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如果我说

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九点钟乐园开业,留给陈歌的时间不多,他决定现在就过去探探路。

    “李队,你们可千万不要大意,这个人很危险,他绝对不像自己表现出的那么无害,你们别把他当做普通的精神病患者来对待。”陈歌不知道贾明什么时候会醒,嘱托了李政几句话后,离开了病房。

    打车前往贾明最开始租住的地方,天刚亮,大街上人很少,偶尔能看见几辆车经过。

    陈歌一晚上没睡,先是去康复学校追逐水鬼,接着又进入水库捞尸,最后又回到医院配合警方调查贾明,整个晚上的时间被他充分利用了起来,没有休息一刻钟。

    头脑昏沉,困意袭来,陈歌在出租车上小睡了一会,到了地方后才被司机叫醒。

    只睡了几分钟,根本没什么用,陈歌感觉脑袋里好像灌了水一样。

    搓了搓脸,他进入小巷,一股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可能是建筑布局的问题,外面的光线很难照到巷子当中。

    “怪不得贾明从小楼里逃出来后不敢停留,一直跑到马路上才放松下来。”

    这里是老城区,周围的建筑都不高,大多是一些两三层的小楼,看着十分破旧,其中还有一些墙壁上写着红色的“拆”字。

    “贾明在医院里讲的那些事情应该是发生在几年前,希望老太太没有搬走,房子还在。”

    他根据李政提供的地址,在小巷里摸索了半天才找到老人的房子。

    左右两边的邻居都已经搬走,有一家窗户上还破了个大洞,应该很久都没有住人了。

    “这地方还挺难找的。”陈歌进入楼道,看见墙角摆着几盆花,可能是长久没有被阳光照射的原因,花朵大多凋零,枝叶枯黄。

    “有人吗?”陈歌敲了敲一楼的房门,轻声喊道。

    无人应答,楼道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回音。

    扭头朝楼上看了一眼,陈歌总觉得这小楼里怪怪的。

    他试着拉动房门,一楼的防盗门直接被拉开。

    “没锁?”陈歌心里好奇,将防盗门彻底打开。

    一股浓浓的霉味从房间里传出,屋子里堆放着一些老物件,沙发还是二十几年前那种布包的沙发,墙上的挂钟和低矮的餐桌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

    “门把手上没有灰尘,屋里钟表正常走动,这屋里应该住有人才对。”没有得到允许,陈歌也不会随便进别人家,他又在外面喊了一声,屋内仍没有回应,不过楼顶上却传来一种特殊的声响,像是一个快没气的皮球在地上滚动。

    “在三楼?”陈歌朝楼上走去,经过二楼的时候,他发现二楼的房门也是开着的,不过里面却没有异味,就好像每天都有人打扫一样。

    在二楼房门口停了一会,陈歌继续向上。

    楼道拐角的窗户被黑布遮盖,墙壁上没有装灯,外面天已经亮了,不过楼道里却依旧是漆黑一片。

    “有人吗?”

    古怪的声音钻入耳中,陈歌就仿佛恐怖片里那些拼命作死的主角一样,一步步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踩在台阶上,身体朝着更黑暗的地方移动,他手扶栏杆,感受着从掌心传来的冰凉。

    老房子三楼那里没有任何光线,陈歌拿出自己手机,打开手电。

    他照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光亮扫过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窜了过去。

    肌肉绷紧,陈歌扫视三楼,这里房门被拆卸,屋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最显眼的是一架落满灰尘的钢琴。

    琴键少了很多,就仿佛一个牙齿快要掉光的老人张开了嘴。

    “他们家以前应该过得很不错,有一栋三层小楼,还能买得起钢琴。”陈歌走到钢琴旁边,手指按下琴键,想象中悦耳的声音并未出现。

    陈歌望向钢琴内部,一大堆头发被人塞在钢琴里,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歌发现那些头发似乎还在翻动,向钢琴内部收缩。

    手伸入钢琴内部,陈歌面色平静的抓出了一把头发:“有黑有白,断口边缘整齐,像是被人剪下来的,这些是房东老太太特意收集的?”

    房东的儿媳妇出事时还很年轻,头发不可能是白色的。

    “老太太为什么要在钢琴里塞这么多头发?”陈歌将手中的头发扔回钢琴,可就在他收回手臂的一瞬间,视线捕捉到头发堆里有一张灰色的脸闪过,它刚才好像一直趴在头发里看着陈歌。

    “什么东西?”三楼是亡魂的房间,出现些灵异现象在陈歌看来很正常。

    他没有惊慌,把手机摆在一边,灯光对准钢琴内部,然后双手伸进头发堆里:“你还在里面吗?”

