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深水之下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钓鱼男也不傻,为防止意外发生,他将麻绳绑在船头,一旦出现问题,岸上的人拉动麻绳就可以将船拖回去。

    “你俩在岸上看着,我那边一举大灯,你们就往回拉。”他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钓鱼灯,深吸一口气,跳到了小船上。

    水面漆黑,谁也不知道下面隐藏着什么,看着有些吓人。

    身体随着小船一起晃动,钓鱼男慢慢坐下,将鱼叉放在顺手的位置,又将钓鱼灯夹在双腿之间,做好这些之后,他才捡起船桨。

    “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张大坡守着的那条麻绳,他真担心钓鱼男一去不回,钓了那么多鱼,最后葬身鱼腹,这下场可就有点惨了。

    “有些鱼越到晚上越活跃,鱼王只在晚上咬钩,说明它就是这一类的鱼,再往后拖,就更加危险了。”钓鱼男强作镇定,他双手握桨,慢慢将船划离岸边。

    “这家伙是真作死。”陈歌很少这样去点评别人,他水性不好,要是换做他,肯定不会这时候过去取鱼漂。

    他不害怕恶灵厉鬼,但此时看着起伏的漆黑水面,他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畏惧。

    那几乎是一种本能反应,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这水面之下有东西,这水库很危险,最好不要靠近。

    钓鱼男距离陈歌他们越来越远,可糟糕的是,鱼漂随着水流,也越漂越远。

    一开始和岸边只有六七米远,现在已经漂到了十米开外。

    钓鱼男背对陈歌他们而坐,放下了顾虑,卖力划动,小船朝着夜光漂所在的位置靠近。

    偌大的水库,安静的吓人,岸边上陈歌和张大坡都屏住呼吸看着钓鱼男。

    他们两个都见过鱼王咬钩,知道这水库里确实住着一个怪物。

    夜色深沉,不见星月,天空被阴云遮挡,水库里水面同样漆黑,天空和水面就好像张开的大嘴,而钓鱼男正在努力朝着大嘴深处划去。

    “快到了。”坐在船上,钓鱼男双眼紧盯着不远处的夜光漂,他紧咬着牙,强迫自己不去看周围的水面。

    “不会出事,鱼王受了惊,这时候应该会避开船只,之前警察夜晚来捞尸的时候,这鬼东西就避开了。”钓鱼男在心里给自己安慰,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不敢有丝毫耽搁。

    周围实在是太安静了,只能听到船桨击打水面发出的哗哗声,这声音让钓鱼男莫名的感到烦躁。

    “鱼漂似乎还在往前漂,这个水流方向对我很不利,不过还好,麻绳很长,我只要在麻绳绷直之前,将它取回来就行了。”

    麻绳一端捆在船桩上,另一端绑在船头,将小船和岸边相连,就像是安全绳一样。

    可能是水流的作用,男人和鱼漂之间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

    小船越划越远,慢慢的张大坡发觉不对:“他已经超过我们十米远了,可我库房里最长的绳子也才十米,难道他是把几根绳子打在一起了?”

    张大坡带着疑惑,伸手抓住的沉在水下面的麻绳,他试着往后拽了一下,并没有受到太大的阻力。

    “不好!”

    他惊叫一声,双手快速往后拉绳子,发现那根连接着岸边和小船的麻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弄断了!

    “快回来!绳子已经被咬断了!”张大坡一下慌了神,他赶紧冲着钓鱼男高喊。

    陈歌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他看着麻绳断口,参差不齐,不像是被刀割断的,反倒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断的。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咬断麻绳,这‘鱼王’不简单。”陈歌伸手摸了一下麻绳边缘,绳子可能是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水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他着重检查了一下断口,发现在断口附近的绳子上也残留着密密麻麻的齿痕。

    “不像是一条鱼咬的,有点像是很多鱼一起扑上去撕咬出来的。”陈歌总觉得那牙印看着很怪,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张大坡还在拼命呼喊钓鱼男,可钓鱼男就好像完全听不见一样。

    “中邪了?”

    在张大坡干着急没办法的时候,钓鱼男终于靠近了夜光漂。

    “只剩下两米了!”钓鱼男是背对陈歌和张大坡坐的,他没有回头看,只知道麻绳和岸边船桩相连,当绳子到达极限的时候,船就会被绳索拉住,现在他还能继续往前划,说明距离河岸不超过十米远。

    “回来啊!”

    身后隐约有什么声音传来,但是钓鱼男却好像被迷惑了心智,他那双死鱼眼紧盯着夜光漂。

    只剩下一米了。

    他往前移动身体,坐到船头,举起了钓鱼灯。

    光亮照在水面上,他发现就算这时候那夜光漂还在往前漂,而且飘动的放向似乎并不完全和水流的方向一致,就好像鱼漂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拖着它缓缓前行一样。

    钓鱼男看着那夜光漂,心里产生了一种很荒谬的感觉。

    仿佛那夜光漂就像是鱼王故意放下的,用来钓自己的一样。

    特制的鱼漂近在咫尺,男人不再犹豫,他将钓鱼灯举起。

    光亮刺透水面,夜光漂附近并没有什么东西存在。

    “虚惊一场。”

    男人一手举着钓鱼灯,另一只手伸向水面。

    在他的手快要触碰到鱼漂的时候,小船附近的水面忽然有了很大的起伏。

    紧接着,在钓鱼灯的照耀下,男人发现鱼漂下方有一大团阴影正在飞速上浮!

    鱼王!

    钓鱼男夜光漂也顾不上捡,一把抓起船上的鱼叉。

    可等他拿着鱼叉再去看的时候,水面下的阴影又消失不见了。

    “跑哪去了?”

    还没等他缓一口气,小船猛地晃动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将船给掀翻。

    “在船下面!”

    钓鱼男蹲下身,降低重心,但是放在床头的钓鱼灯却一下从船上滑落,掉进了水里。

    “糟了!”

    男人眼看着钓鱼灯开始下沉,他非常果断,接着最后的亮光,伸手将夜光漂抓起,然后回头冲着岸上高喊:“快!拉我回去!”

    等他转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距离岸边很远的地方。

    而他手里的夜光漂底部还连接着一根鱼线,那鱼线上缠满了散发着腥味的黑发。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