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部分

作品:《嗯啊好紧啊插到花老师

    :  ← 或 →  按键盘上的 enter   ↑ ! ,, ”” 功能 和 ”” 诗礼坐下来,说:“今晚的事大家不要张扬出去,算是我们的秘密!”

    (。。)免费txt小说下载

    大家都答应了。

    “还继续不继续呢?”

    诗礼大方的没有遮掩,任由大家把她看个够。

    “继续,要男生也脱清光!”

    三位女生齐声说。

    “不知是谁要脱清光呢?”

    jiy和paul说。

    “还有两圈,牌便取完了。”

    子健说。

    “这样吧,子健你们开个条件出来,如果女生再输的话不用再脱吧!”

    诗礼心想自己有露出yu,脱光给人看光了不打紧,三位女生脱光就不太好,便替她们说话。

    “好的,iss话事,如果女生输了,不用脱了,但iss则在学校内脱光衣服走一遍。”

    子健把握着机会希望能一偿心愿,就是要诗礼在学校l露。

    “哗,不好的,iss,我们不一定输给他们的。”

    三位女生对诗礼说。

    “好吧!我答应!”

    诗礼心想l露对她来说不当是一回什么事,不过在学校内l露,又真是十分刺激,就算给学校发现也不要紧,下学年她不想再教中学了。

    “iss……”

    三位女生都十分感动。

    今次女生得aq9,男生得1052。男生要脱两件衣服。

    女生们拍手:“脱,脱,脱……”

    于是jiy和paul脱去短裤,身上只穿着内k。

    最后一圈。大家都很紧张。

    开牌的结果:女生得652,男生得ak6。

    三位女生一起发出“噢”的一声。

    “好,愿赌服输,我不会食言的。现在夜了,大家去睡吧。”

    诗礼说完也穿回睡袍,大家回房去睡了。

    子健一整晚都睡不着,脑中全是刚才美妙的时光回忆,诗礼美丽的铜体像一幅幅l体女神一样不继浮在子健的脑海中。

    第二天早上,三个男生正在厨房弄早点。

    “喂,子健,想不到这个书呆子,有那么鬼主意!”

    (。。)txt电子书下载

    jiy说。

    “是啊!昨晚子健的游戏,真令我们大开眼界,但,可惜呀,我最想看的是三个女生脱清光啊!”

    paul说。

    “又是的!不过能看到iss许”真身“也是三生有幸啦!”

    jiy说。

    “喂,子健,甚么你不作声啊?你看iss许”真身“看到傻啦?你这个iss许小fans!”

    paul说。

    “你两人快点手脚吧,少说多做,不然她们x位”女王“发嗔啦!”

    子健说。

    “是了,子健,昨晚的赌约……不如算吧……不过又亏你想得到……哈哈……”

    jiy说。

    “是呀,是呀,要iss在学校内脱光衣服走一遍……好是好,又刺激,但……我想……难一点吧……不如……算了吧……”

    paul说。

    “好吧,看看许老师的意思吧。”

    子健一边应着,一边心里盘算。

    三位女生这时也起了床,在厅中谈着同一件事情。

    “你们说说啊,昨晚的赌约……”

    美英首先开腔,她内心最敬佩诗礼老师,不想诗礼老师为了她们难为自己。

    “哼,那个子健又是的,平日看他一个书呆子,想不到他……”

    頴诗说。

    “我看这个子健,人人都说他迷iss许了,想不到他色迷上脑,这样吧,頴诗,jiy最听你话的,你跟jiy说,看看子健可以不可以……”

    瑞怡说。

    “唔,也好的,咦,iss许好像还未起床,美英,iss许最疼爱你,不如你去看看iss许吧,”

    頴诗说。

    “顺便跟iss许谈谈昨晚的赌约啊!”

    瑞怡说。

    美英应了一声,便上楼找iss许去了。

    这时诗礼已起床了,昨晚一夜睡不好,自己竟在丝毫没有异议下,l露给自己的学生看光了,老师的尊严好像一下子全没了,昨晚玩游戏时倒不觉得怎样,但今早起来反觉有点腼腆,不知如何是好。

    “iss许,早晨啊!”

    这时美英敲门。

    (。。)txt电子书下载

    “进来啊!”

    “iss许,我们用早点了。”

    “啊,好呀。”

    “iss许,你怎么样啊?”

