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笔仙的遗书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凶神恶煞?”

    看着门后的恶鬼图案,陈歌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这么一个词。

    “怪谈协会的人为什么要在门后面画一个恶鬼?这东西有什么特殊寓意?”

    鬼屋里非常安静,被恶鬼身上十个眼睛盯着,就算陈歌经历了很多事情,此时也觉得有点不舒服。

    “围绕着新世纪乐园,一共发生了五起凶杀,死者眼睛全部被挖去,受害者丢失的眼睛会不会就在这恶鬼身上?”

    陈歌慢慢蹲下身体,用指尖轻轻触碰门板,那图案不是画在门上的,更像是嵌在门内,用手触摸表面根本感觉不出什么。

    “去活棺村之前,颜队跟我说过挖眼案的一些情况,死者全部都是有罪之人,包括抢劫犯、小偷,还有在逃通缉犯等。”

    “用来进行仪式的是有罪之人,而门中的恶鬼又恰巧背着各种刑具,似乎象征着惩罚,最奇怪的是这恶鬼突然绘制在门内,正对着门后的世界。”

    陈歌思索了很久也没弄明白怪谈协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等到今夜十二点,门开的时候再过来看看吧。”

    陈歌将房门关好,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把地上的木板又全部捡起钉在了隔间门上。

    处理完这些后,陈歌抱起被撕破的布偶,带着白猫进入工具间。

    打开灯,找到针线,陈歌开始修补布偶。

    会针线的男人很少,不过陈歌是个例外,鬼屋之前不景气,演员的服装大多都是他自己做的。

    在手被扎了无数次后,他陈歌终于成了一个裁剪、缝纫、针线样样精通的男人。

    “我爸妈从小对你比对我都好,要让他们看见你受伤,肯定特别心疼。”

    陈歌耐心缝合布偶后背上的裂口,手里的布偶虽然简陋,但是陈歌知道其中躲着一个美丽纯净的守护灵。

    修补到一半的时候,陈歌忽然发现布偶袖子里有一根又长又细的红色钉子,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这钉子不是我从第三病栋院长办公室带回来的吗?”

    第三病栋试炼任务时,陈歌在院长的柜子里发现了很多信件,那个柜子没有被外人碰过,四角都被这种长钉钉死(详见167章)。

    当时陈歌觉得这钉子有镇邪的功效,所以在后来去取碎颅锤的时候,顺便把红钉全部拔了出来,带回鬼屋。

    “钉子前端有血迹,说不定是凶手留下的,明天可以找颜队,让他帮忙鉴定一下。”

    陈歌把钉子收好,又继续开始修补布偶。

    时间慢慢流逝,无聊的白猫跳进线团里自己玩了起来,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弄得,身体被线团缠住,拖着放线团的小筐满屋跑。

    陈歌没有管它,把布偶后背上的伤口补好,轻轻将其捧了起来。

    这个布偶身上有一新一旧两道特别明显的伤口,新伤口就是刚才怪谈协会留下的,还有一道老伤口在脖子上,几乎快把布偶的脑袋给扯掉。

    手指抚摸布偶脖颈上的伤口,陈歌回忆起许多年前的事情。

    布偶制作好后,陈歌的父母一直要求他将布偶带在身边,无论去哪里都要带在身上。

    一个男孩子随身带着一个布偶,让人看到总感觉怪怪的,陈歌心里不乐意,不过也没有因为这件小事和家人争吵。

    从小在鬼屋里生活,陈歌胆子很大,对什么都有很强的好奇心。

    他父母也没有约束过他,只是严令禁止他自己一个人去九江东郊。

    陈歌一直不理解自己父母的做法,直到有一次学校组织郊游,全班人去九江东郊的水库附近玩。

    刚开始也没什么异常,大概下午三四点的时候,陈歌看见有人在对他招手,那人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还喊出了他的名字。

    陈歌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师,在老师陪同下朝着那条小路走去。

    他隐隐约约看到路的尽头有一座红房子,房子四周有很多孩子在玩奇怪的游戏,再往后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和老师晕倒在路边,醒来的时候自己怀里抱着伤痕累累的布偶。

    “那个时候应该就是你救了我。”陈歌摸着布偶脖子上的伤口,直到今天他才明白了很多事情:“以前是你守护我,以后我来保护你们。”

    把布偶放进口袋,陈歌拿出碎颅锤,去所有场景转了一圈。

    小小一家在午夜逃杀场景当中,没有损伤,掀开木板,陈歌又进入地下暮阳中学场景。

    二十四个人偶老老实实呆在最后一间教室里,没有一个往外跑,装的就跟真的人偶模型一样。

    继续往前,进入女生宿舍,被透明胶带包裹的笔仙倒是带给了陈歌一个惊喜。

    白纸上写着一句话:凶手背着一具尸体,他称呼那具尸体为妻子!帮我照顾好王欣,为我报仇!

    陈歌看着笔仙留下的“遗书”也是被惊呆了:“你倒是有情有义,生死关头,还不忘自己那个好朋友……”

    检查了一下圆珠笔,发现笔仙完好无损,陈歌放下了心。

    他拥有一个会自己写遗书的厉鬼,这一点估计怪谈协会会长都没有想到。

    “凶手背着尸体,可以确定今天来我鬼屋的人就是十号,他称呼自己背上的尸体为妻子,这倒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检查了所有场景,可能是因为时间紧迫的原因,怪谈协会会长并没有破坏鬼屋,他的主要目的还是一楼卫生间的那扇门。

    鬼屋里没有被动手脚,陈歌松了口气,他全副武装回到一楼卫生间,默默等待时间流逝。

    鬼屋里这扇门对怪谈协会来说是争夺的宝贝,但是对陈歌来说却没什么用,他对“门”了解的太少,因为未知,所以有些抵触。

    守在隔间门口,一直到晚上十一点五十九分。

    原本正在撒欢的白猫突然跑进了卫生间,冲着那扇门呲牙,陈歌也感觉到了异常。

    在门快要开启的时候,整座恐怖屋里的所有鬼怪好像都有所反应。

    握紧碎颅锤,陈歌按下复读机开关,随时准备唤出许音帮忙。

    秒针在转动,当所有指针重合在一起的时候,原本画在门内的恶鬼图案浮现在门板上,那十个眼睛全部活了过来,看着根本不像是画,而是真实的,会转动的眼珠。

    随着时间推移,门上开始出现细密的血丝,那怪物的表情也变得更加狰狞。

    血丝在怪物身上蔓延,每经过一枚眼珠,那枚眼珠就变得血红,一直到第十枚眼珠时才出现意外。

    无论血丝如何缠绕,都无法染红最后一枚眼珠。

    陈歌慢慢靠近,走到近处后他才发现,这最后一枚眼珠好像被人用什么尖锐的东西戳瞎了。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