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专业化

作品:《风雨大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杜中宵指着刚端上来的滑蛋虾仁对其余几人道:“附近河沼大虾不少,我让取了虾仁出来,加了蛋液炒成此菜。如此炒了,极是鲜香可口,诸位尝一尝。”

    刘几和杨畋吃了,赞不绝口。这种做法,既有虾仁脆脆的口感,又混合着蛋香和虾仁的鲜。

    这个年代野生的食材非常丰富,杜中宵每想起一道前世的名菜,便就让手下取最好的食材,想方设法做出来。随州湖沼遍布,水产多得根本吃不完。就是河虾,也是要挑大个的吃,小了看都没有人看。

    杨文广和赵滋几位武将,咂了咂嘴,却只觉得不过瘾。好男儿吃饭,就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弄这许多花样,一点都不爽利。

    饮了几杯酒,杜中宵道:“我们练兵许多日子,现在都该有些眉目了。有两件事,难以抉择,今日与几位商议。一是现在教阅编成的军队,约是从营田厢军中五抽一,难免将多兵少。现在教阅厢军中所用的军官,多是临时抽来,不知其贤与不肖。前几日军中一个都头只因命士卒买鸡下酒,士卒有怨言,便打了几十军棍。还有就是以前用刀枪,我们现在用枪炮,练法打法都不同了。新的战法对于将领自然就有新的要求,似现在这般,难以培养出合用的将领来。”

    赵滋道:“军中低级将官,因为没有公使钱,多有向士卒敛财的。教阅厢军还好,以前军中克扣军食的就不知道有多少。更不要说役使士卒,或开场开货,或长途贩运。提举,依我说,既然营田务的钱粮不缺,不如也向下级将官发些公使钱,不让他们打普通士卒的主意。”

    杜中宵道:“人欲难填,发了公使钱,也难根本上改变。”

    杨文广道:“如此,就只能严明军纪。一有将官法外施刑,或是聚敛财物,重惩就是。”

    刘几摇了摇头:“严明法纪又何用?营中之事,上官又怎么能知道?若是许士卒投告,将领便就心存忌惮,如何管军?不许投告,将官再是违法乱纪,军中也无法知道。”

    宋朝军队管理的基础是阶级法,一级压一级,每一级军官总揽大权。与阶级法对应,不许下级告上级,以免动摇其权力基础。如此统兵官可以为所欲为,下级士卒只能忍受,哪怕明知上级干犯军法,也投告无门。这样的格局另一个附属产物,就是骄兵悍将难制。将领专权,管理属下就是其个人事务,管好管不好看个人手段。将领软弱,拿下级没有办法,权力就转移到了小团伙中,无法依制度理顺军中关系。

    这几个现象相辅相成,同时存在。理想的是统兵官专权,用严厉的军纪,让整个军队成为一体,号令严明。其实不可能做到。没有制度约束,统兵官和士卒的关系就如老鼠和猫。猫能抓老鼠,耗子就天天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没本事抓老鼠,耗子骑到猫的脖子上,也不稀奇。

    杨畋道:“今年朝廷兴武举,颇选了些人。不如军中也选官如何?”

    与进士相对应,从唐朝起便有武举,入宋之后或兴或废。对外作战不力,便有举行武举的声音。今年就是武举之年,选了些人出来,补到了军中。

    这是简单的办法,既然文官能用科举选出人才来,武将为什么不行呢?其实就是不行。依杜中宵的了解,明清时代武举几乎常设,虽然出了些优秀将领,但根本无法改变军事面貌。有人认为,是因为武举的科目不合适。简单地试弓马武艺,甚至定名次以策论,与军事实际脱节,当然选不出人。其实这没有什么关系,进士考试也是策论,跟政务关系不大,又怎么成功的。

    文科进士成功,是朝政就是常握在他们的手中,从制度上保证选出来的人掌权。而军队却不在武举将领手中,封建化的皇家私军性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掌权。军队的将领,是由各级封建化的军中大小贵族们来决定的,并不是靠能力。战功非常重要,但并不是决定条件,还要是体系中的人才行。

    封建的本义是分封国土成为贵族,但随着大一统,贵族与土地脱钩,而与权力联系了起来。军中特别典型,将要专权,实质就是对权力层层分封,形成一个一个的小独立王国。宋军以营为基本单位,就是一个一个的小封建主,所以指挥使以上必须由皇帝任命。这个体系打不破,武举就只是点缀,并不能改变军队局面。实际上宋朝的武举就是点缀,没有什么优秀将领是从这个渠道出来的,经常废掉不举行。

    武举的地位很尴尬。如果真用这种手段选拔人才,就会跟文官体系一样形成官僚阶层,军权就被从皇帝中手中夺了过来。皇帝既不能完全掌控政权,再不能完全掌控军权,就面临被官僚阶层架空的危险。

    与欧洲相比,他们立宪是各种各样的传统贵族或新兴贵族与国王分权,大一统的制度下其实是官僚掌权。不管是文官官僚,还是武官官僚,再怎么分,他们也还是官僚。作为官僚的总头子,宰相的地位就会提高,把持朝政,成为权相。历史上南宋权相层出不穷,便与官僚系统对军队的控制加强有关。

    一旦权力体系中的官僚封建化,由各种世袭家族把持职位,事实子孙相继,皇帝就被架空了。

    杜中宵知道武举,但更清楚这个办法无用,不然他就会向朝廷要几个武举人来军中了。

    见几人没有其他说法,杜中宵道:“选官是个办法。只是不能用武举的方式,与文官相比,军中的将领,必须具备带兵和打仗的本事,只会管人可是不行。不如这样,用铁监的办法,广开学校,我们编制些教材,学的好的人便到教阅厢军中来带兵。你们觉得如何?”

    这几个人对铁监不熟,一时没有答话。刘几想了想,道:“只要是选官,怎样都行。”

    用铁监的办法,其实就是让军队专业化。只有专业化了,制度才成为制度,才能被执行。只要是不改变一个一个小独立王国的局面,制度再好也是没有作用的。

    杜中宵道:“刚才说到公使钱,下级军官没有,只能向士卒摊派,这是事实。地方的县衙,没有自己的公使钱,一样会摊派给差役。有廉洁自律的官员,做县职极苦。俸禄微薄,养家不易,一年吃不上几次肉的县令大有人在。若是肯向差役摊派,则天天灯红酒绿,也不是难事。军中的低阶统兵官,一样是如此。选出官来,有专人管钱粮,有专人管军械,有专人管军纪,如此等等,就可以发放公使钱了。”

    公使钱实际上是办公费用,当然,有时候会被做为官员将领的私人福利。特别是实际不在职的使相等名义武臣,就单纯只是官员福利。如与党项交战的时候,八大王自动要求减半发放公使钱,他的公使钱就是俸禄的一部分。军队专业化了,可以把公使钱做为军费的一部分,让专业后勤军官管理。

    一旦实现了专业化,有上级专业部门为下级专业军官撑腰,使其可与统兵官抗衡,很多问题就应刃而解了。专业化,才是解决军中顽疾的出路。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