    美英看着诗礼也感到诗礼好像有点不自在。

    “昨晚的事……你们……觉得iss……”

    “iss许,我和頴诗,瑞怡都很感激你啊!你是我们心中最好的老师。”

    诗礼听到美英的说话,心中也放下了许多。

    “还有啊,iss,我和頴诗,瑞怡三人都认为……不要……那个赌约……”

    “啊,愿赌服输,不如看看男生怎样说吧,走,去吃早点!”

    诗礼和美英到了楼下,子健等已摆好早点,大家也就围桌坐下用起早点来。

    气氛好像有点异样,三位男生不敢正视诗礼,只低头吃东西。

    頴诗和瑞怡则望着三位男生。原来二人用脚分别郏齁iy和paul。

    “你们怎么样?不作声的。”

    诗礼好奇的问。

    “iss,我们……”

    paul说。

    “你呀,吞吞吐吐,没用鬼,iss,我们决定取消昨晚的赌约……”

    瑞怡抢着说。

    “那不好的,愿赌服输……”

    “但我们不要iss这样……”

    三位女生说。

    “那男生呢?”

    “我们也……不要iss……”

    jiy和paul说。

    “那……子健呢?”

    子健望望诗礼,微微一笑,表示无所谓。

    “但输了又不履行赌约,我岂不是食言了,你们不怪老师食言吗?”

    “不会,不会,我们都是十分敬爱iss许的!”

    美英说。

    (。。)免费txt小说下载

    “是啊!是啊!”

    其他人都附和着说。

    于是大家又恢复了愉快的气氛。

    在回程的船上,子健找了一个机会单独跟诗礼说话。

    “许老师,很多谢你给我一份礼物啊!”

    “你这个小鬼头,真是啊……”

    诗礼一想到自己在学生面前脱得一丝不挂任由他们看光自己的身体便有点脸红了。

    “许老师,我想你给我第二份礼物。”

    “是什么呢?”

    “是……昨晚的赌约,可以吗?”

    “你很想要吗?”

    “是!”

    “那好吧!”

    诗礼看着这个小伙子,自己的理智都不知到了哪里去,就像昨晚玩游戏时一样,完全像着魔似的。

    这天是学校开放日的前夕,老师和同学们都作了最后的准备和彩排。

    子健也是学生的代表,除了负责一些布置工作外,还负责开幕礼及表演节目的学生司仪工作,这些工作使他紧张了好几天。他为了撰写司仪稿,多次向诗礼请教,这又给了多次机会让子健亲近诗礼。他每次请教诗礼的时候,脑中总是不期然浮现诗礼赤l的身躯,每次总弄得他心绪难熬。而诗礼表面虽若无其事,但望着子健时内心中总是情绪难安,如蚁爬行一样。

    今天子健完成布置工作后,已接近黄昏,但他还要有司仪的练习。他便找诗礼作最后的勘酌和到礼堂练习。诗礼也刚完成自己的工作,便和子健到礼堂去。

    他们练习了不久,校工孔叔走来:“咦,许老师,子健,你们还未离去,全校的人也走了,你们还不走?”

    子健和孔叔最熟络,他说:“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吧,我和许老师要再练一练。”

    “是啊,麻烦你吧,孔叔!练习完我们便离去啦。”

    在芸芸老师中最没架子的就是许老师,她人又美,对校工又和善,孔叔平日对诗礼都十分顾惜的。

    “好吧,但我要出外吃点东西,并会锁上大门,要待我回来,你们才可以走啊!你们不怕等便继续吧。”

    孔叔说。

    “不要紧的,我们等你回来!”

    诗礼说。

    “那好吧,我会在一个半小时后回来。”

    孔叔说。

    “你慢慢吃,不要急呀!”

    子健说。

    孔叔离去后,子健和诗礼便继续练习。不到半小时,他们作了最后的排练。

    (。。)免费txt小说下载

    “呵!完成了,多谢许老师!”

    子健说。

    “疲倦吗?不如来教员室喝杯水吧!”

    诗礼说。

    “好啊!”

    子健随着诗礼的脚步走向教员室,突然一个念头飘到他的脑海里,现时是一个良机实现积聚已久的心愿。

    诗礼斟了一杯水给子健,子健接过杯子:“谢谢老师!”

    子健喝了一口水,凝视着诗礼。

    “怎么样?”

    诗礼也感到一种特别的气息从子健处传来。

    “许老师……我……”

    “你有话要说?”

    “我想你现在给我第二份礼物!”

    子健一鼓作气地说。

    “现在?”

    诗礼感到自己的心在卜卜跳。

    “是啊!”

