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我需要一个会潜水的鬼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在获得黑色手机的这段时间内,陈歌也掌握了很多和开鬼屋无关的能力,比如说跟踪和反侦察。

    他手持鱼竿,跟钓鱼男保持着距离,尾随在其身后。

    钓鱼男被吓破了胆,一路小跑,并没有发现陈歌。

    在距离水库不远的地方有几栋低矮的民房,看起来很是破旧。

    钓鱼男鬼鬼祟祟停在某一栋民房旁边,取出钥匙,见左右无人,闪身进去其中。

    “跑的倒挺快。”陈歌等男人进屋后才过去,他趴在门缝处朝里面看了看,民房比他想象中大很多,里面自带一个院子。

    “敲门以还鱼竿的名义进去,还是直接翻进去?”陈歌思考的时候,民房里突然传出一声响动。

    他瞳孔慢慢缩小,顺着门缝继续往里面看。

    钓鱼男跪倒在自家冰箱前面,双手按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呼喊,似乎是在祈求什么人的原谅。

    “他这是在水库里受了什么刺激?为什么要对着冰箱哭喊?难道冰箱里藏着遇害者?”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间接证明了陈歌的猜测。

    钓鱼男对着冰箱磕头,忏悔,灰尘和眼泪模糊了脸。

    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钓鱼男才冷静下来,他用袖子抹了抹脸,从里屋找来铁铲。

    “他要干什么?”

    陈歌在门外看的清清楚楚,钓鱼男顾不上休息,喘着气在小院里挖出了一个大坑。

    “挖坑?藏尸?”

    事情再一次被陈歌猜中,钓鱼男打开冰箱门,从里面取出几个黑色大袋子。

    他手臂颤抖,对着黑色塑料袋又磕了几个头,这才把它们扔进土坑当中。

    “我再也不钓鱼了,以后每年我给你们烧纸钱,要多少我都烧给你们。”

    嘴里念叨着奇怪的话,男人拿起铁铲,准备将挖出来的坑给填平。

    陈歌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要不过会,他还要再自己动手把男人填上的坑给挖开。

    “有人吗?”陈歌轻敲民房的门,他突然喊了这么一嗓子,把钓鱼男吓的直接跌坐在自己挖出来的坑中,脸上的冷汗刷一下就冒了出来。

    “我是刚才水库旁边跟你一起钓鱼的那个人,你鱼竿忘拿走了,管理员让我给你给你送过来。”陈歌就在门缝里盯着对方:“老哥,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用不用我帮你打120?”

    听到陈歌要打120,男人坐不住了,踉踉跄跄爬起来:“不用不用,你把的鱼竿扔在门口就行了,我等会自己去取?”

    “老哥,听你说话声音不太对劲啊!你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没事!我没事!你把鱼竿放下就走吧!”钓鱼男急的满头汗,他一边大喊,一边疯狂将旁边的土推进坑里。

    “我不能走,你现在情况很不对劲!你打开门,让我看看,如果你真没事,我立马就走。”陈歌就是赖在门外不走,钓鱼男爆粗口的心都有了。

    怎么会遇上这么一个人?

    他匆匆用土盖住黑色袋子,然后气喘吁吁的将门打开了一条缝:“我人没事,鱼竿给我吧。”

    “可你脸色好差啊。”

    “鱼竿给我!给我!”钓鱼男快被逼疯了,大吼一声,可能是过于激动,他身体晃动的时候,口袋里的鱼漂掉了出来。

    特制的夜光漂摔在地上,陈歌之前并没有拧紧,那一截小指掉了出来。

    钓鱼男反应比陈歌还要快,直接用身体挡住了陈歌视线。

    “那是什么?”

    “你看到了?火腿肠而已,这就是我的独家饵料。”钓鱼男将鱼漂重新装好,他突然平静了下来,一改刚才的暴躁,还对陈歌露出了一个微笑。

    只不过这勉强的笑容,再配上他那双死鱼眼,看着会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我这鱼竿也是特制的,很贵。谢谢你能给我送回来,要不进屋坐坐吧。”男人在调整呼吸,语气听着怪怪的。

    “好啊。”陈歌一副憨厚老实,没有任何心机的样子,他悄悄按下背包中复读机的开关,进入民房里。

    院子里的大坑还没被填上,到处都散落着黄泥。

    “我准备在这种些蔬菜,刚把地给翻了一遍。”男人突然变得热情了起来:“进屋坐吧,我早上钓了几条江鱼,一会正好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陈歌毫无防备的走在前面,等他进入屋内的时候,跟在他后面的男人悄悄锁上了门,然后举起了手中的铁铲。

    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钓鱼男眼里满是怨毒和恨意,他盯着陈歌的后脑勺,在寻找机会,准备从背后偷袭陈歌。

    可还没等他找到机会,自己眼前的男人忽然将背包取下,然后毫无征兆,没有任何理由的将背包砸向了他的脸。

    太突然了,这跟他之前的计划完全不一样。

    鼻梁被包裹砸中,男人视野被遮挡,没等他缓过神来,肚子传来一阵剧痛,好像是被人狠狠踹了一脚。

    身体撞在房门上,铁铲掉到了一边,他还不清楚发什么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疼痛便从身体各处传来。

    有人在暴打他,脑袋里闪过这样一个想法,他觉得莫名其妙,甚至还有一些委屈。

    “住手!别打了!我日!”双手护住头,铁铲早就不知道扔到了什么地方,他在地上扭动,但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意思。

    足足被打了几分钟,直到对方感觉到累的时候,身上的疼痛感才减弱。

    鼻青脸肿,钓鱼男趴在客厅角落,满脸畏惧的看着陈歌:“你有病啊!为什么打我?”

