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最病态的美(4000字)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高汝雪想要乘坐电梯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下楼的雨衣人,这应该只是一个巧合。”

    警方的搜捕带给雨衣人很大的压力,陈歌换位思考,觉得凶手应该是想要离开栖霞湖小区,准备逃离这个地方。

    “暂时还不能确定,不排除尾随谋杀的可能。”李政看着电梯里的监控探头:“我们也怀疑过凶手就住在栖霞湖小区当中,因为小区里有部分监控探头在三天前被人破坏,而那也正好是第一起挖眼案发生的时间。”

    李政说完后狐疑的看了陈歌一眼,警方在掌握了大量线索的情况下,才推断出凶手有可能住在栖霞湖小区,而陈歌孤身一人,在没有团队的帮助下,不仅确定凶手在栖霞湖小区,甚至连凶手所住楼层都说了出来。

    坦白说,如果不是李政对陈歌很熟悉,他甚至怀疑陈歌也和这个案件有关。

    进入电梯,小区物业人员为陈歌和李振提供了二十三层所有住户的基本信息。

    户主名字里没有韩宝儿这三个字,根据物业工作人员回忆,三号楼二十三层好像也没有特别漂亮的女人。

    “陈歌,你会不会是弄错了?”

    警察来到的栖霞湖小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封锁了三号楼,他们已经排查过大部分住户了。

    陈歌对笔仙的预测能力也不是太放心,他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

    思考了一会,陈歌扭头叫来物业工作人员开口问道:“二十三层楼梯拐角有没有安装监控?”

    “十五楼以上的监控很早以前就坏掉了,一直没来得及修,主要是之前请人修过,后来又莫名其妙的坏掉,反复几次后,我们也就没有再去管。”物业工作人员说话小心翼翼,这毕竟是他们的失职:“我们小区有三班保安,以前也从来没有出过事情……”

    “以前没出事,不代表以后不会。”陈歌没有跟工作人员计较:“你跟三号楼二十三层的住户熟不熟?这一层有没有住什么行为举止不太正常的人?”

    “不正常的人?”工作人员摇了摇头。

    “那你们有没有接到过居民投诉?比如半夜某个房间里传出奇怪的声音,或者闻到什么刺鼻的气味?”陈歌开口询问,李政在旁边都插不上话。

    工作人员沉思了一会,目光看向走廊深处的某一扇房门:“我们接到过住户的电话,不过不是投诉,是求助。”

    “求助?”陈歌和李政都停下了脚步。

    “二十三层有一户经常发生家暴,闹得很凶,不过我们从来没有接到过当事人的求助电话,都是邻居实在听不下去打给我们的。”工作人员带领陈歌和李政来到走廊最深处的哪一户门口:“就是这家。”

    对应着物业提供的户主信息,住在这里的人叫做裘猛,是一个很有名的高档俱乐部健身教练。

    “你们要找的人应该不是他,裘猛身高快一米九,那个雨衣凶手的监控视频我也看了,最多只有一米七,肯定不是同一个人。”

    “开门,先进去看看。”这时候陈歌不会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

    工作人员似乎是有些害怕裘猛,有些不情愿的敲了敲门:“有人吗?我们是物业的。”

    屋内非常安静,没有人回应。

    陈歌碰了一下李政的肩膀:“这家可能有问题,叫你们的人过来,实在不行就使用暴力开门吧。”

    “你说的真简单,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也没有权利破门而入。”李政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至少要征求颜队同意才行。”

    两人交谈的时候,房门里忽然传出了脚步声,片刻后防盗门被打开,一个高大帅气、身材健硕的男人站在门口。

    他睡眼朦胧,打着哈欠,眼睛稍有些红肿,似乎连续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你们有事吗?”