    子健的口吻十分坚定。

    诗礼明白要给子健第二份礼物并不容易,目前的时刻似乎是最好的机会,想不到子健也能体谅自己要给他礼物的难处,同时,一种莫名的刺激已敲击着诗礼的内心。

    “你想我怎样走?”

    “唔……由教员室走到我们平日上课的课室,再走到礼堂,然后返回教员室。”

    子健说。

    “那好吧!”

    “我在课室等你哟!”

    子健说完便离开教员室。

    待子健离去后,诗礼便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脱去,她一丝不挂的在教员室中,这是她从未试过的事,虽然现在室内并无其他人,但诗礼好像感到全室的老师都望着她的l体一样,内心仍然有紧张的感觉,她感到脸上一阵一阵的刺热。

    她走到门口,拉开门走到廊上。她全身赤l的在走廊上走着,当然走廊没有任何人,但诗礼仍是小心翼翼的走着,感觉上仍很紧张。她感到平日在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师生,都望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躯。

    子健离开教员室后,并不立即到课室去,他在走廊的一角看着诗礼赤l的身躯在学校走廊上走动,诗礼雪白的双r在胸前抖动着,有如一个赤l的天使般走着,子健看得如痴如醉。当诗礼快到课室时,他连忙走进课室,等待期望好久的一幕。

    全l的诗礼来到课室,她推门而进。

    子健已坐在座位上,他看着赤l无遗的诗礼老师走进课室来。

    (。。)txt电子书下载

    诗礼老师全身一丝不挂的站在讲台中间,双手放在背后,雪白的茹房、修长的双腿,毛茸的yhu,全身赤l无遗地被看得彻底。

    这一幕是子健梦寐以求的一幕,他看得心几乎也停顿下来。

    虽然课室中只有子健,但诗礼感到自己的l体像被全班学生看光一样。

    “老师,你好美啊,像女神一样的美啊!”

    子健说。

    “小鬼嘴滑!来啊,你和我一起走到礼堂吧!”

    诗礼想感受一下自己赤ll的和学生由课室走到礼堂。

    “老师,你可以拖着我的手吗?我怕迷路啊!”

    子健淘气的说。

    “好吧,小鬼!”

    赤身l体的诗礼手拖着子健走出课室,穿过走廊,来到礼堂。

    “老师,你站到礼台上去啊!”

    子健要求诗礼的道。

    全身赤l的诗礼站到礼台上,台下虽然是空d的,但诗礼感到一排排的座椅好像坐满了全校师生似的,自己的茹房,双腿,yhu,都被台下的人盯着,自己三点毕露的的身体被一灠无遗,诗礼感到自己全身好像发热一样。突然她感到有一双手在摸抚着自己的身体。

    “老师,你好美啊,让我摸一摸你啊……”

    诗礼耳边响起子健微微的声音。

    原来子健在台下看着礼台上一丝不挂的诗礼,理智已渐迷糊,他走上台,从诗礼背后伸到前面,双手在诗礼的身上来来回回的轻揉。

    “不要……子健……不要啊……”

    但诗礼并没有作出任何的抗拒,她的身体正享受着被抚摸的快wei。

    子健抚摸着诗礼的一双大r,在她的茹房上搓揉,又揉捏她的茹头,诗礼身体一经被抚摸揉弄,全身软化,像触电似的半倒在子健的怀里,任由子健的摆布。

    子健又在诗礼的yhu上磨着,诗礼的yhu己开始湿润起来。

    “唔……不要啊……唔……”

    诗礼发出微弱的呻l声。

    子健这时把半倒在自己身上的诗礼老师带到礼台上的一张长台上,把诗礼放到台上,诗礼半开的ychun完全映入子健的眼里。他用手一边摸着诗礼的大腿内侧,一边用手撩拨诗礼的ychun。

    “啊……不要……子健……唔……不好……”

    诗礼发出微微的y呻。

    子健又伏在诗礼赤l的身上,吻着诗礼的香chun。两人的yu火正在上升。

    突然礼堂门外好像有些韾音,一下子惊醒了沉醉的子健,他连忙抽身而起,并拉起诗礼,诗礼连忙躲到帘幕后。

    “咦,子健,你还在这儿,许老师呢?”

    果然是孔叔回来。

    (。。)txt电子书下载

    “啊……是呀,许老师在教员室,我们也要练习完了,我到教员室找许老师吧。”

    “我到天台去巡视一下,待会你和许老师在大门等我,让我开门给你们离开吧。”

    孔叔说完便转身走出礼堂。

    子健随即走到礼堂大门,看着孔叔走到老远,才招手叫诗礼从帘幕走出来。

    全身赤l的诗礼从帘幕走下来,脸带微红望着子健,子健俏皮的在诗礼脸脥上快速的一吻。

    “快走吧!”

