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旅馆里的最后一个秘密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老人挥刀砍向女人的脖子,在菜刀落下来的时候,女人慌忙躲闪,这一刀最后砍在了女人肩膀上。

    餐桌上出现血迹,老人、女人和学生厮打在一起。

    老人想要杀掉女人,女人拼命反抗,学生则是想要夺走菜刀,他估计是认为老人一刀没有砍死女人,已经失败,接下来该轮到自己了。

    四名房客里只有陈歌操控着小布远远避开:“真是一群疯子,如果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就算旅馆老板有枪,房客们也不是没有翻盘的希望,可惜了。”

    厨师和旅店老板开心的看着三位房客厮杀,陈歌趁着他们注意力被吸引的时候,绕到了旅馆大门处,用鼠标疯狂点击旅馆大门。

    他终于找到机会,将提着脑袋的女鬼放了进来:“这个旅馆能在夜晚营业,里面肯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提头女鬼追着小布来到旅馆的时候,犹豫了很久才准备进来,说明她可能是感受到了威胁。”

    站在漆黑的大街上,用头敲了半天门的女鬼,心中充满了怒火,看到陈歌操控的小布后,直接冲进了旅馆当中。

    “我也没怎么招惹她啊?为什么这么记仇?难道她的死是因为小布的继父?结果小布继父被人杀了,她身上的仇怨无处宣泄,所以盯上了小布?”

    陈歌感觉提头女鬼的存在更像是一种游戏机制,为的就是不让玩家在某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必须要时刻保持警惕。

    晃动鼠标和女鬼拉开距离,陈歌朝着旅馆深处跑去。

    他心里计算着自己和旅馆大门的距离,情况如果出现变化,会立刻离开。

    背景音乐中连续传出三声枪响,旅馆老板似乎朝着女鬼开枪了。

    “打吧,你们打的越激烈越好。”陈歌操控小布躲在角落里,此时女鬼的脑袋已经和身体分离,追着几个杀人狂到处乱跑。

    “陈老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离开旅馆吗?”范聪今晚是真的长见识了,看过陈歌操作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这游戏还可以这样玩。

    原本平静的旅馆现在鸡飞狗跳,陈歌操控的小布简直就是个可以自己移动的灾厄之源。

    “你之前给我说老人是旅馆老板的父亲,他拥有旅馆的备用钥匙?”陈歌操控小布贴着墙壁,朝客房跑去。

    “咱们剧情不一样,我来到旅馆的时候,老人已经被枪杀了,我在他房间抽屉里找到的钥匙。”

    “先把钥匙拿到手再说。”陈歌操控小布进入一号客房,这房间似乎专属于老人,墙壁上挂着很多照片,其中有他和旅馆老板的照片,还有他年轻时和一个女人的照片。

    “那个女的是老人的妻子?

    陈歌用鼠标点击抽屉,屏幕下面弹出了一个对话框——你看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钥匙、很多牙齿和一本破旧的笔记。

    “这老头的癖好很奇怪,喜欢收集牙齿?”

    陈歌点击笔记本,屏幕对话框里出现了新的内容——三月一日,我丈夫疯了,他将我囚禁在厨房冰箱后面的密室里,每天只给我三块面包和一杯水,他禁止我外出,禁止我和顾客接触,他真的疯了。

    三月二日,厨师又在做什么好吃的?我闻到了肉香,好饿,那个疯子就是在故意折磨我!

    四月一日,我已经很久没有吃饱过了,我必须要从这里出去,对,今夜就偷偷跑出去。

    四月二日,我被发现了,我们争吵了起来,那个疯子生气的样子真可怕,他就像一头失控的棕熊,最后竟然拔掉了我的一颗牙齿。

    五月五日,好饿,呆在这里,我迟早会被他折磨死,我一定要离开!

    六月六日,谁能救救我,我丈夫是魔鬼,他竟然想要拔掉我所有的牙齿,这个变态的疯子!

    十一月一日,我恐怕再也吃不了肉了,好饿,好饿……

    笔记上的内容很奇怪,乍一看是在记录老人年轻时的暴行,但仔细读了几遍后,陈歌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可还没等他想明白,背景音乐里就又传出枪响,紧接着屏幕下面弹出了三个选项——你看完了老人妻子的日记,知晓了旅馆最大的秘密,请从下面三种东西中选出你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带在身上。

    一:你拿起锈迹斑斑的钥匙,觉得这把钥匙很可能是旅馆正门的备用钥匙。

    二:你将那些牙齿装进背包,觉得这是很有纪念意义的收藏品。

    三:你把笔记塞入怀中,觉得里面隐藏有很重要的线索。

    看着屏幕上的三个选项,陈歌眉头轻轻皱起:“范聪,这个选择你之前是不是也遇到过?”

    “恩,拉开抽屉就会弹出这三个选项,我当时选择的是旅馆备用钥匙,有了钥匙可以自由进出旅馆大门,就算上锁也没事。”范聪还想再最后挣扎一下,他感觉这次自己应该能和陈歌想到一起去。

    “看来第一个选项可以排除了。”陈歌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鼠标在二、三两个选项之间移动。

    “那就选择三号选项吧,笔记估计有特殊的用处。我看好多恐怖悬疑电影里,笔记里都会留下凶犯的信息。”范大德只是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来做选项。

    “笔记确实很重要,可是笔记里的内容我们刚才不是已经看过了吗?”听了范大德的话,陈歌摇了摇头,最终选择了二号选项。

    “牙齿?这东西能有什么用?”范大德和范聪完全想不明白,但两人又不敢随便开口,只能在旁边小声嘀咕。

    “应该就是牙齿。”陈歌大脑飞速运转,他沉声说道:“刚才那三个选项弹出来的时候,屏幕下方有一句话,‘你看完了老人妻子的日记,知晓了旅馆最大的秘密’。”

    “可这能证明什么?”范聪还是觉得钥匙才是最重要的。

    “旅馆最大的秘密就在老人妻子身上,换句话说旅馆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就是因为老人的妻子。”陈歌用鼠标点击那本笔记,看着笔记的内容。

    “老人的妻子应该是无辜的,丈夫和孩子都是变态,她被囚禁,被拔掉牙齿,饱受折磨,她只是个受害者。”范大德也不理解陈歌的选择。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