    物业工作人员脸上挤出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一个杀人凶手好像躲藏进咱们小区里了,警察想要问你一些事情。”

    “问我?”男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慢慢清醒过来,看到李政身上的警服后,神色发生轻微变化:“我一直在家里睡觉,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能进去聊吗?”陈歌五感非常敏锐,在开门的时候,他隐隐闻到空气中有股淡淡的血腥味。

    裘猛看了陈歌一眼,不太愿意让外人进入自己家中。

    “这是我的证件,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工作。”李政出示完证件之后,当着裘猛的面拿出对讲机,让一组的其他成员来三号楼二十三层集合。

    知道无法逃避,裘猛打开了防盗门:“进来吧,家里比较乱。”

    客厅桌子被掀翻,各种东西散落一地,花瓶也被摔碎,几朵明显是刚买的鲜花掉在了地上,似乎还被人狠狠的踩了几脚,花瓣都被碾碎了。

    “家暴?”陈歌第一个进入客厅,看到屋内的场景后,脑中首先浮现出的就是这个词语。

    “有什么要问的就赶紧问吧。”裘猛脸色阴郁,他很讨厌外人来自己家,这让他有一种秘密被曝光的感觉。

    “今晚八点到十二点之间,你在哪里?”

    “在家玩电脑。”

    “谁可以证明?”

    “需要证明什么?我又不是凶手,你们找错人了!”裘猛大声喊道,他脾气很不好,就算面对警察依旧压不住火。

    “我再重复一遍,谁可以证明?”李政此时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他身高体型和裘猛比起来都不占优势,但是给人的感觉,真打起来,他可以在几招之内制服裘猛。

    “我七点半到家,吃了个饭,然后开始打游戏。”裘猛最后还是服软了,他打开电脑:“我平时没事喜欢玩直播,教人如何锻炼肌肉,今晚有点烦不想跟人说话,就一个人直播打游戏去了。”

    查看了直播录像,裘猛说的都是实话,八点到十二点之间他一直在打游戏。

    “今晚你为什么会感到烦躁?”李政不放过裘猛话里的任何一个疑点。

    “跟女朋友吵架了。”

    “你动手打了她?”李政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客厅。

    “是。”

    “为什么打她?在什么时间打了她?”

    “这也要说吗?”裘猛脾气很差,他好像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大概十点到十点半的时候,当时我正在直播,摄像头也没有关,不信你们可以自己去看录像。”

    裘猛所说的时间,正好是雨衣人蹲在高汝雪房门外,准备袭击她的时间。

    如果裘猛说的都是真的,那他和他女朋友的嫌疑都将被排除。

    李政使用裘猛的电脑找到了那段直播录像。

    裘猛在玩游戏,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画面中响起他女朋友的声音,双方因为一点小事争吵起来,随后裘猛从摄像头前离开,屋内花瓶被摔碎,桌子也被掀翻,接着就听到了辱骂和哭喊的声音。

    “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但有时候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裘猛轻描淡写的态度,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愤怒。

    “任何时候,对无辜者使用暴力,都是对人权的践踏。你要清楚,家暴致人受伤,也是可以判刑的。”李政站起身,朝旁边物业工作人员招了下手:“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你们必须要重视起来,纵容只会助长他犯下更大的错误。”

    “明白。”

    李政站起身,似乎是有些不放心:“你女朋友现在在哪?我要看一下她的伤势。”

    “在卧室,她把门反锁了,我进不去。”裘猛背着沙发,一点要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你家里应该有卧室门的备用钥匙吧?把门打开。”

    “你们警察都这么闲?外面不是还有杀人犯没抓住吗?我自己家的事情自己解决就可以了。”裘猛双眉拧在一起,手臂上浮现出一条条青筋。

    “正因为我是警察,所以我不能不管。”李政盯着裘猛,指了指卧室:“开门。”

    他态度坚定,裘猛自知无法糊弄过去,起身从衣柜里翻找出钥匙,打开了卧室门。

    和一片狼藉的客厅不同,卧室里所有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也不知是被人打扫过,还是原本就没有弄乱。