    诗礼催促道。

    一丝不挂的诗礼老师和子健便从礼堂飞快的走回教员室,子健看着诗礼一对雪白大茹房在诗礼的急步下,上下晃动,一双粉腿前后的走动,y迎风的摇飘,引得他的下t胀硬不已。

    回到教员室,诗礼赶快的穿回衣服便和子健到大门,不久孔叔便来大门到开门让他们离开。

    离开了学校大门,诗礼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子健连忙扶着诗礼。

    “老师,你没事吗?”

    “都是你这个小鬼啦,累得我神经紧张啊!”

    “老师,不如我陪你回去,好吗?”

    “嗯!”

    子健伸手截了计程车,扶了诗礼进车厢,他自己坐在诗礼身旁,车子绝尘而去。

    来到诗礼的家,进了门,子健扶诗礼到沙发坐下,原来诗礼的菲佣放了假,他便到厨房倒了杯水给诗礼,诗礼呷了一口清水,背靠着沙发。

    “老师,怎么样?好了点吧?”

    “嗯,我想洗一个澡或者会好一点的,子健你自己随便坐坐啊!”

    “好的,老师,你自便吧!”

    诗礼起身走进卧室去了。

    子健举目四望,家俱陈设和上次来时一样,但小几上那本粉红色封面的相簿已不见了。

    子健四处走走,不经不觉来到诗礼的卧室,他探身内进,看见诗礼正在卧室内的浴室内。噢,原来诗礼老师的卧室内的浴室是玻璃墙幕的,上次进来时子健倒没有留意。子健看着浴室内的诗礼,一幅美人出浴图便映入他的眼帘。

    这时诗礼的身子浸在一缸热水里,暖水包围着她全身,她希望暖热的水能调和刚才的yu火。她轻轻拨动缸中的水,水流缓缓流过自己的茹房和敏感的茹头,也慢慢冲击着她jiao嫩的yhu,诗礼感到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觉。

    诗礼又用一个木制水瓢,把暖水搯起倒在自己的身上,暖水缓缓由上身流下,慢慢倾泻在她丰满的茹房上,一种仿如被抚wei的感觉竟悠然而生,诗礼不自觉地轻抚着自己的茹房,手指触碰着茹头,噢,茹头一经刺激,不觉硬了起来,她竟用指尖围着自己茹头打圈。

    诗礼定一定神,提起大腿,用双手温柔地按摩,由小腿、大腿慢慢扫至大腿的内则,诗礼又把ychun翻开用暖水冲洗,噢,她感到体内有一股热力由下半身涌出来,原来自己又撩动了自己的y核,不知是缸水的滋润了,还是小x的湿润与缸水共济,自己竟忍不住轻轻呻l起来。

    诗礼全身瘫软的浸在水中,暖和的水似乎仍未能平服诗礼那波动的情绪。

    过了一会,诗礼从浴缸中站起来,水珠一滴一滴的滑下她雪白的肌肤,仿佛身上毫无阻力一样。

    噢,好一幅引人入xg的出水芙蓉图啊!子健这时明白为什么l体美女从水中钻出来时被形容为出水芙蓉了,这情景看得他目瞪口呆,下t胀硬不已。

    诗礼用毛巾包裹身子走出浴室,蓦然发现子健正在看着自己。

    “你还没有看够吗?”

    (。。)txt电子书下载

    这时诗礼精神稍回恢复了一点,jiao声的道。

    “哎呀,我的美丽俏女神老师啊,你怎会让人看得够呢!”

    子健看着因热水薰得脸红红的诗礼。

    “你那里学得这样嘴滑的!”

    与此同时,一阵芳香的女儿家体味,直扑子健的鼻端。如此一个可爱的美人当前,子健心神已失,真是个教他如何不迷她?

