包的从外头买来给我们。如果母亲说:“家中又不缺甚么的!gan嘛那样客气,行三啊!你自己将来总要讨媳妇的!省点吧?”

    (。。)免费电子书下载

    杨叔叔定会说:“美时,你真是皇帝不急却急死太监啦!缘份未到嘛!小小意思又何必挂在嘴边上呢!”

    母亲拗不过,总是依着他。

    初中毕业那年,父亲因坠机事件丧失生命,母亲因一时无依无靠,便决定带我一起住到杨叔叔家里。

    母亲特别jiao待我说“以后可要听话了呀!”

    “是的,妈,我会听话的”不久,妈妈帮我办好转学手续,然后北上投靠杨叔叔。这时我己经念到初中三年级上,离毕业的日子不远了。我的功课向来不是很好,台北的文化程度确实比南部一般学校高,向来不太用功的我,到台北以后的表现更是差强人意。记得,父亲那次的空难,总共死了五人,全部罹难,听说当时雾气很浓,飞机高速撞上山头,结果机身支离破碎,所有的乘员自然体无完肤,所以查办员只好把全部的尸首,应该说是尸块全部集中管理,放停在市立殡仪馆,再择日统一“火化”到台北的第八天,父亲才正式入土为安。

    家里平常安静,我没有兄弟姊妹,丧父之痛,更令我觉得孤单。当晚因为很累,母亲先叫我睡觉,于是我走进房间倒头便呼呼大睡。睡到一半,可能因为口渴,再加上连日来的精?手机用hu请浏览hensh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