    屋内隐隐能听见女人的哭声,很低,好像是受了委屈,又偏偏不敢哭太大声。

    “家暴不能被纵容,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寻找当地妇联,或者直接报警也可以。”李政看着床上背对他躺着的女人,仅从背影看不出什么问题。

    但是多年的从警经验让他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他绕到床铺另一边,看向女人的脸。

    局里的犯罪侧写师画出了凶手的外貌,挖眼案凶手有几个特点,手持特殊杀人器具,力气不大,外貌很美,为人亲和,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这些李政早已记在心中,可就在他快要看到女人低垂的脸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接通电话,李政发现是颜队打来的,颜队告诉他已经发现挖眼案凶手,让他马上带人过去。

    收到命令,李政匆匆瞟了一眼床上的女人,那女的头发半遮着脸,看不出到底长的怎么样。

    出于对颜队的绝对信任,他简单交代女人几句后,直接走出卧室。

    “凶手已经抓到了,陈歌,我们马上过去!”李政拿出手机朝外面走去,但是被陈歌拦了下来。

    “别急着走,这个人好像在撒谎。”

    李政快要看到女人的脸时,正好收到颜队的电话,这在陈歌看来不太正常。

    更让他感到疑惑的是,市分局刑侦队平时在现场都是用对讲机联络,为何偏偏就这一次颜队要用手机给李政打电话?

    “你们来看看这个被摔碎的花瓶。”陈歌指着地上的碎片:“如果是不小心撞到了柜子,花瓶从柜子边缘滚落,应该碎在柜子附近才对。可是你们看碎片溅射的中心点,这个点距离柜子足足有一米多远,也就是说,这花瓶不是自己掉落的,而是被人举起来故意摔碎的。”

    李政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这样的。

    “刚才你进入卧室的时候,我朝里面看了一眼,卧室里干干净净,地板上连一点水渍都没有,这和客厅完全不同。我很好奇一个失去理智的男人,为什么偏偏只在客厅某一块区域发疯?”

    陈歌朝四周看了看:“厨房、卫生间都很干净,只有客厅被弄乱,而且乱的很克制,所以这很有可能是故意布置出来的。”

    他拽着李政往后退了一步:“一对无辜的夫妇,为什么要在这么敏感的夜晚,营造出家暴的假象?他们是不是在掩饰什么?还有刚才男的提供的不在场证据,整段直播录像当中,只有他自己的身影,他的女朋友却一直没有现身,我很怀疑那录像有问题。”

    被陈歌这么一说,李政也觉得有蹊跷,他让物业的工作人员离开房间去通知后面的人,然后自己和陈歌一左一右围住了裘猛。

    在陈歌说那些话的时候,裘猛刚开始还表现的很冤枉,但到了最后他直接沉默了。

    “别做不必要的反抗,站起来!”

    同时面对李政和陈歌,裘猛低下了头,过了很久,他似乎才做出决定:“那五起挖眼案,其实都是我做的,我跟你们一起离开。”

    “你是凶手?”李政和陈歌对视一眼,同时明白了这个男人的想法,他想要替她女朋友顶罪。

    “站起来!不要乱动!”李政拿出对讲机,正要向颜队汇报,他的手机又突然响了起来,打开一看竟然还是颜队的电话。

    “喂?颜队!我这边发现疑犯!请求支援!”李政说完后,手机那边颜队只说了三个字。

    “往后看。”

    李政本能转头看了一眼,卧室里那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后,一个个骨瘦如柴的小孩爬上了李政的身体。

    更诡异的是,李政似乎没有看到这些,他双眼盯着女人黑洞洞的眼眶,好像被催眠了一样。

    “我不想杀你们,你们非要找死。”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感觉她年纪不小了,但如果看见她那张脸的话,所有人都会震惊。

    很难形容出那种美,杂糅着病态和疯狂,好像是一朵开在墓地上的玫瑰。

    汲取死亡的养分,绽放出惊心动魄的美。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