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受害者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臭味,似乎越靠近第三病栋,这气味就越浓。

    第二病栋和第三病栋中间的楼道上了锁,一扇铁门将两个病栋分开。

    透过铁门的缝隙,隐约能看到第三病栋内的场景,桌椅倾倒,走廊里扔着一大堆被褥,更奇怪的是被褥下面鼓鼓囊囊,好像盖着什么东西。

    陈歌站在生锈的铁门旁边,眼睛盯着铁门上的锁孔,他来到三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双面锁芯?”

    精神病院的通道门大多都是双面锁芯,紧急情况下,不管站在铁门哪一边都可以锁住铁门,禁止内外通行,封锁某一区域。

    本来这只是很不起眼的一点,却引起了陈歌的注意。

    他从贴身口袋里取出王海明留下的那把钥匙,对着锁孔试了试。

    可能是因为很长时间没有保养过,锁孔已经锈死,钥匙根本塞不进去。

    “看来是我想多了,这把钥匙并不是通道门钥匙。”对比锁孔和钥匙的齿高、齿距,陈歌又重新将王海明的钥匙收好。

    他在进入康复中心的时候就留意过,大多病房门都是单面锁芯,锁孔很小,那把钥匙根本塞不进去。

    “钥匙是王海明从第三病栋里带出来的,和钥匙对应的门可能就在第三病栋里。再大胆的猜测一下,第三病栋里只有九个病人的资料,那个消失的三号房病人会不会就是王海明?”

    陈歌不能肯定自己的猜测,如果是王海明的话院方应该留有出院记录,可是高医生查遍了所有资料,都没有关于三号病房的信息。

    “仅仅一个王海明,应该还不配让院方销毁所有资料和记录。”

    这病栋里的水有点深,陈歌对于此地五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其实也不是太感兴趣,他只想找到父母遗留下的线索,以及关闭“门”的方法。

    进入三楼走廊,陈歌拿着手电,小心翼翼从一间间病房前走过。

    “刚才在楼廊中间看到的那个人,会不会就躲在某一个房间里?”

    来到三楼长廊尽头,陈歌停在了一间不知用途的房间门口。

    这屋里里散发着浓重的霉味,房门也和其他病室不太一样,挂着一把崭新的大锁。

    “锁头上一点锈迹没有,这把锁和第一病栋大门上的锁一样,都是新装上去的。”陈歌拿出王海明的钥匙试了试,仍旧打不开。

    他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走廊,确定附近没人后,举起工具锤将锁头直接从门板上撬开。

    “幸好是木头门,如果换成铁门,我还真不一定能进去。”

    推动房门,浓重的霉味扑面而来,屋内堆积着小山一般的病号服和床单被褥。

    “这里应该是第二病栋的洗衣室。”陈歌身体站直,他胸口的摄像头记录下了一切,包括他说出的那些话。

    身处险境,他不敢放松去和水友沟通,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将想到的、看到的说出来,就像在做一部真实恐怖纪录片一样。

    洗衣室内的霉味冲淡了病栋本身的臭味,感觉屋内空气都变得粘稠,很不舒服。

    强忍着不适,陈歌进入其中。

    屋子很大,靠墙的位置放着几台洗衣机和专门的消毒仪器,除此之外就只剩下堆积如山的脏衣服和发霉发臭的床单被褥。

    “这屋子看起来也没什么,为何要专门上锁?”陈歌把目光集中在那一大堆脏衣服上,他强忍难闻的气味,用工具锤把外面的被褥挑开。

    “总觉得里面藏有东西。”陈歌加快动作,在掀开一件满是污渍的外衣时,工具锤碰到了铁条,发出一声脆响。

    “铁笼?”他将铺盖在上面的一床被子搬开,眼前的画面令他心惊肉跳。

    被褥下面藏着一个铁笼,笼子里装着一个被剃光了头的年轻女人!

    嘴巴塞着发霉的枕头套,手绑在铁笼上,女人精神状态不是太稳定,看着陈歌拼命的摇头,双手挥动,两脚向外蹬着笼子。

    陈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没想到会在一大堆脏衣服下面发现一个活人。

    直播间里此时也炸翻了天,弹幕刷屏,甚至因为发言人数过多,连直播画面都出现了一丝卡顿。

    陈歌悄悄退后,他仍旧十分谨慎,先关上房门,然后把墙边的洗衣机推到门后。

    他害怕被人从身后袭击,堵住了房门才敢靠近铁笼。

    “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陈歌一靠近,笼里的女人就开始拼命反抗,根本无法交流。

    “身上没有伤口,嘴唇上也没有油渍,这个女人不是从第一病栋铁笼里转移出来的,周围可能还有其他人存在。”

    陈歌又把旁边的被褥扯掉,在这一片恶臭当中共隐藏着三个铁笼。

    三个铁笼成品字摆放,就像是康复中心的三座病栋。

    女人摆在中间,她左边是一个头发参差不齐的老汉,看起来六七十岁,骨瘦如柴,嘴巴、手指上残留着油渍;女人右边是一个皮肤苍白,似乎很久都没有见过阳光的中年男人,这人看到陈歌进来,眼神十分奇怪,交织着兴奋、厌恶和恐惧。

    “三个人?”

    事情超出了陈歌的预料,他脸色阴晴不定,脑中冒出一个个想法。

    握紧工具锤,陈歌和三个铁笼保持一定的距离。

    在危险的环境当中,遇到了三个陌生的人,最安全的做法是,不要相信他们说的话,也不要冒然靠近他们,因为很可能凶手就隐藏在他们之中。

    陈歌绕着他们走了一圈,笼子不大,根本不是给人准备的,活人钻进里面,连转身都做不到。

    “三个铁笼,只有女人手脚被限制,嘴巴也被堵上。”令人感到疑惑的地方越来越多,如果三个人都是受害者的话,为什么被控制行动的偏偏是力气最小的女人?

    左边的老汉和右边的中年人,一个痴傻呆滞,一个面部表情异常丰富,他俩的手脚都没有被束缚,但是却没有人开口求救,就这样缩在铁笼里看着陈歌。

    和弹幕狂飙的直播间相比,陈歌倒显的极为冷静,他手持工具锤站在三个铁笼前面:“你们被关在这里多久了?”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