    子健一手揽着诗礼的腰际,一手抱着她的颈项,便低头轻吻她的面颊。

    子健轻轻抱着诗礼的头,俯下头来再遍吻她的香发和她的额,随着吻到她的眉心,眼盖,鼻子……子健把诗礼脸上每一寸肌肤都吻过,直至用他的双chun印在诗礼的chun上,深深地把诗礼的樱桃小嘴一吻。

    这时,诗礼眼睛紧闭,一种不由自主的感受油然而生,子健此时用舌头轻轻挑开诗礼的嘴chun,伸入她如兰似麝的口儿,旋转不停地在打圈儿。

    诗礼本想呼叫,但嘴儿被子健的舌头封了,叫不出来,诗礼极力挣扎,用手把子健略略推开,忙an地叫:“子健,不要……不要……啊,我们是……”

    这时子健紧紧的抱着诗礼,一只手把诗礼的浴巾解开,浴巾滑到地上,子健随即轻抚着诗礼的雪白大茹房,又把诗礼的茹头挑拨得发硬了。

    诗礼此时内心一种强烈的yu火又再被燃起,只得半推半就地任由子健的抚摸。

    在这样大好的机会,子健又怎会放过?他再俯身和诗礼热吻,捧着她的两个大茹房,先咬咬她的左r,用牙齿轻轻地研弄她的茹头,并用舌尖又t又拨弄,他的另一只手则摸揉着诗礼的右r,时轻时重地调弄着。

    诗礼被子健弄得轻轻地喘息起来,jiao声细语地呻l着说:“哦……哦……不要……啊……”

    子健又随即吻诗礼的粉颈,又t吮她的耳根,酸得诗礼身子软下来,倒在子健怀里,子健连忙扶了诗礼到床上去。

    子健继续进攻,再用嘴儿吸吮诗礼的茹头,双手并配合搓着揉着她的茹房。

    诗礼被撩得春情勃发,兴奋得一双腿儿一会儿摆上摆下,一会儿又摆来摆去。

    此时的诗礼荡态撩人,在床上典去典来,叫道:“唔……不要啊……子健……啊……不要……这样……弄人……我……啊……”

    这时的子健浑身的血y都在一刹那间了,他的手已再不能停留,先把诗礼的两条修长美腿分开,使她神秘美丽的y部完全暴露出来。诗礼的y又黑又长,两瓣ychun这时已经湿湿润润,微微分开。子健开始抚摸诗礼yhu中间的罅隙,进而用指头进攻她下面的dx了。随着他手口并用,一方面用手捽她的y核向她挑逗,另一方面伸出舌头t她的ychun,y,小x……并配合这些动作加强进攻,把诗礼t得浑身扭过不停。

    这时诗礼已觉浑身稣麻,yu仙yu死了,下面的y水又流过不停,她不禁呻l起来:“啊……啊……子健……你弄死我了……饶了我吧……不要再欺负我啊!”

    子健看着jiao喘连连的诗礼老师,知道她已经真的抵受不了。

    子健自己也再忍不住了,他要和美丽的诗礼老师做a了。他把上衣裤子脱下,露出他的rbang来。

    诗礼看见子健的yang具,忙着掩面jiao呼:“不要啊……我是你的老师啊……我们是不能够的……”

    子健扑上前去,压着诗礼软绵绵的赤lr体,擘开她的双脚,握着rbang的头儿向着诗礼的yhu摩擦,随着把rbang抵在她嫩嫩的y部an顶。

    诗礼已经被子健弄至意an情迷,知道抵抗也抵抗不来,而自己也正需要一根大yang具的充实,只好半推半就,含羞地握着健的yang具对正了自己的yd的位置。

    子健便一顶直进,藉着她爱y的帮助顺滑地进入了她的身体,被她的yd紧紧地包裹着。

    子健开始一抽一c地奋力向诗礼的yd冲刺,他的双手还在调弄诗礼的大乃子。

    诗礼被子健弄得呻叫连连,子健也兴奋到了巅feng,在诗礼的体内一泄如注。

    子健拥抱着诗礼赤l的身躯,快感传遍全身。子健心想终于可以和美丽的诗礼老师做了爱。

    子健看着诗礼老师一丝不挂的美丽胴体,看着诗礼老师脸红红的看着自己,不消一会,子健的精力又恢复过来了。

    他把诗礼扶了起来,让她学做一只小狗趴在地上的姿势,他握着自己硬崩崩的rbang,然后从诗礼后面进入她的yd,再度猛烈的抽c。诗礼被子健c得气喘吁吁。子健正当胜利在望的时候,诗礼却笑着利用yd使劲把子健的rbang一夹,就把子健的jy全泄了出来。子健的jy又再灌进了诗礼的zg内,子健也就软软的倒在床上。

    (。。)免费电子书下载

    休息过后,诗礼轻柔的对子健说:“我们不可再有第二次,毕业后你不可再找我,知道吗?”

    “不!老师,你是我心中美丽的女神……”

    “不要傻吧,而且,还有人对你好啊!”

    “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要珍惜呀!”

