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对不起(4000字)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手机鬼怯生生的看着陈歌,双手捧起脖子上的老式手机,泛着绿光的屏幕上显示有99个未接来电,每个未接来电的备注都是——老妈。

    陈歌感觉手机鬼也不像是怨灵,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一点仇恨和恶毒,就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一样。

    “你想让我帮你找妈妈?”

    手机鬼点了点头,他扬起干瘦的手臂,冲着陈歌比划着什么。

    弄了半天发现陈歌还没明白,他忽然拿起自己脖颈上挂着的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给陈歌。

    手机轻轻震动,陈歌滑动自己手机的屏幕,点开了手机鬼发送给他的那条信息。

    “我妈一直在找我,我想让你用我的手机,给我妈发送一条信息,我的手机在东郊荔湾镇。”

    “你的愿望就是给自己母亲发送一条信息?”陈歌点了点头,每个鬼怪都有自己的故事,正因为生前太过不甘,实在无法放下,所以它们才会滞留在人间。

    将手机鬼收起,陈歌准备今天就去把他的愿望实现:“这么特殊的鬼怪放在怪谈协会手中简直就是浪费,只有我才能将他的能力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

    手机鬼对陈歌的鬼屋有大用,只要手机鬼全心全意帮他,那以后敢在他鬼屋使用手机拍照、录像的游客会越来越少。

    洗了个凉水澡,陈歌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然后简单打扫了一下鬼屋卫生。

    早上九点,乐园开始营业,天空有些阴沉,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游客的热情,相比较前几天,今天的游客数量又增加了许多。

    一星场景对熟客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大多数游客开始参观二星场景,最顶尖的那一批游客则开始挑战三星场景。

    一个早上的时间,已经有六七波游客进入活棺村和第三病栋两个场景中参观,游客对于新场景的适应能力要比陈歌想的还要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恐惧的阀值,而随着不断体验恐怖场景,游客心中的这个阀值在不断提高,这也让陈歌感受到了压力。

    “第三病栋试炼任务的奖励是那十个精神病,真要把他们放在第三病栋当中,不需要其他布置就能把游客直接吓哭,关键现在的问题是我不能保证那些精神病人的灵魂百分百听从我的命令,他们太疯狂了。”

    为了确保游客的安全,陈歌并没有使用第三病栋的病例单。

    “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等有人快要通关的时候,只能先让老周他们三个进去为游客送温暖了。”

    陈歌对游客的关心体现在方方面面,他一边挖空心思想要吓到游客,一边又担心游客的安全:“这年头做生意太不容易了。”

    坐在鬼屋当中,陈歌将游客送入地下场景后,就靠在一边休息了起来。

    他现在的作息时间已经跟张雅差不多了,昼夜颠倒,晚上生龙活虎,白天挤时间睡觉。

    拿出手机,陈歌上网搜了一下荔湾镇的信息,那只是个很普通的小镇。

    “手机鬼的手机在九江东郊,他最开始出现的地方应该也在东郊,可他为什么会落到怪谈协会手中?怪谈协会和九江东郊也有联系?”

    陈歌摇了摇头,觉得可能性不大。

    忙碌了一整天,晚上六点多钟,鬼屋才停业。

    等到徐婉和顾飞宇下班后,陈歌先给李政打了个电话,询问一下要如何配合他们。

    李政给他的回答是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等待他们的通知。

    警方既然这么说了,陈歌自然不会过去添乱。

    他进入员工休息室,将碎颅锤、复读机等等东西装进背包,确定没有遗漏后,关上鬼屋门,打车再次前往九江东郊。

    和昨天晚上不同,陈歌现在底气十足,心中不仅没有害怕,还隐隐有一丝期待。

    荔湾镇不算太偏僻,出租车只开了三十多分钟就把陈歌送到。

    下车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小雨,陈歌没有带伞,付了车钱,匆匆躲入旁边一家手机营业厅当中。

    “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服务员看陈歌打扮比较另类,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没事,你忙你的吧。”陈歌拿出漫画册,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沟通手机鬼。

    没过一会儿,他的手机收到了手机鬼发送的新信息。

    “荔湾镇东街普明公寓楼顶?这是地址吗?”陈歌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又找到刚才的那个服务员:“麻烦问一下,普明公寓怎么走?”