    “因为你想要杀我。”陈歌捡起地上的铁铲,坐在沙发上。

    “你哪只眼看到我想要杀你?!”

    “我从你眼神中,看到你有这个企图。”陈歌懒的跟钓鱼男废话:“下面我会问你几个问题,老实回答。”

    “你跟我过来,就是为了问几个问题吗?”

    “第一,你刚才在水库里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陈歌开门见山,他不想耽误时间。

    男人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水里面没有鱼王,我看见的是人。”

    “人?”

    “恩,有四肢和头发。”男人眼中的恐惧几乎要溢出:“不止一个,在我把饵料抛进水里的时候,水下有好多类似的东西在往上浮。”

    “数量很多。”陈歌点了点头:“第二个问题,我已经知道你的饵料是什么了,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选择用它做饵料,你是怎么知道它们喜欢这种饵料。”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钓鱼男还在抵赖。

    “这个问题不愿回答也没关系,警察会比我问的详细,第三个问题,你有没有去过荔湾镇,有没有乘坐过104路末班车?”种种和冥胎有关,东岗水库里的水鬼又是种种产生的鬼怪,陈歌想要确定一下钓鱼男钓水鬼,是出于自己的喜好,还是另有目的。

    “荔湾镇?”男人表情茫然,不像是伪装,他应该和东郊的幕后黑手无关。

    又问了几个问题后,陈歌直接报了警:“剩下的事情你去给警察说吧。”

    二十分钟后,接到报案的东城派出所赶到现场。

    “你也跟我们回去一趟吧。”

    “不用那么麻烦,我建议你们多跟西城派出所学习一下,一切从简,以后我们还有很多见面的机会。”

    简单录了个笔录,从警察口中,陈歌也知道了钓鱼男作案的过程。

    他院子里的那具尸体来自明阳小区,这人性格有些变态,在前一段时间回家的路上,他和一个流浪汉发生冲突。

    失手伤了对方,那流浪汉扬言要报复,让他以后不得安生。

    多次冲突后,钓鱼男跟着流浪汉确定了对方的住处,然后来到废弃的明阳小区杀了对方。

    在夜晚抛尸的时候,男人发现水库里一米多长的阴影浮现,那也是他第一次知道东岗水库里有“鱼王”。

    从钓鱼男家里离开,陈歌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他打车回到新世纪乐园。

    “黑色手机上关于的女孩任务还是没有触发,不过可以肯定,她和水鬼有联系,她的那个姐姐很可能就是水库当中的‘鱼王’之一。”

    这个二星试炼任务要比陈歌想象中难一些,水鬼藏在水库里,一个不小心,他很可能就会被拖下去,和在陆地上完全不同。

    “不知道许音在水里实力会不会受到影响。”陈歌背着包来到乐园的水上项目旁边,按下复读机开关。

    夜风中混杂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身穿红衣的许音出现在陈歌身侧。

    “还没找到自己的心吗?”陈歌总能从许音脸上看到一丝忧郁,有时候他也不明白许音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他能做的只是希望许音能开心点。

    驱使许音进入水池,被水淹没身体之后,陈歌发现自己和许音之间的联系减弱了一些,似乎对方的感知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仅仅是一个水池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如果要跳进水库,恐怕会更加麻烦,许音留在我身边不能乱走,我现在还需要一个能够潜入水底的鬼。”

    进入鬼屋,陈歌拿出漫画册,思考了一下自己现在能用的鬼怪。

    闫大年、恶臭男孩、白秋林……一个个鬼怪被排除之后,陈歌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没有存在感的鬼。

    他提着包冲进地下活棺村场景当中,推开某一间老屋的门。

    宅子里歪歪斜斜种着两棵槐树,其中一棵槐树旁边还放着一个大水缸。

    “我的鬼屋里也有一个生活在水中的鬼!”陈歌走向水缸,能看到水缸上漂浮着一个球状物,等陈歌靠近后,那球状物缓缓沉入水缸当中,水面上只留下一串气泡。

    这个鬼是陈歌从活棺村带出来的,似乎是叫做缸鬼,一直躲在水缸当中,平时也带给了游客们很多惊喜。

    “鬼屋带你不薄,今天到了你为鬼屋出力的时候了。”

    陈歌和许音站在水缸两边,他们看着缩在缸底,抱着自己膝盖,不断吐泡泡的鬼,轻轻摇头。

    “你要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水鬼,这么怂可不行。”陈歌让许音把缸鬼从水里捞出,又唤来其他鬼怪,让他们给缸鬼来个紧急特训。

    “我不求你能以一敌百,但最起码你要跑得快,探查清楚后,能把消息带给我。”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