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我还专门为你煲了一锅汤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原来是这样啊。”小顾有一丝失落。

    “身正不怕影子歪,只要不做亏心事,活的光明磊落,就算撞见了鬼,他也会怕你三分。”陈歌传授了自己的秘诀,小顾深以为然。

    “我明白了,谢老板指点。”

    “以后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我会带你去看更精彩的风景。”陈歌身边没有一个可用之人,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小顾的出现,让陈歌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准备亲手培养出一个合格的恐怖屋员工。

    “在公交车上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徐婉在内。”陈歌打开了鬼屋的门,带着小顾进入其中:“你今晚去员工休息室睡吧,记住,不要乱跑,更不要进入场景当中。”

    “那老板你睡哪?要不我们挤一挤?”小顾有些不好意思。

    “你就别管我了,等会我陪你去卫生间换身衣服,再上个厕所,然后你天亮之前就不要从员工休息室里出来了。”

    “上厕所这个我自己去就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小顾还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处境,西郊恐怖屋论危险性已经是三星恐怖场景当中最顶尖的存在了。

    “厕所里有一些道具,我担心你不小心碰着。”陈歌随便找了个借口,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进入员工休息室,拿了两套自己的衣服递给小顾:“先换上,湿衣服给我就行了。”

    全部弄好之后,陈歌关上了员工休息室的门:“好好睡一觉吧,明早我来叫你。”

    “行。”

    房门关闭,小顾坐在床边,心里挺过意不去。

    自己睡床,老板睡地板,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陈哥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平时他不说,但我能看出来,他是个好人。”

    掀开薄毯,小顾正要往上躺,突然听见了一声猫叫,他赶紧站了起来。

    薄毯下面,一只拥有异色双瞳的大白猫,懒洋洋的瞥了小顾一眼。

    那眼神仿佛是在说,哪来的弱鸡?

    “你好。”小顾抓着薄毯,委屈的站在床边,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白猫并没有欺负小顾,轻轻咬着一个很可爱的布偶,十分灵巧的跳到了旁边的书桌上。

    猫抓按下电灯开关,员工休息室内重新陷入黑暗当中。

    抱着毯子,小顾傻傻的站在原地。

    “乖乖,它还会自己关灯……”

    陈歌在门外呆了一会,看到灯光熄灭,才放心离开。

    他也换上了一套新衣服,然后提着半边被淋湿的背包进入道具间。

    “东郊的情况比较复杂,这可能和荔湾镇那扇失控的门有关,高医生说那扇门曾经被怪谈协会掌控过,我现在想要获得这方面的信息,倒是可以从怪谈协会成员入手试试。”

    翻箱倒柜,陈歌找到了会长的委任书和第三病栋的病例单,带着这些东西来到地下场景里。

    按下复读机开关,陈歌推开了暮阳中学最后一间教室的门。

    穿着校服的人偶们老老实实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就好像准备高考一样,一个个神色肃然。

    “别紧张,我只是想让你们见一下新朋友。”陈歌站在讲台上,第一次沟通了病例单中的厉鬼,将里面那几个疯子的灵魂全部放出。

    他们生前是最病态扭曲的疯子,死后怨念不散,全部化为厉鬼。

    教室里阴风阵阵,桌椅、门窗哗哗作响,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更有的等着恶毒的眼睛,直接扑向陈歌。

    “许音。”

    鲜血流淌,许音在陈歌身侧悄然浮现,教室里所有哭喊、惨叫声瞬间被压了下去。

    等那几个疯子化作的厉鬼安静下来,陈歌挨个从他们身边走过,这群厉鬼确实和一般的厉鬼不同,他们就算有红衣压着,双眼之中依旧露出危险的光,不怀好意的盯着陈歌。

    “没办法沟通吗?”陈歌又将会长的委任书拿出,他将高医生的字迹向厉鬼展示,当那些厉鬼看见高医生的字迹时,他们眼眸之中出现了一道道黑红色的血丝,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所有厉鬼都在陈歌面前低下了头。

    “没有办法沟通?还是他们对我有怨言,不愿意和我说话?”作为怪谈协会新的会长,陈歌对这些老会员还是比较有感情的,他唤出了鬼屋所有员工,将那几个疯子厉鬼围住,自己从教室里走出。

    ……

    雨势减少,黄玲开着出租车距离自己家越来越近,但是她的车速却越来越慢。

    她心里很纠结,一想到陈歌说过的话她就害怕:“今晚我到底回不回去?”