    没人知道头发下面藏着什么,也没人知道等会儿会摸出什么东西,手指和头发触碰,那种感觉并不好受。

    翻找了半天,陈歌还是没有找到对方,他收回双手,看了眼旁边的钟表,这表和一楼老太太家里的表很像,只不过表盘上唯有秒针在走动。

    转动了一圈又一圈,可表上的时间却没有改变,定格在了三点四十四分上。

    “是下午三点,还是凌晨三点,这个时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在陈歌的注意力被钟表吸引的时候,钢琴下面有东西跑出,屋内响起皮球滚动的声音,等陈歌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声音已经到了二楼。

    “跑了?不,他应该是在给我引路。”陈歌回到二楼,他总觉得此时正有什么东西盯着他后背。

    声音消失在二楼,更巧的是二楼那扇门打开的角度和刚才明显不同。

    “躲进房间里了?”陈歌推开二楼的房门,这里就是贾明故事当中的房间。

    不过和贾明描述的不同,这房间所有窗户都被木板封死,虽然收拾的干干净净,但看着总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进入屋内,陈歌直奔一栋楼内阴气最重的卫生间。

    推开房门,他简单扫视了一下,然后停在了镜子前面。

    盯着镜中的自己,陈歌看了许久。

    如果一个人长时间看着镜中的自己,大脑会产生一种错觉,镜中的人和自己越来越不像,甚至会出现一种无法形容的陌生感和恐怖感。

    足足看了五分钟,陈歌也没发现镜子有问题,他猜测影子在达成自己的目的之后就离开了,并没有在镜子里留下什么暗手。

    不过谨慎起见,陈歌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又使用了一次阴瞳,在他瞳孔缩小的瞬间,目光捕捉到了一双灰色的腿。

    一头脑袋快耷拉到地上的小孩,正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他。

    猛地转身,陈歌回头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他又看了一眼镜子,这回就算他使用阴瞳,镜子里也没有那孩子的身影了。

    “去哪了?”

    陈歌走出卫生间朝客厅看去时,脸色发生了些许变化,客厅的房门被人关上了。

    窗户被木板封死,现在房门也让人关上,屋子里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是那个熊孩子干的?”他走到客厅房门处,拧动门锁,结果发现房门是被反锁的,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

    在陈歌纠结于门锁的时候,客厅某个方向传来了一声轻响,紧接着电流的沙沙声钻入陈歌耳中。

    他回头看去,阴暗压抑的房间里,原本关闭的电视不知道被谁打开了。

    屏幕上出现蓝白相间的扭曲图像,不时还会闪动几下。

    “这一幕在贾明的故事里出现过。”陈歌声音平静,不过心跳略有加快。

    还没等他话音落下,电视屏幕就闪动的更厉害了,在蓝白图像之中隐约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阴影好像在慢慢接近陈歌,最开始只有拳头大小,渐渐变得有脑袋那么大,随着她不断靠近,陈歌也看的越来越清楚。

    那是一个女人的身影,她身体扭曲成了麻花状,衣服勒紧皮肤里,下巴被撞断,双眼快要瞪出眼眶。

    电视屏幕闪动的越来越快,每次闪动过后,那个模糊的女人都会距离他更近一步,陈歌的心跳也无法控制的开始加快。

    在那个女人变得和真人一比一大,电视屏幕已经无法照下她整个人的时候,陈歌不再犹豫,手往后模,嘴里低声说出了两个字。

    “许音!”

    手指伸到背后,但是却摸了个空,陈歌的心咯噔一跳。

    他忽然想起自己早上才接到李政的电话,去医院配合警方调查。

    时间紧,背包在水库被弄湿,再加上天快亮了,自己又是去找警察,不可能出现危险,所以他就没有携带背包。

    僵硬的手指悬停在身后,陈歌慢慢抬起头,看向电视。

    冷汗一滴一滴往下滑,视线一点一点抬起,他终于看到了屏幕。

    电视屏幕上只有闪动扭曲的蓝白色图像,那个女人的身影却不见了。

    压迫感瞬间消失,陈歌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时,他脖颈后面传来一阵酥麻,就像是头发无意间触碰到了他的皮肤。

    眼皮轻轻跳动,这一幕陈歌也在贾明的故事里听到过。

    他缓缓转动身体,余光扫视,一双惨白的眼正在他身后幽幽的看着他。

    刚才电视屏幕里那个身体扭曲成麻花状,下巴断裂,双眼几乎要鼓出眼眶的女人,此时就站在他身后。

    脸皮轻轻抽搐,陈歌感觉空气好像被冻结,他看着女人乱糟糟,似乎被人疯狂拽过的头发,慢慢往后退了一步。

    脚让什么东西绊到,陈歌坐倒在沙发上,他望着越来越近的鬼影,几乎是本能的开口:“如果我说我是来帮你的,你信吗?”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