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全都乱套了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对于陈歌出现,怪谈协会的人只是感到意外,但是当他们听到了陈歌那声跟紧我之后,两名黑袍人淡定不下来了。

    一个陈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后面那呼啸而来满含怒火的鬼影。

    数量太多了!

    怪谈协会的两名成员头皮发麻,从看见陈歌出现到鬼影好像海啸一般袭来,整个过程只有几秒钟。

    他们根本来不及分辨这些鬼怪到底是跟随着陈歌,还是在追赶着陈歌。

    作为外来者,两名黑袍人本能的将陈歌和其后面的鬼影当做敌人。

    由六道身影交织在一起的瘦长怪物逼开朱新柔,回到黑袍人身边。

    但是仅仅它一个,在愤怒的鬼群面前也不够看,想要压制住村子里的各种鬼怪,只有红衣才行!

    怪谈协会成员很清楚这一点,两人快速交流了几句,其中一直没有出手的黑袍轻轻叹了口气,他把手从袖子当中伸出,掌心捧着一个木盒。

    在看到黑袍人伸出的那只手时,陈歌瞳孔猛然缩小,他全身血液开始加速,脑中闪过怪谈协会星期三聚会时的场景。

    “皮肤却很白,手指修长,保养的非常好,这只手我那天好像见过,当时这只手的主人应该就在我身边!”

    熟悉的场景浮现在脑海当中,陈歌控制不住,直接喊了出来:“十号!你就是怪谈协会的十号!”

    陈歌喊出十号两个字后,那只手明显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平静。

    对方并没有受到陈歌的干扰,将木盒打开。

    这盒子和张雅从魔鬼身上拿走的盒子差不多,边缘都残留着一小片黑色血渍。

    盒盖刚一掀开,朱姓女人怀中的鬼婴就好像嗅到了什么气息,身体表面渗出鲜血,似乎是随时准备动手。

    不过怪谈协会成员既然敢拿出木盒,自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他们并没有把鬼婴放在心上,全神贯注盯着盒子。

    “熊青,出来吧,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

    听到黑袍人的话,陈歌心里一惊:“熊青不是被警方击伤,在医院抢救吗?”

    他对这个患有偏侧综合症的患者印象很深,半张脸满是伤疤,半张脸完好无损,在第三病栋时陈歌还追着熊青跑遍了整栋大楼。

    黑袍人低声呼喊,盒子边缘的黑色血迹在慢慢消散,一股浓烈的臭味从中飘出。

    肉眼可见的血丝爬出木盒,好像有生命般凝聚成了一个穿着血红色病号服的人。

    这人半边身体和常人无异,另外半边却涌动着血丝,露出各种各样的伤口,看起来就好像半边身体在活着的时候被撕烂一样。

    血丝几次尝试着凝固,但都没有成功。

    “他身前到底忍受了多少痛苦?”熊青患有偏侧综合征,他眼中的对称和正常人不同,在他看来整个世界都是歪斜的,只有的用自己的方式才能够矫正。

    他曾经是第三病栋过的医生,也曾这样矫正过自己的病人,现在他似乎对自己进行了一次大的矫正。

    双眼慢慢睁开,猩红的目光落在了陈歌身上,熊青对他充满了怨气,就算是死后依旧要杀死他!

    “这到底怎么回事?李队电话里不是说熊青已经落网?可他的鬼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变成了红衣?”

    主动冲向红衣,这对陈歌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如果他往其他方向跑,后面的鬼怪会追着它一起离开,到时候怪谈协会肯定能看出问题来。

    机会稍纵即逝,对于陈歌来说,只有让怪谈协会和活棺村里的所有鬼怪打起来,他才能破局。

    心里呼喊着许音和闫大年的名字,陈歌不偏不倚朝着怪谈协会冲去!

    领着身后数不清的鬼怪,陈歌手持碎颅锤靠近熊青,此时的熊青和生前完全不同,他笑起来的时候半张脸嘴唇微微上扬,半张脸的嘴巴直接开裂到耳根,这应该才是最符合他审美的外貌。

    无数的血丝从熊青左边身体钻出,他似乎是准备将陈歌捆住,然后一点点拉入自己的身体当中。

    血丝拦在前面,好像一朵张开了口的食人花,等着陈歌自己跳入。

    将碎颅锤放在身前,陈歌看准了血丝合拢的缝隙,他想要侧身钻过去,但是熊青早已料到了他会这么做,血丝合拢的速度陡然变快。

    陈歌现在就像是跑进了凶兽的嘴里,想要从闭合的牙缝中间冲出去,他只需要零点几秒的时间就可以逃脱,可惜熊青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脸上的笑容充满恶意,熊青已经开始收拢血丝,他正在把陈歌往自己的身体里拖拽!

    血丝闭合,前面的路越来越窄,陈歌只来得及将一只手伸出去,那血丝就要将他完全淹没。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口袋里的漫画册自己翻动了起来,里面传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躲在墙角的大叔提起了笔,拿起了漫画当中的漫画册,他翻到了空白那一页,勾画出了熊青的外貌。

    在他画完以后,已经变成红衣厉鬼的熊青脑袋好像被重击了一下,有一股力量要将他吸走,这股力量只持续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就被熊青摆脱。

    可就是因为这不到一秒的拖延,让陈歌从血丝缝隙当中逃了出来!

    他抓着碎颅锤头也不回继续往前冲,根本没有和怪谈协会交手的意思,反而跑的更快了。

    看到这一幕,两个黑袍人隐约明白了什么。

    这个家伙根本不是来找他们麻烦的,只是想要祸水东引,让他们来背锅!

    死里逃生,陈歌玩了命的继续往前,他迂回了一大圈才敢停下脚步。

    在他身后,被闫大年摆了一道的熊青气急败坏,和活棺村里的各种鬼物厮杀在了一起。

    朱姓女人也发觉这是个机会,让鬼婴和朱新柔一同上去偷袭。

    三方混战,已经彻底乱了套,一眼看去,到处都是哀嚎的鬼怪。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却好像个旁观者一样,找到了个角落,躲藏在里面。

    拄着碎颅锤,陈歌后背衣服已经湿透,刚才那一刻实在是太惊险了。

    “红衣厉鬼突然发呆,这就是闫大年的能力?”陈歌翻开漫画,想要当面感谢,可是大叔的情绪却很低落。

    今夜的遭遇,把闫大年好不容易升起的、对生活的美好憧憬给狠狠撕碎,大叔似乎已经对未来不再抱有希望了,一副破罐破摔的样子,拿着笔孤单的在角落画起圈圈来。

    “大叔,打起精神啊!我向你保证,今夜真的只是个意外!你跟着我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陈歌很认真的看着漫画里的闫大年。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