    “沿着这条街直走,最破旧的那几栋房子。”服务员人挺好,以为陈歌是外来租房的,还特意交代了几句:“东街那边有点乱,卫生也差,你最好还是住西街,房租也贵不了多少。”

    “多谢。”陈歌背着包,冒雨前往普明公寓,他一路小跑,花了十几分钟终于找到了手机鬼所说的公寓楼,这栋楼估计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看着非常破旧。

    “就是这里吗?”

    陈歌进入公寓楼当中,这地方几乎看不到什么租客,很多房门上都落着厚厚的灰尘。

    他一口气爬到了顶层,通往楼顶的门上了锁。

    锁头上满是锈迹,锁眼已经锈死。

    “看来很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陈歌从背包中取出碎颅锤,将锁头砸落,推开了门。

    公寓楼顶部堆着一些垃圾,靠墙的位置摆着一排排花盆,不过里面的植物早已枯死。

    “手机鬼的手机掉在了这里?”

    陈歌四处寻找,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几个水缸上。

    这水缸似乎是楼内租户用来腌制泡菜的,每一个水缸都被封死,上面还压着石头。

    陈歌手持碎颅锤慢慢靠近,他将水缸上的石头搬开,打开了第一个水缸。

    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紧接着陈歌又搬开了第二个水缸上的石头,刚一搬开,一股怪味就从水缸中飘出。

    掀开盖子,陈歌往里面看时,眼皮轻轻跳动了一下。

    水缸里有一个骨瘦如柴,身体已经干掉的孩子,它的脸部轮廓和手机鬼很像,胸口还挂着一个老式手机。

    陈歌站在旁边默默看了好一会,直到头发被雨水打湿:“找到你了。”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正准备报警,手机鬼突然给他发送来了一条信息。

    “在告诉警察之前,我想先用我的手机,给我妈发条信息,她肯定担心坏了。”

    “一定要用你的手机吗?”陈歌不知道手机鬼为什么不让报警,不过他尊重手机鬼的想法:“好。”

    他不想破坏现场,对着水缸拍了几张照片,将男孩尸体上的手机拿出。

    这么多年过去了,手机早已无法正常开机。

    他把水缸盖子重新盖上,准备等完成手机鬼的遗愿之后再过来。

    收起碎颅锤,陈歌匆匆下楼,跑回之前避雨的那个手机营业厅。

    雨势慢慢变大,他的外衣已经湿透。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吗?”服务员刚刚见过陈歌,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又回来了。

    “你们这里能给手机充电吗?这种型号的?如果这个手机没办法用,那就先把里面那张卡取出来。”

    陈歌将手机递给店员,那人看完后有些为难,在柜台里翻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能用的充电器:“先生,你这手机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啊。”

    “这个手机我好多年没有用过了,真要无法开机也没事,你把卡取出来,我需要里面那个电话号码。”陈歌理解手机鬼的想法,他妈妈一直在找他,所以他想要用自己的电话给他母亲回一条信息。

    “好多年没有用过?”服务员摇了摇头:“用户手机欠费超三个月,号码就会被回收,你这个号估计已经被注销了。”

    “注销?”陈歌站在柜台旁边,手握紧了口袋里的漫画册。

    “我帮你查一下吧。”服务员很有耐心,她打开手机后壳,将里面的SIM卡取出,通过大卡上的20位数字,查到了这张手机卡的信息。

    看着电脑屏幕,服务员有些惊讶:“你这张卡还真的可以正常使用。”

    “能用?不是说三个月号码就会注销吗?这手机至少几年没有使用过了。”陈歌看向电脑屏幕,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欠费三个月就会注销,但你这手机号从七年前办卡到现在,每个月都有人会往里面充话费,这是账单。”

    电脑屏幕上清楚显示了这个号码七年来的缴费记录,最近的一次缴费就在昨天!