    以前是不知道,所以才不害怕,现在黄玲自己也不清楚该听信谁的话。

    陈歌说的很有道理,但陈歌毕竟是个外人,贾明可是自己的丈夫,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

    思前想后,黄玲拿不定主意:“还是别回去了,可不回去住哪里?就在车上呆一整夜?万一司机醒过来怎么办?”

    出租车开到了小区门口,黄玲还没做出决定,忽然看见一个男人撑着伞、满脸焦急的站在楼道口。

    “贾明?他在等我?”

    外衣都已经淋湿,贾明看起来有些狼狈。

    “你怎么才回来!”贾明声音有些生气,黄玲停好了车,刚推开车门,贾明就将伞撑到了车门外面:“跟我回家!”

    “我给司机留个电话,他醒来有什么事可以第一时间联系到我。”黄玲在出租车上找了张便签,给司机写了一句话。

    “你今天到底遇见什么了?这司机咋还晕了?用不用送医院去?”贾明看到司机仍旧瘫在出租车后座上,害怕出事。

    “我那个朋友说他没生命危险,就是被吓着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你朋友?你以后少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交朋友,今天那两个看着就不像是好人。”贾明撑着伞,拽着黄玲上了楼。

    房门是打开的,暖暖的光驱散了黄玲心中的寒意和忐忑。

    “我饭菜都给你热了七八遍,死活等不到你人。”贾明指了指桌子上的菜:“我还专门给你煲了一锅汤。”

    “不用了,我没什么胃口。”看着桌上的饭菜,黄玲心里有些感动,但一想到眼前这人有可能不是自己丈夫,所有感动都化为了一种无法表达的恐惧。

    “那行,我来收拾,你赶紧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贾明有些生气,他强压着才没有发火。

    黄玲回到卧室并没有脱掉外套和裤子,她裹了一层薄毯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客厅里,贾明在收拾饭菜,锅碗瓢盆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客厅的灯熄灭了。

    有人进入卧室,躺在了黄玲身边,两边中间隔着一小段距离。

    黑暗笼罩狭窄的房间,黄玲很困,但是她不敢入睡。

    她越想越怕,手心一直在出汗。

    大概十几分钟后,黄玲听到自己丈夫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确定对方睡着后,她才松了口气。

    上了一天班,又开车折腾了那么长时间,她早就撑不住了。

    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黄玲也不知道自己睡着了没有。

    约莫过了一两个小时,隐隐约约的,黄玲好像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自己丈夫拿着菜刀守在房门口,嘴里念叨着用什么东西来做汤。

    冷汗滑落,她脑袋晃动,挣扎片刻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卧室内漆黑一片,非常安静,房门口也没有站人。

    “太吓人了。”黄玲揉了揉头,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翻到了陈歌的电话,她想检查一下一键通话有没有设置成功。

    为防止被旁边熟睡的丈夫看到,黄玲身体缩进了薄毯里。

    手机屏幕散发的冷光照在脸上,黄玲点开通讯录,目光集中在今晚的那一条条通话上。

    “这些才是我丈夫打来的。”视线下移,黄玲全神贯注拖动屏幕,看着手机。可就在这时候,有一根手指伸了进来,按在了她手机屏幕上。似乎是准备拨通某个电话。

    看着那多出来的一根手指,黄玲打了个冷颤,一下从床上坐起!

    手机掉落在床中央,屏幕散发出的冷光映照在旁边丈夫那张脸上。

    他五官熟悉,但表情却有些陌生:“怎么不睡啊?是不是饿了?”

    “没事。”黄玲抱着毯子,起身去开灯,但奇怪的是卧室的灯怎么都打不开。

    丈夫身体直挺挺的从床上立起,他声音愈发古怪,就好像没有听到黄玲的话,自顾自的说道:“饿了就去吃饭吧,我还专门为你煲了一锅汤。”

    PS:大年三十晚上六点,空调给大伙准备了一波红包,关注公众号“我会修空调啊”,大年三十晚上试试手气!六个字的,其他类似公众号都是盗版!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