    “但……老师……我……是你永远的小fans啊……”

    “傻小子,你不要辜负人家对你的心意呀……”

    “……”

    大学毕业后,子健好不容易在一间出版社找到一份工作,但工作往往超时,又没有工资补回,实不易捱,但在经济低迷之下,他只好做下去,本来子健都想转工,但又碰上沙士一疫,经济再受打击,子健又怎能容易可以另谋高就呢!

    几年的大学生活,子健并不容易过,他旣要向政府借贷jiao学费,也要找多份兼职赚取生活费,半工读的大学生活,使子健老练了许多,但同时也使子健与中学的同学少了来往!最使子健遗憾的是,他与美英失了联络。

    他还记得中学毕业聚餐那个晚上,聚餐完结之后,他送美英回家。来到了她住的大厦门口,美英望着他的眼神,他也感到有点异样,突然子健心头一震,双手竟揽着美英的纤腰,俯首就吻在美英的红chun上。美英被子健突如其来的举动,反应不及,任由子健把自己吻着。她双目紧闭,享受这美妙的一刻。

    过了一会,她才推开子健,转身返回大厦内,当大闸尚未完全关上时,美英回首向子健笑了一笑。子健被美英这一幕回颜一笑摄住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到今天,子健仍记着美英那个晚上的对自己回颜的一笑。可惜,上了大学后,子健为生活奔驰,有一年美英又参加大学jiao流计划,渐渐子健也就与美英失去了联络!

    这个周末的下午,子健又要加班。他捱过午膳的时间,待下午茶时段才出外吃点东西,顺便松一松筋骨。吃过茶点子健便返回工作地点,由于大部分的公司都已下了班,四周都比较宁静,子健反喜爱这份宁静的感觉。他从洗手间出来,经过侧门,好像听到了一点声音,他摄足走到门旁,从门隙望进去梯间。

    “嘿,真是无法无天!”

    子健一看心想。

    他连忙返回洗手间,找来地拖,把地拖的长鉄柄除下来。

    原来这时有两个贼人正在打劫一名妙龄女子。

    贼人以利刀指吓着那名女子。

    “才得六百多元,太少了。”

    较高的那个贼人说:“快说出提款卡密码,否则划花你的脸,你的脸长得不错啊,你也不想就此毁容吧?”

    “6……7……3……8……1……4……但hu口只有二千多元,可以放……我走吧。”

    那女子惊惶的说。

    “二千元,少了一点吧,不过还要待我拿到手才可以放你。不过……只有一张卡似乎不合理,应该还有别的,快jiao出来!”

    较肥的贼人说。

    “让我来搜一搜。”

    高贼一边说一边搜她的外套,摸着捏着,卒之摸到了一张卡片的东西,是藏在外套夹层的。高贼割开夹层拿出来看,果然是一张信用提款卡。

    “你这臭婆娘,竟敢耍我们。”

    高贼凶神的说。

    那女子知道激怒了他们,心里惊惶不已,不懂如何回应,整个人呆了。

    “脱衣服,看你还可以收藏什么!”

    (。。)txt电子书下载

    高贼又说。

    “不!除了这张卡,真的再没有收藏别的了,请相信我!”

    “快些脱,不然我杀了你才亲自动手。”

    肥贼以刀指着女子的颈项说。

    “我脱……我脱……”

    那女子开始战战兢兢地脱下外套、西裙和衬衣。

    两个贼眼定定地望着她脱衣服,其实他们早已垂涎她的美色,只是随便找个藉口罢了。

    那女子只剩下白色的内k和胸罩,停了下来,以求情的眼光望着两个贼人,说:“脱完了,行吧?”

    “不,还有内k和胸罩,要完全脱光,一件不留。”

    高贼冷酷地说。

    那女子急得哭了出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除了这一句,她已想不出别的说话来。

    高贼:“我们是劫财,不会qg你的,若你乖乖的脱光的话,我们便快一些放你。”

    那女子半信半疑,但已没有选择余地,唯有继续脱下去。于是伸手到背后解胸罩的扣子,扣子松开了,但她还是用手按在前面,不想让这胸前唯一的遮蔽物跌下来。

    两贼正看得入神,但见她突然停了手,于是催促她:“缩开手吧,迟早还是要脱的,gan嘛遮遮掩掩,再不快手一些的话,我们便把你剥光猪,然后赤条条地绑起来,推到升降机里,让大家欣赏你这个赤lol。”

    “我……知……道……了,我……立即脱……了。”

    那女子真的害怕他们会把自己l体示众,便放开双手。她的手一松,白色的r罩随即掉到地上,一个只穿着内k的半l美丽ol在商业大厦的后楼梯面对着两个陌生的男人站定不动,实在是一幅奇景。