    服务员看着陈歌,脸上露出笑容:“先生,虽然你自己都忘了这个号码,但是有人没有忘,她能坚持七年,真挺不容易的。”

    “谢谢。”

    陈歌直接在营业厅里购买了一款能插大卡的手机,背着包走了出去。

    他将手机卡插入手机,看着外面不透光的天空,钻入后巷唤出了手机鬼。

    “这是我们的约定。”

    陈歌将手机递给手机鬼,瘦小的手机鬼抱着手机,身体在发抖。

    雨越下越大,陈歌默默蹲在手机鬼面前,看着他的脸:“要不,我带你去见她一面怎么样?”

    手机鬼摇了摇头,他拿着手机也不敢发送信息,过了许久又将手机还给了陈歌。

    “她害怕手机被注销,你再也联系不到她,所以每个月都会给这个号码充话费,她一直在等你。”

    不知是不是陈歌的话起了作用,手机鬼给陈歌发送了一条信息,然后直接消失了。

    点开那条信息,上面是一个地址——东郊普园路37号童童花店。

    陈歌没有停留,拦下出租车赶往手机鬼说的那个地方。

    快八点时,陈歌找到了普园路37号,这时候雨已经下的很大了。

    陈歌的外套被打湿,他贴着街道一侧,终于在街角看到了那家花店。

    面积不大,不过布置的很温馨,走到跟前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推动玻璃门,风铃声随之响起,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捧着篮子,好像在思考要如何搭配枝叶、主花和衬花。

    她听到风铃声响起,赶忙放下手中的篮子,站起身。

    陈歌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很普通、很平凡:“你好,我想订一束康乃馨。”

    “送母亲的吗?她喜欢什么花色?”女人领着陈歌走到旁边。

    “我不是太懂,就按照你喜欢的样子来做吧。”

    “那你明天早上来取,或者我到时候给你发图片,你满意了,我再给你送过去。”

    “好。”陈歌左右看了看,发现花店柜台前面有一个小木牌,上面贴着一个很可爱的男孩的照片:“这是你孩子吗?”

    女人点了点头,目光有些复杂:“他叫童童,六年前在花店附近玩的时候失踪了,警察怀疑是被人贩子给拐走的。”

    “人贩子?”陈歌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趁女人跑神的时候,将那束花的钱悄悄放在柜台上:“你孩子一定会没事的,或许他也在想着你。”

    没有再打扰女人,陈歌朝店外走去。

    “等一下!”女人突然朝陈歌喊了一声,她钻进里屋。

    “怎么了?”

    在陈歌诧异的时候,女人从屋子里拿出了一把伞:“外面下雨了,你先拿着,明天来取花的时候再给我。”

    陈歌说了声谢谢,但是却没有接那把伞,直接走出了花店。

    风铃声被大雨淹没,陈歌绕了一圈,走进了花店对面的咖啡馆。

    他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将手机鬼唤出。

    “跟她说句话吧,她一直在等你。”

    陈歌把那个新买的手机递给手机鬼,这个看起来干瘦可怜的小家伙,双手握着手机,站在橱窗玻璃旁边,默默的看着街对面。

    花店的灯熄灭了,女人提着包,拿着伞走了出来。

    她像平时那样锁好花店的门,然后朝着远处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模糊,手机鬼终于拿出手机,他思考了很久,用他自己的手机号,给女人发送了一条信息。

    “对不起。”

    街对面,女人听到自己手机响了一声,起初她并没有在意。

    一手撑伞,一手取出手机,可等她看到手机屏幕上的信息时,身体好像是凝固了一样。

    雨伞掉落,她捧着手机一个人站在大雨当中。

    咖啡馆里,手机鬼趴在橱窗上,隔着冰冷的玻璃大哭了起来。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