    她不敢抬头望那两名贼人,因为他们正紧盯着自己的茹房。虽然她羞耻得要死,但她不敢再用手去遮掩了。由于惊恐、紧张、羞耻和不安,加上后楼梯的气温较低,她的r尖已经变硬,高高地耸立着。她的茹房很挺、很丰满。但这一刻她没有因此而感到半点骄傲,更因为在陌生人前l露身体而觉得极度羞耻。

    “很美啊!尤其是那两颗茹头,硬起来特别诱人。”

    肥贼禁不住轻声赞叹。

    “把内k也脱掉吧!是不是要我动手?”

    高贼却毫不迟疑的道。

    她不敢迟疑,即刻将手移到内k边,准备脱下去,但心里却犹豫起来:“连内k也脱掉,太危险了,他们会否真的放我走呢?唉,但只好见步行步吧。”

    最后她只好把身上唯一的衣物——内k——褪到足踝,像两个布环的套着自己双脚。

    “我说要完全脱光,一件不留!”

    高贼严厉地说。

    那女子有点犹豫,因为不想连这最后的安全感也失去,但最终她还是把两脚踏了出来,把内k完全甩掉。

    这时她身上只剩下一双高跟鞋,完全赤l地站在两个贼人面前,一动也不敢。

    两贼看得入了神,由上到下的看了她不知多少遍,而眼神更经常停留在她的胸部和下t。

    那女子也发觉他们不对劲,便下意识地合紧了双腿,两手也缓缓从大腿旁边移向前,企图遮掩着l露着的下t。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不要动。”

    但高贼却立即以深沉的语气说。

    那女子随即停止了动作,任由得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继续暴露在他人面前,但更难堪这是商厦的后楼梯,是公众地方。这一刻她的心情可谓十分矛盾,她既想有人经过,能够为她解围,但又害怕更多人看见自己赤身露体的情况。

    然而时间也容不得她多想,贼人已经有进一步的行动。

    “把她的衣服拿过来吧,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财物。”

    高贼对肥贼说。他又对女子说:“如果给我们搜到的话,便一定叫你好看!”

    肥贼将地上面的衣服全都拾起来,然后逐一搜查,先是衬衣、西裤,然后是内k和r罩,就连细小得根本不可能藏着东西的内k也不放过,但没有搜出任何财物。那女子见状便松一口气,因她恐怕若给他们搜出其他东西来,会激怒他们而对自己不利。

    但高贼好像还不大放心,便自己拿起那女子的外套再搜一次。不一会竟给他在袋口里找到一只金指环,那女子心里不禁惊叫:“这不是我刚才洗脸时脱下的么!”

    高贼真的动了怒气,说:“你这婊子好大的胆。”

    手上的刀亦举起,作势要刺向那女子,但他瞬间已平静下来,垂下刀说:“杀人罪名太重了,还是好好整你一顿吧!”

    那女子也来不及想下去,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她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她感到全身像强硬了似的。

    正当两个贼人有进一步的行动时,梯门突然打开,一男子手持一地拖铁bang,冲向两贼,只见他手起捧下,先是高贼的刀被扫跌,接着肥贼的手也被铁捧击中,刀便甩离手,两贼不料杀出一个程咬金,还来不及反应,那男子又已向高贼连环使出海底捞月、玉带拦腰,再一个侧身,向肥贼使出乌云盖顶、猛hu掉尾,打得两个贼人落花流水,急忙抱头窜逃。

    男子正背着那惊魂未定的女子,侧首问:“小姐,你没有受伤吗?”

    那女子已被吓得目瞪口呆,不懂回应了。

    男子见两贼人逃得无影无踪,才回转身:“小姐……”

    这时那女子惊魂开始回定,微微抬起头,刚好与男子四目相jiao。

    她失声叫道:“你……”

    子健像傻了一样看着一丝不挂的美英,一幕当没有在长洲渡假屋发生的情景,现在竟完全就在眼前。

    美英也想不到当下英雄救美的就是子健,两人互相望着对方,大家都呆了好一会儿,美英才懂得用双手把茹头和yhu遮盖起来。

    子健回过神来,便把美英的衣服拾起来,他竟不自觉的就扶着美英,替她穿好衣服,美英也任由子健的帮忙,由于胸罩和内k已弄脏了,她只能穿回衬衣、西裙和外套,内里则全真空了。

    “我送你回去吧,好吗?”

    子健问。

    美英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她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羞怯和兴奋jiao集于一起,都不知用什么言语可以形容。

    在计程车上,美英的心情仍然未平伏,她不自觉的挨近了子健,子健便用手环抱着她的肩膀,现在她的需要的是一种又安全又温暖的感觉,美英也就自然的倒在子健的胸膛,这时她内心感到很安全,心情舒缓了许多,子健扶着美英来到了她的居所,进了门,美英便说:“我先去洗一洗澡,你坐一坐吧!”

    美英说完便迳自走到卧室去,子健应了便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子健随意举目四望,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个地方好像来过。子健站起来,向着卧室走去,他悄悄地探身内进,噢,玻璃墙幕浴室,又是那么的熟悉的环境,子健心内起有一个很大的疑惑。

    他望着浴室内的美英。

    美英这时正站着淋浴,水从她的头顶飞下,水珠有如晶莹通透的珍珠,滑溅溜过美英的雪白肌肤,美英正在自己的身上淘挘拧c烙5纳矶魏苊匀耍锹娜榉浚咴驳耐尾浚詹旁谏滔米咏〉姑挥惺窒敢獾男郎停衷谝环廊顺鲈∮衷俅斡橙胱咏〉难鄣住?br /

    子健看着看着,迷迷糊糊的他竟看到诗礼老师在淋浴,许老师赤l的身躯正享受着被水珠飞溅的欢愉。他擦一擦眼睛,再定一定神,啊,自己为什么看到的是诗礼老师?但熟悉的玻璃墙幕浴室,熟悉的房间,为什么?为什么?子健再一次跌进迷茫的情景。

    “子健……子健……”

    (。。)免费电子书下载

    美英身上包着浴巾,从浴室出来,蓦然发觉子健呆了的看着自己。

    子健听到有人呼叫他,他看到诗礼老师正对着自己微笑,子健情不自禁的走上前拥抱着她,低首便向她的嘴chun吻下去。

    美英没有抗拒,任得子健的热吻延续。子健一面吻着,一面解开美英的浴巾,浴巾随即滑到地上,子健的手便往她的茹房上摸去,一种温热柔软的感觉充满了子健的手掌,子健爱不释手地抚弄着两个如鸽子窝般温暖的大茹房。子健又将头伸过去,用嘴含住美英一个嫣红的茹头。

    “噢……”

    美英的嘴中发出一阵呻l:“别那大劲呀……”

    就是这个声音,一下子把子健从醉梦惊醒过来,他发觉揽抱着的是美英,啊,她的身子和诗礼老师太相像了!美英当年的回眸一笑又再浮现出来,多年来,美英的影子从没有在自己的心坎中消失过!

    子健继续往美英下身吻下去,他的手又摸到美英的下t,抚摩到一片柔软的y。

    美英已经被子健弄得全身乏力,身子一软,子健连忙扶美英到床上去。他趴到美英身上,将一根手指c到她的yd里,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子健凑近她的耳朵,悄悄对她说:“小jiao娃,你里面已经是汪洋一片了。”

    美英抬起胳膊遮住眼睛:“好羞啊!”

    一阵兰香从美英的口里喷出,一下子把子健罩住了。

    这时子健把身上的衣服脱去,他刚刚把衣服脱光,美英便紧紧把子健搂住,湿润绵软的香舌挤到他的嘴里忘情地吻着,纤细的手指也抓住他已经胀到极点的yang具,慢慢导入到她温暖的小x中。

    于是子健架起她的胳膊,使劲一捅,yang具一下子全根而入,子健发出了一声呻l,美英也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就这样,他们静止了许久。

    美英只是温柔地亲着子健的脸,而子健只是静静地c在美英里面,感受着她里面的紧缩、蠕动与润滑。

    子健抬起头,深情地凝视着她:“今天我真像在梦里一样。”

    美英的双手捧住子健的脸,柔声说:“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子健开始疯狂地抽c起来,美英的呻l也越来越重,声音越来越大。

    突然,子健感到美美的yd一阵紧缩,美英的两只手也使劲攀住子健的肩,两条腿紧紧夹住他,身体却几乎凝固了,而子健的一股热精终于喷s而出。

    许久,他们才从迷幻的陶醉中醒过来。子健像忘情地亲吻着美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美英却轻轻把子健推开:“我不是iss许!”

    “我知道!”

    “但我女xg的第六感告诉我!”

    “起初是,现在不是!”

    子健知道他这么多年来都看不上其他的女孩子,是因为美英。他也知道失了今天,美英那晶莹的大腿?手机用hu请浏览hensh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